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砍死那群作者 > 第339章 弑神者世界的呜姆怪~

第339章 弑神者世界的呜姆怪~

  这里军阀割据、人命如草芥。

  便是萧瑟在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心神都微微有些触动。

  乱世,自己也不是没去过的。

  武庚纪世界,神、人、魔三族混战、共同掀起反抗神族统治的大旗,那是乱世。

  射雕世界,也同样是乱世。

  只不过——

  武庚纪世界展现的是不屈,是反抗。

  射雕世界展现的是家国情怀。

  无心法师世界所展现的却只有一个主题。

  生存。

  不管做什么,却只是单纯的想要活下去。

  这绝对是最残酷的时代。

  善恶、道德完全不存。

  有的只是立场的不同。

  “站住,这里不允许进!”

  萧瑟刚准备进入一家宅邸,两名持枪的士兵面色不耐的说道。

  他们甚至根本不需要去说为什么不给进,单纯的只需要展示一下手中的枪就行了。

  这年头,谁的手中有枪,谁就是老大,谁说的话就算数。

  各地的大军阀为什么牛逼,还不是因为他们手中有枪。

  “呵~”

  萧瑟轻笑一声,刹那间一道隙间出现,萧瑟消失在原地。

  而原地的两名士兵早就已经吓得如同是筛糠一般了。

  “你是什么人?!”

  萧瑟刚一出现,甚至来不及说话,一道带着血腥的手指径直的向着自己的额头点了过来。

  萧瑟轻轻地避开。

  “道家有傀即没有了五脏六腑的法身失去了元神,而无人夺舍,因巧合下孕育在灵气浓郁的地方,没有被自然之力瓦解的,通过自然之力产生了灵智的法体,被称之为傀。

  传闻傀的血液,经过自然之力的净化,则每一滴都是最精纯的血,而这种血液,被称之为魂血,魂血能腐蚀法身,而能承载魂血的,也叫做道体,道体五根成傀。”

  萧瑟一边诉说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无心。

  这一刻,无心感觉自己从内到外好似完全被看穿了一般

  虽然对于萧瑟所说的话有些不解,单隐隐约约感觉对方说的好像就是自己。

  “你是什么妖魔鬼怪?!”

  无心大声呵斥道。

  因为在见到对方的一瞬间,自己竟然莫名的在颤抖。

  要知道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自己可从来没有害怕过。

  因为自己的血就是这些妖魔鬼怪最大的克星,如果对方要吃自己的话,可能会瞬间被自己的血液给打的魂飞魄散。

  而使用普通的手段又完全干不掉自己。

  因为自己哪怕是只有一滴血液存在也能缓缓地再生出全部的身体。

  但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无心本能的有一种畏惧感,好似对方能完全杀死自己一样。

  “我可是正正经经的人类,不过你嘛~不老不死不灭,还没有灵魂,每隔二十年还会失忆一次,我还想问你是什么妖魔鬼怪呢?”

  萧瑟兴趣来了,看向无心反问道。

  “别转移话题,你是人类为什么要躲开我的血?”

  虽然内心慌得一批,不过无心仍旧是强作镇定道。

  对方只是看了一眼就将自己底细完全和盘托出,这种完全没有丝毫秘密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我只是不习惯被别人体内的液体沾脸上,可没有害怕你血的意思。”

  萧瑟摆了摆手,没有去管无心而是看上了那封印台上只剩下一张符咒镇压的岳绮罗。

  “封印已经被你破除到这种程度了,倒是省了不少的功夫,岳绮罗还不出来吗?”

  岳绮罗其实在外面镇封的那座八卦阵被破开之后就已经醒了,不过因为在无心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这才完全没有出来,此刻感知到萧瑟的出现,原本贴在身上的符箓瞬间无风自燃。

  “呵呵~萧瑟哥哥,人家可是等了你好久才把你等来,刚刚还在想用什么方法吓走这个讨人厌的假和尚呢~”

  在无心满脸懵逼的目光中。

  那百年前就被封印,被自己视为大凶的岳绮罗乳燕归巢般的投入了萧瑟的怀中。

  所以,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无心感觉自己此刻的脑袋就像是浆糊一样,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

  “罗马的皇帝,你的头上掉了片树叶。”

  弑神者世界,阿尔托莉雅指着尼禄头顶那绿的发光的树叶面色严肃的说道。

  “呜姆,谢谢莉雅酱~”

  尼禄伸手拿下自己头顶的绿叶,向着阿尔托莉雅道谢道。

  只是为什么,感觉心底有些发慌呢~

  嗯,难道是因为太久没见到奏者,太过思念奏者了?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话说,突然好思念奏者啊~

  “不客气,莉雅酱什么的,还请尼禄陛下你不要再提。”

  阿尔托莉雅面色严肃的说道。

  一板一眼,每一个动作都好似是最完美的骑士,这让一边早就注视着这里的红衣服少女早早地注视到这边的不同。

  毕竟,自己本身也是骑士来着。

  甚至一度认为自己会成为最完美的骑士,同龄人不会有比自己更优秀的存在。

  但看到这名一言一行都好似是最完美骑士的少女,艾丽卡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挫败感。

  “日安,鄙人艾丽卡·布朗特里,不知道能不能认识一下两位。”

  禁不住的艾丽卡走向两位少女打招呼道。

  虽然并没有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什么奇怪之处,但莫名的感觉这两位应该也是里世界的人,不过如果是里世界的人应当是听过自己的名号才对的吧!

  “你好,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余名为尼禄·克劳狄乌斯·恺撒·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

  阿尔托莉雅和尼禄礼貌性的自我介绍道。

  “两位来撒丁岛是旅游吗?”

  艾丽卡看着面色毫无变化的两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内心却是在不断地思索着。

  潘德拉贡和那个什么什么的名字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抱歉,作为赤铜黑十字结社的天才骑士少女,竟然连这个叫尼禄的全名都没记住。

  艾丽卡感觉自己给结社丢脸了。

  “并不——”

  “呜姆~没错,我们是来旅游的,听说撒丁岛的环境不错,所以就想着坐火车顺便看看沿途的风景。”不等阿尔托莉雅说话,尼禄率先开口道。

  随即转头看向阿尔托莉雅。

  “呜姆~反正老太婆和小女孩自己去玩了,我们旅游旅游也不是不可以嘛~”

  阿尔托莉雅皱了皱眉,虽然感觉欺骗人士不好的行为,不过自己两人虽说是来弑神的,但说是旅游似乎也并无不可。

  “然后呢?”

  艾丽卡眉头一挑询问道,这段时间撒丁岛可不平静啊~

  不从之神的降临,让撒丁岛几乎到处是天灾,跟老娘说来这边旅游的,你当老娘是傻的啊~

  “然后~然后,铁路部门跟余说因为客流量太多,原定的四批次火车变成了一批次,余等了四个小时,火车还没来~

  你们国家的铁道部门是想找理由放假吧,你们一定是想随便找个理由放假的吧?!”

  尼禄有些抓狂的说道。

  阿尔托莉雅......

  艾丽卡......

  毕竟是意呆利的火车世界出了名的晚点,要求不能那么高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