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买了个地狱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请君入瓮

第二百七十一章 请君入瓮

  城主府前面的二十几个人,伤势不一,最轻的也是脸色发白,勉强站立。

  吴渊趴在房顶,气息完全压抑了下来。

  他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李风云。

  掌心之中那道红色的残余剑气,李风云并没有感应到。

  其中的原因,就是吴渊有意的使用阴阳之气将其阻拦。

  要杀李风云,却不是在他寻找父母魂魄的过程中。

  此刻却遇到了重伤的李风云。

  吴渊的瞳孔紧缩着,额头上都冒起了一丝丝的汗水。

  直觉告诉他,这城主府,应该就是爸妈魂魄所在之地。

  刚才那血雾被绞杀,恐怕就和这些人进不去的原因一样,这里被一种阵法保护,在阵法存在的时候,就无法进去。

  可还有一部分血雾明显变换了方向,那是因为已经感应到了爸妈的魂魄,还是说,他们引导着血雾带路,让自己能够从另外的地方进去?

  刚才那个女人说了,在修养一天他们在破阵一次就可以破阵而入。

  如果这一天之内,自己能够找到爸妈,并且带他们离开。

  这样才能够安全。

  可要是做不到的话,恐怕自己就会和这群人遇到。

  一个重伤的李风云,自己能够对付,即便是他不受伤,如今自己整个状态,将他引入地狱空间之中,他也无所逃遁。

  可这里有二十多个人,即便他们都是重伤的情况下,自己也绝对没有机会。

  尤其是那个训斥李风云的中年人,他的实力,肯定强过李风云。

  辈分是李风云的师叔,可想而知那种实力,真的可以一根手指头要了自己的命。

  吴渊的心里面犹豫到了极点,现在,杀李风云可能有个机会。

  李风云留下的剑气,必然就是刚才他师叔所说的本命剑气,以及那保命之物,恐怕就是当时阻拦自己惊雷诀,保护他魂魄的那一抹光。

  李风云并没有透露在对付自己的时候已经使用了。

  那这样的话,自己的事情,李风云未必告诉过这些人!

  心跳,很快。

  机会稍纵即逝,或许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杀一个,他们少一个人,或许明天也进不去这城主府。

  想到这里,吴渊心里头已经有了决定。

  悄无声息的从房顶退下去。

  他回到了之前分叉路的街道上。

  地狱空间打开了半米,他的身体已经进入了地狱第一层。

  一缕红色的剑气,缓慢的飘飞了出来。

  这剑气已经微弱到了极点,随时都可能消散。

  吴渊盘膝坐在地狱第一层之内,尸煞的坟头旁边,身上的阴阳之气不停的运转着。

  如果自己赌对了,只有李风云一个人来,那么他必死无疑!

  如果自己赌错了,就只能够藏进地狱第二层了,或者……吴渊心头还有一个策略……

  自己能够进来地狱空间,别人能够进来,可当自己将地狱空间关闭之后,只有自己出去的情况下,将其他人关在里面,他们恐怕也逃不出来。

  因为那时候,地狱空间只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并无法和真实的世界关联。

  这种方式,只能够用做最后的选择。

  一旦使用的话,对方也可以在其中疗伤,自己不关联地狱空间,就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他们也可以做准备,埋伏。

  闭上双眼,调理着身体中的气息,静静地等待着李风云来。

  ……

  城主府前。

  若乾一脸心疼的拿着手帕,给李风云擦拭嘴角上的血迹。

  “师兄,你伤的那么重,没事儿吧?”

  李风云体内气息紊乱,实力只剩下一半不到,他笑了笑,说:“稍作调息即可,小师妹无需担心。”

  若乾微咬着唇,说:“君莫师叔明显偏向于二师兄,明明那个活尸鬼,已经是很稀有的东西了,就算是换成他,也一定会去抢,到了我们这里,就成了擅作主张,我一定要告诉爹!”

  她的声音很小,只有若乾能够听到。

  李风云笑了笑,说:“小事,宗主不会在意的。”

  就在这时,一个明显和李风云年龄相仿的男人走了过来,他脸上也略有苍白,却并没有李风云的伤势重。

  他手里拿着一瓶丹药,笑了笑,对李风云说了句:“风云师兄,这丹药是君莫师叔给我的,乃是宗主赐给他的灵药,师叔分给了我一半,如今你受伤颇重,服下此药,会回复很多。”

  若乾的脸上开始表情不怎么好看,之后却略有喜色。

  “真的吗,二师兄!那这药肯定管用!”

  她惊喜的站起来,接过来了药瓶。

  李风云的表情,冷漠至极,毫无语气的说了句:“君谦,不用假惺惺的,送个药,还需要隔音法阵?”

  君谦又笑了笑说:“此药别人没有,我拿出来给师兄,自然不能被人看见,否则的话他们也来要,我也拿不出来了。”

  若乾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大师兄,二师兄说的也没错。”

  李风云心里面却很警惕。

  君谦,是君莫师叔的侄子,他的父亲也是宗主的师弟。

  他实力不如自己,却对若乾有所垂涎,并且针对了自己很多年。

  他绝不相信,君谦会这么好心。

  若乾打开了药瓶,闻了闻,脸上的喜色更多。

  “真的是归元丹,二师兄,我替大师兄谢谢你啦!”

  君谦点了点头,说:“宗门大事面前,任何事情都要放下,大师兄,我这个师弟都懂的道理,你莫不是不明白吧。”

  李风云冷哼了一声说:“如果你不来教训我一下,我还真以为你给我的药,是要我命的毒药。”

  若乾的脸色明显很尴尬。

  君谦则是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师兄,我爹给我看过归元丹,宗门很少,可这个气味绝对没错。“

  若乾小声的说道:“或许他真的放下一些事情了呢?破阵的事情,没有你不行,即便是君莫师叔的造诣都不如你。可能不是君谦自己要给你药,是君莫师叔呢?只是他责骂了你,又不好再给你药,才……”

  李风云轻点了一下头,若乾说的也没错,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在这些人之中,只有自己的阵法造诣最强。

  也是通过自己引头所布下的阵,他们才能够有机会破开城主府的阵法。

  想到这里,李风云接过了药瓶,声音压低了说:“能不用,尽量不用,我会尽力调息的。”

  若乾也点了点头,认真的说:“师兄,我给你护法。”

  李风云点头,正要开始调息。

  忽然,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精光。

  “没死?”

  若乾脸色变了变,说:“你说什么?师兄?”

  李风云微眯着眼睛,说了句:“师妹,没什么,师兄有些内急,去旁边一下,若是师叔问起,你如实告诉他。”

  若乾的脸上,顿时有些绯红了起来,轻声说了句好。

  李风云站起身,将药瓶贴身放到了胸前。

  他微眯着眼睛,感受着剑气所在的方向。

  他本以为自己感应错了,可的确没有错误,剑气很近,最多就在旁边的街道。

  “侥幸没死,还跟来了么?”

  李风云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分叉街道上。

  那一缕剑气,漂浮在眼前。

  还有一个半米左右的入口。

  李风云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请君入瓮?我就不相信,在我的剑气下,你毫发无伤。”

  李风云毫无任何警惕,一步跨入了地狱空间之中。

  他的身上,剑气围绕,三把飞剑来回快速穿行。

  没有警惕,却有准备。

  只不过让李风云意外的是,并没有任何的突然攻击。

  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

  “你已经穷尽了手段么?就连一个埋伏都没有,你就敢引我过来?还是说,你已经不想活了,让我来杀你?”

  李风云讽刺的说道。

  不过,让他瞳孔紧缩了一下的是,明显感觉到这里有一种压抑的气息,就像是他身上的能力,都被压下去了一小半。

  他也看到了坐在一座坟头旁边的吴渊。

  李风云并没有逃的意思,在他的人生之中,就没有逃这个字眼,况且是在这么一个普通人面前逃?

  “这么多坟,是我刚才的剑,杀了你这里这么多蝼蚁?”

  “看来你很愤怒,也很怨恨我吧?”

  三把剑瞬间排列成了一排,李风云的手中掐诀,冷声说道:“这一次,我不会让你逃了!”

  ……

  吴渊站起来了身体,他也是同样冷冰冰的看着李风云,声音沙哑的说:“你敢一个人来,也就不用想走了!”

  自己赌对了!

  李风云,就是一个人来的!

  吴渊的手微动了一下,人皮灯,堵在了出口的位置。

  上一次人皮灯没有起效,是因为距离太远,直接就动了手,此刻人皮灯堵路,李风云受伤的情况下,他想要走,就必须面对人皮灯。

  双手,掐出了灭魂天雷的法诀。

  吴渊身上顿时电光闪烁了起来。

  他的身体骤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李风云的身前!他没有被动等李风云出手,而是选择了雷霆一击!

  “灭魂雷!”

  双手骤然朝着李风云头顶拍去!

  李风云瞳孔紧缩了一下,明显从吴渊身上的气息,不一样了。

  “练气期?这不可能!你竟然有练气期的气息!”

  “练气九层!”

  李风云的声音,越发的惊怒了起来。

  “我明白了!你已经死过一次了!不过死在我剑气之下的,只是你的分身!”

  “不过你即便是练气有如何?我已经筑基!就算是受伤,也不是你妄想可以打败的存在!”

  李风云的话,更是让吴渊惊愕不解,他来不及多想,双手狠狠拍下!

  李风云的身体,顿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坟堆的位置,并且他身边那三把剑,已经合成了一把!

  ”破剑式!”

  李风云摆出一个双手挥剑的姿势,那一把剑,嗖的一声射向吴渊的身体!

  躲不开!

  这是吴渊骤然升起的念头,他瞳孔紧缩,身体稍微侧了一下。

  噗的一声轻响,剑从他的大腿处穿过。

  他的身体也消失在远处,下一刻便来到了李风云的身后,右手的灭魂雷,直接拍在了李风云的肩膀上!

  李风云发出一声惨叫,直接就被打飞了十几米!

  吴渊的右腿血流如注,几乎难以站稳。

  李风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声音沙哑的说:“法诀,还是雷属性,你身上的修炼功法,很特殊,小师妹,一定会喜欢。”

  吴渊声音冷冽至极:“今天,你必死无疑!”

  在李风云的身后,两百多个坟头,骤然钻出来了数百只手!

  这些手狰狞无比,就像是要将生死仇敌,拽入坟墓之中!和他们一起永不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