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163.张天师

163.张天师

  “老夫虽侥幸在武道有些收获,证了半神之位,却非天子之器,此事不必多提!

  不过,陆寨主,你年纪甚轻,莫非自己不想坐那至尊位么?”黄裳皱了皱眉头,看到陆明不过看似二十多岁年纪,心中一动,便问道。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心中自成天地,世俗的君臣关系,也并没有多少约束力。

  半神强者,相由心生,虽然不知道陆明到底年纪多大,但这个模样的话,想必内心还有些少年人的权力欲望吧?

  黄裳想到这里,目光便有些迟疑。

  “大头领,不好了,今日一早便有高手上山寻你,晁统领,林教头、吴军师几人都出了手,却被那人轻易击退。现在独孤姑娘亲自过去了,大伙插不了手,正着急呢。”正在这时,鲁智深急急忙忙拽着朱贵,从山上奔了过来,神态严肃。

  “哦?高人?那人什么样貌?”陆明怔了怔,见到黄裳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由微微有点尴尬。

  现在梁山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手如云了,若对方只是个真仙,怕是随便几个圣斗士联手一轰就尸骨无存了。

  敢来玩一骑讨的话,至少也该是个半神了吧?

  “说起来也邪门,那厮是道童打扮,看起来不过十多岁模样,手拿一把铁笛,骑着个大黄牛。那黄牛也邪门的很,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渡过了我梁山水泊,摇摇晃晃上了山。”鲁智深摸摸光头,叹气道。

  “道童打扮的高手?莫非是当朝国师,龙虎山天师道掌教虚白先生张嗣宗?”黄裳倒是轻轻皱了皱眉头,道。

  “哦?这人很厉害吗?”陆明问道。

  “不知道,不过他们张家的天师雷诀本也是天下一绝。而且,老夫十年前,曾见过他一面,也是一幅孩童的样貌,似乎修的是道家返老还童的长生功法。

  如此精确的控制自己的容貌,应该在半神之中也算实力非凡了吧。”黄裳道。

  其实我的易容术也可以的……

  陆明想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却也没多嘴。

  “大头领,怎么办?”鲁智深却未见过陆明和独孤求败出手,宋江吴用等人提到二人的修为时又有些暧昧含糊。

  当下有强敌来此,鲁智深也明白自己不过跟林冲等人半斤八两,万万不是来人的对手,不由心中也有些着急。

  “嗯,不急,先上去看看吧。”陆明笑了笑,摆了摆手,一步踏出。

  一道魔光包裹起鲁智深和朱贵,三人一闪之下,已是无影无踪。

  “???”黄裳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空空荡荡的金沙滩,脸颊抽搐了一下,苦笑了起来。

  ************

  “这……这……这是缩地之法?”鲁智深睁开眼睛,望着面前的聚义厅,大惊失色,望向陆明的眼神已有些难以置信。

  “魔道瞬移而已。”陆明摇了摇头。

  “……”鲁智深有点晕乎乎,晃了晃脑袋。

  “大头领,你回来了。”宋江等人在聚义厅正乱成一团,听到陆明声音响起,不由心花怒放,急忙迎了出来。

  晁盖、吴用、林冲似乎都受了点伤,被几名小喽啰搀扶着走出,看神色却也没什么大碍。

  “怎么样了?”陆明瞟了一眼宋江,随口问陈子云道。

  “应该是龙虎山张天师亲临,几名头领跟他过了几招,却不是对手。但那张天师似乎也不想杀人,出手还算克制。

  独孤姑娘跟他拆了几招,二人再要打下去,便只能施展领域了。独孤姑娘怕全力出手,整个聚义厅就毁了,便跟张天师约好去后山打了。”陈子云道。

  “哦,那我也去看看吧。等会若是有个老头上来,你和杨湘绮接待一下吧。”陆明点了点头。

  “哦?谁来了啊?”杨湘绮闻言凑了过来,问道。

  “算是你便宜师父吧。”

  “……什么?”杨湘绮怔了怔。

  “黄裳过来了啊,嗯,你回头把《九阴真经》的总纲说给他听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问问他,他会给你指点下的,看看算不算你突破的契机。大概他此番也住不了几天吧,半神高手不好请,我也花了点力气才谈好这事,不要浪费了这个机会。”陆明说完,人已一个瞬移,远远去了。

  “……”杨湘绮又呆了呆,神色间却有些兴奋起来。

  教黄裳《九阴真经》,然后再跟他请教原文,这想法还真是鬼才!

  “先不管那张真人了,大寨主过去的话,该担心的应该是他吧。嗯,我们先下山迎一下黄裳,晚上酒宴也准备起来。”陈子云摆了摆手,淡定的走了下去。

  “受伤的几位头领就先留下休息吧,其他人也一起下山迎客去吧。”

  宋江看到陈子云和杨湘绮走了出去,神情微微一变,连忙说道。

  至于后山几个神仙打架,大家都明智的不去掺和,毕竟一道溢出的剑气或者一道天雷,对于真仙而言也是会出人命的。

  宋江叹了口气,总觉得本该好好的节奏,莫名其妙就一团糟了。

  *****************

  “小姑娘啊,你剑法很不错,我叫张嗣宗,你叫什么名字啊?”梁山后山,一名十来岁模样的道童,一边慢悠悠的放开牵绳,让黄牛远远跑去湖边吃草,一边拉家常一样的随口问道。

  “我叫独孤昙云,张天师,出手吧。”独孤姑娘犹豫了下,清冷的声音响起。

  独孤求败这种名字,听起来确实高冷的很,但也只适合虐菜的场合报名。

  万一跟遇到陆明一样,张口闭口独孤求败的,结果自己连他几招都接不下,那这个名字就有点尴尬了。

  独孤昙云想到之前的经历,忍不住还微微有点脸红。

  这张嗣宗既然也是半神高手,那么还是低调一点吧?

  独孤昙云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武道必胜之心被破了。

  “此事倒也不急,你我本也没什么冲突,令师便是罗真人吧?贫道与他还有数面之缘。”张天师摆了摆手,笑道。

  “哦?莫非天师是来叙旧的?”独孤昙云冷笑道。

  “叙旧也算不上,这梁山陆明不知从何处而来,将这漫天星象搞得大乱。独孤姑娘,你可知道,这梁山本该是征田虎征王庆,北伐辽国再征方腊的。最后十不存一,这才是他们的宿命。”张天师正色道。

  “宿命?”独孤昙云皱了皱眉头。

  “原本你也与梁山气数无关,如今不知怎么,你跟梁山那群匪人的气数却交缠在一起,还请姑娘速速离去,以免自误。”张天师叹气道。

  “哦?原来张天师会一些窥视天机之术,便自以为高人一等。本末倒置,视天下事如云烟,反而将算出的命数当成真的。”独孤昙云冷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