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风云鸣泣之时 > 第77章 亡命天涯(四十七)

第77章 亡命天涯(四十七)

  二人先后回到城隍破庙,此刻天色正是将亮之际。

  庙中的乞丐还在睡觉,这些乞丐没有家,没有亲人,如狗二赖、王大牛那般突然消失,死了也就死了,不会有人太过在意的。

  这世道,谁还顾得了谁?

  但是对鸢飞戾而言,皇甫飞灵却是他割舍不掉的羁绊。

  那个与你生死相顾的女子,

  在你残废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仍然不离不弃的女子啊,

  却早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为你心里的羁绊。

  这份羁绊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沉。

  随着你们相处的日子越久,你们经历的越多,便越是难以分开了。

  所以在你身体痊愈之后,你发现自己仿佛除了这座破庙,竟无处可去了。

  其实,你只是放不下这个女子。

  男人啊,你有什么理由去辜负一无所有时,陪伴在你身边的女子呢?

  这个单纯的姑娘,就是鸢飞戾心里的一块肉啊,如何能挖得掉?

  此刻,独自坐在城隍庙屋顶的皇甫飞灵心里很是害怕。

  是的!

  她真的很不安。

  戾大哥的伤好了,他是不是就要丢下我了?

  毕竟,他有放不下的深仇大恨,神州武林不容于他,即便戾大哥投了神州魔道,以他的修为,也一定会有许多女子爱慕他的。

  我又算什么?

  想到这些,皇甫飞灵不免心情焦虑,惶惶不安。

  鸢飞戾站在的破庙前,一手提着惊邪剑,一手捧着酒坛,默默注视着房顶上沉静的身影。

  他轻身一跃,已经落在皇甫飞灵旁边。

  “怎地一个人坐在这里?”

  皇甫飞灵看见他回来,忐忑的心平静了不少。

  但是心中仍然有气,她便负气地道:“你身子已经好了,还回这里做什么!

  “我怕你一个人无聊,陪你来数月亮!”

  皇甫飞灵被他逗得差点笑出来,背过身去,嗔道:“你真讨厌呀!”

  鸢飞戾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几许认真道:“我是没打算回来的,可是我不能背信,不能丢下你不辞而别!”

  皇甫飞灵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原来他回来这里的理由,全是因为我啊?

  “这是你的心里话?”她忽然转身看鸢飞戾,这般轻轻地问。

  鸢飞戾神色坦然道:“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说真心话,但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你呢?是不是也应该坦白一下,你的身世了?”

  皇甫飞灵缓缓摇头,说道:“你在竹林中问我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现在飞天盗圣已经死了,也算我娘大仇得报,那些事,我不想再提了!”

  “不提也罢,我不问便是!”

  鸢飞戾捧起酒坛豪饮一口烈酒,只听身旁传来皇甫飞灵轻谧的话语:“戾大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袭月帝姬之间到底是何关系?我想知道!”

  “刎颈之交!”想起那个女子,鸢飞戾心情五味陈杂。

  皇甫飞灵心下震惊,凝望着他,半响才道:“依我看啊,一个女子肯为一个男子做到这般,多半她是看上你了!”

  鸢飞戾吓了一跳:“你不要乱说,没那回事,我是朝廷钦犯,武林诛杀令首诛之人,人家大帝姬可是帝尊的掌上明珠,天下最尊贵的公主,年长我十七岁,都可以做我娘了!”

  “你就是这样看待感情的?你把男女之情想得太简单了!”皇甫飞灵一脸不以为然。

  “好像你很懂似的!”鸢飞戾继续喝酒。

  皇甫飞灵也不与他争辩,只静静地说道:“你应该知道,皇甫之姓非富即贵,我爹即是皇甫一族的家主,又是奕国百官之首,位居丞相,在我满月的时候,我爹和李家定下了一门亲事,我离开孽隐国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完成这桩婚约!”

  鸢飞戾有些不解:“你要嫁的人,不就是太子昌吗?那你是未来的皇后,岂不是很好?”

  皇甫飞灵依旧静静地说着:“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我第一次见到太子昌,他就告诉我,若是有情人两情相悦,莫说世俗不容,便是隔了千山万水,也无法阻挡我们相爱的,倘若两人都不是真心喜欢对方,即便被媒妁之言强行缚在一起,也不会快乐!

  太子昌对于皇后之位,早已有了心仪的女子,就是那位袭月帝姬,我们这桩婚事对他而言,只是因为政治上需要同我们皇甫家联姻,他也是身不由己!”

  鸢飞戾听到这里,大概也就猜到后面的事了,冷哼道:“所以他放不下未来的帝王之位,便让你一个姑娘家背负这逃婚的名声!”

  “是啊,因为此事,我爹用玄铁锁链把我锁住,后来我逃了出来,没想到太子昌竟然想杀了我……”

  皇甫飞灵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不过我也稀罕做那太子妃,还要和其他女人争宠,幸而老天待我不薄,让我遇到你……”

  是的!

  在对待感情上,她和鸢飞戾一样纯粹而执着,愿得一人心,生死不离那种。

  鸢飞戾转头间,只见那双眼眸里情愫似水,几许痴迷的倒映着自己的身影,立刻不敢再看。

  皇甫飞灵慢慢把目光移到自己身前的瓦砾上,轻轻问:“戾大哥,如果那天摔下悬崖的是我,你会不会也去寻我,救我,一生一世照顾我?“

  “那日在坠崖之前的话,我不过是随便说说!”鸢飞戾打了个哈哈。

  “可是我当真了!”皇甫飞灵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许久,鸢飞戾都没有话说了。

  他自然会去寻,也会尽力去救。

  只是“一生一世”这四个字,对他这样一个没有明天的人来说,终究还是太过沉重。

  皇甫飞灵等得久了,紧张地望着他,等待着。

  终于,鸢飞戾向她看了过来,认真地说道:“飞灵,我的事你并非完全清楚,未来更是凶险难测,跟着我是刀口舔蜜,不值得!”

  突然,一只白皙的手指,轻轻贴住了他的唇。

  皇甫飞灵连眼波都是温柔的笑意,轻声道:“醉卧英雄怀,虽死又何妨不过你既然与我在一起,就得按我们孽隐城的规矩来,你只可以爱我一个人,只愿我能做你唯一的心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