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王夫人和薛王氏对视一眼,薛王氏笑道:“这个人我可是还记得的。当年我们做姑娘的时候,他们家没少走动,后来也不知什么缘故,倒许多时没听见过这一家人的消息了。”

  其实周瑞家的一说,两位太太就已经知道刘姥姥八成是来打秋风的,他们家的祖父从前与王老太爷在一处做官,是偶然联了宗的,虽说是亲戚,但到底不是有血缘的,渐渐也就疏远起来。

  王夫人如今管着家,别说是刘姥姥还是曾经跟她王家联过宗的亲戚,就算是乞丐流浪汉来要银子,她也是会给的,不趁这个时候博贤名,还等何时?

  “想来这刘姥姥已经有年纪了吧?还是她一个人来的,还是一家子都来了?可曾留饭?”

  周瑞家的忙道:“刘姥姥只带着外孙板儿一块来的,没有别人。刚才也已经传过一桌客饭了。”

  王夫人点头:“既如此,就赶紧叫她进来吧。左右眼下无事,若是等一下回事的人多了,我倒不得空见她了。”

  周瑞家的点头出去了,不多时,带回来一个村姥姥,她身上的衣服有一两处补丁,衣裳也失了原本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浆洗了许多回后掉色的。刘姥姥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约莫五、六岁的样子,黝黑的脸蛋,解释的身板,一看就是乡野地头锻炼出来的。只是这公府侯门规矩大,小孩子被唬住了,只一个劲儿往刘姥姥身后藏。

  刘姥姥方才已经听周瑞家的说过,如今要见的不只有当年王家的二小姐,连三小姐也在这里,她心下就更有把握起来了。

  若说这二小姐响快会做人,不拿大,这位三小姐当年虽然年纪尚幼,却是更加的通情达理,比二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且三小姐从前就经常给她们家闺女塞一些女孩子爱的首饰什么的,是个心热的人。

  如今刘姥姥抬头一看,可不是当年的二小姐和三小姐么?虽过去了这么些年,但是岁月仿佛并没有在二人脸上多做驻足的样子,两个人除了平添了几分为人妻母的稳重温和,别的倒和从前差不了许多。

  到底是富贵人家,不与她们庄稼人相同。

  刘姥姥看呆了,周瑞家的忙拽了拽她的衣袖,她方拽着板儿要跪下行礼,被王夫人叫住了:“快搀起来!不要拜了。刘姥姥坐着说话。”

  彩云拉着刘姥姥坐在下首一张椅子上,王夫人因笑道:“姥姥这几年可还好?怎么好多时也不来看我?”

  刘姥姥苦笑道:“自从五年前,我那亲家一病死了,家里竟没有个顶门立户的人,逐渐家道艰难了起来。我们原也想常来,可实在走不起,便是来了,叫这里的管家爷们们看着,也不像,没得给姑太太丢人。”

  说到这,王夫人抿嘴笑了笑,薛王氏却道:“这个刘姥姥可真是多心,朝廷还有两门子穷亲戚呢,谁敢笑话这府里的太太去?”

  王夫人也道:“家里人都还好吗?这孩子是你是外孙吧?”

  刘姥姥道:“是是,我女儿生下了个女儿名唤青儿,这是二胎生的小子,叫板儿。板儿,来,给姑太太请安。”

  板儿到底是农村的孩子,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不敢探出头来说话,一旁宝钗抓了一把五香炒花生并两块糕点,走过去亲放在板儿手里,笑道:“既这么说,你也该叫我一声姑姑。这是姑姑给你的,你吃吧。”

  板儿到底是个孩子,一大早就起来了,跟着自己的姥姥走了好远才到荣国府,连早饭都没吃,刚才虽然吃了一桌客饭,却也没敢吃饱,这会子见了糕点,自然欢喜不已。见宝钗对自己又温柔和气,便顺着刘姥姥的话,说了一声:“谢姑姑赏赐。”

  其实宝钗原是见他可怜见的,只管那些东西给他吃,并不承望他说什么,谁知这一直没开口的孩子竟管自己叫姑姑,宝钗乐极,拍手道:“这可真好!我还一直等着凤姐姐的孩子管我叫姨娘呢,谁知今日我倒先做了姑姑。”

  宝钗心里想着要那些什么给这孩子做表礼,可是今日出门并没有带什么适合赏人的东西,随身带着的又都是女儿家的饰物,一时竟挑不出合适的,只好罢了。

  王夫人笑道:“姥姥大老远的来了,可是有什么说的?”

  刘姥姥局促不安了半晌,却还是说了:“论理,这么多时不走动了,却是不好意思张口,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少不得就说了。只因,这孩子的老子娘在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如今天又冷了起来,我们娘儿五个在家里越想越没有盼头,这才大老远的奔这来了……”

  王夫人点了点头:“从前我们也曾和哥哥说起过你们家来,只不知道你们如今搬到了哪里去,竟都断了音讯了,故不知道这些事情,若是知道了,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薛王氏也道:“就是这话。倒是你们,若肯早来,亲戚们的情分帮衬你们一二,早早地复了元气,日子岂不好过?”

  刘姥姥脸都红了,只说道:“二位姑太太都是仁善之人,只是我……这怪臊的,可怎么好?”

  王夫人道:“没有什么可害臊的,我如今先拿五十两银子给你,回去好过年,赶明儿常来看看我,比什么都强。”

  说着,王夫人便叫人去取了五十两银子并一吊钱来,刘姥姥千恩万谢地接了,又说不敢再叨扰,这就要出城去。

  谁知宝钗竟不依了:“不行不行,刘姥姥你可不能现在就回去。这孩子好歹也叫我一声姑姑,我都没有给他像样的表礼就要走吗?哪有这样的道理?”

  薛王氏笑道:“你这孩子,刘姥姥急着回家,只怕家中还有事呢。”

  “那不也不行啊,我还是头一回听见这么大的孩子叫我姑姑呢。珠大哥哥的莞儿和兰儿都还不会叫,怎么也得让我尽了这个心才行。”

  众人拗不过她,只好请刘姥姥再去薛府盘桓一日,并遣人往家中告诉一声,这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