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 > 第一百零六章 早产风波

第一百零六章 早产风波

  薛虹其实早就已经盘算好了,不管张家是不是真的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支持了四阿哥胤禛,最起码在雍正帝继位之后,张廷玉的仕途才算真正进入平步青云的状态。

  所以,抱张家大腿的这一条策略是不会错的。

  薛虹从前想自己的年纪还小,起码也得等将来考中举人之后再寻张家为靠山,这样对于自己的仕途也有些帮助。

  但是现在的薛虹不想等了。

  不管是为了空间升级也好,还是为了自己的良心也好。薛虹明白,只有自己的手里真正有了实权,才能为百姓们做些实事。

  他想要帮助别人,但只有钱没有权,能做的事情还是十分有限的。

  薛虹忙活了一下午,把京城的各大商铺都逛了个遍,主要买了些名人字画还有古董摆件,都是万中挑一的上品。

  想着张家一家子都是文人,肯定会喜欢这类东西。

  而等薛虹回到家的时候,棠九给薛虹送来一张帖子:“这是二爷出门后没多久琏二爷打发人送来的,邀您明日去荣国府看戏。”

  “哦?是吗?这不年不节又没有人过生日,过府看的什么戏?”

  “琏二爷说,大爷二爷回南过年,一个年里都没见,如今好容易回来了,说要给大爷二爷洗尘呢。”

  薛虹弯了弯嘴角:“既如此,你去问问母亲,明日也该带姊妹们去给老祖宗请安了,还有我们从南方带回来的特产土仪也一并带着好送人的。”

  第二日薛虹兄弟两个如约来了贾琏处,他果然在自己的院子里搭了戏台,请的也都是冯紫英他们几个平日里常聚的人。

  薛蟠自不必说,又被唐睿拉去侃大山了。

  而贾琏却对薛虹说道:“你昨儿跟我说的事情,我自己没什么主见,便回去告诉了舅舅。舅舅直夸你小小年纪能够洞察实情,是难得聪明有省世的人,对你是赞不绝口呢。”

  薛虹微微红了红脸:“嘿嘿~这有什么的,不过都是巧合,我想得多了些罢了。不过要是说起做官,我哪里比得上张大人官宦世家培养出来的才干,况且我才多大点儿的人,又有什么值得夸赞的。我倒是想着,若是能有机会跟在张大人身边学习一二,哪怕只学个皮毛吧,也足够我薛虹受用一生的了。”

  贾琏闻听薛虹这句话,喜得什么一样。

  本来薛虹这一次带回来的消息就已经非常有价值了。

  那张鹏翮、阿山和桑额,是太子党和八爷党的人,没有一个是支持四爷的。更可恨的是他们不看好四爷也就罢了,甚至有些瞧不起四爷。

  你不站队没关系,出来黑我们主子就是你的不对了。

  张廷玉当即把事情告诉了胤禛,胤禛也觉得这是一次铲除这三人的绝佳机会,便修书一封由鹰隼送到了南巡的营寨,吩咐十三阿哥从旁敲边鼓,定要让这三人吃不了兜着走,不管怎么样,起到敲打作用也是好的。

  张廷玉也的确是当着贾琏的面夸奖了薛虹一番,也对争取到薛虹为己用这件事情显得更加迫切了,于是告诉贾琏,回去以后试探一下薛虹的口风,看他有没有兴趣做张家的幕僚。

  谁知贾琏才刚刚抛出一小片橄榄叶子,薛虹就已经把话说得这么白了,这能不让贾琏欣喜吗?

  “既如此,那虹儿哪日有空就随我去拜见舅舅吧。我舅舅虽称不上博学宏儒,但却是有他实在的好处,跟着他是真的能学到东西的呢。”

  薛虹听了这话,心里知道这一次的拜见非同小可,难言面上的喜色:“那……那咱们可说好了,改日琏二哥一定要带我去拜会张大人,这可是不能反悔的啊。”

  贾琏见薛虹如此,面上笑容更胜了。

  而这边贾琏和薛虹聊得正欢,冯紫英和柳湘莲过来问道:“你设宴难道没有请你大哥?怎么珠大哥哥到现在也没来?”

  贾琏笑了笑:“他那个性子,我若是不请他来,只怕他又要好久不理我了,岂敢落下他?既没来,那打发个人去问问就是。”

  这里贾琏刚要张口唤捧砚去看看贾珠为何还未来,就见贾琏院里守门的小厮白着脸进来:“回二爷的话,珠大爷院子里出事了!”

  贾琏一惊,问道:“什么事儿?你且说清楚了。”

  “刚才来报信的丫鬟说大爷的那个侍妾云萝去给珠大奶奶请安,不知怎么着失脚掉进了莲花池子里,动了胎气。那胎儿已经七个月了,如今挣命似的生产呢!大夫说情况十分凶险,是难产呢!”

  “什么?!”

  我了个去,就说不年不节的没事别搭戏台子吧,这不,又有好戏看了。

  众位酒席宴前的小爷们都往贾珠的院子去了。但是这小妾生子的事情,外男不得进,闻到经验值味道的薛虹在外头那个急啊。

  怎么办?

  薛虹想起自己母亲今日也是来了荣国府的,便四处寻她,棠九去里面细细问了跟在薛王氏身边的曼容,回来给各位小爷回禀。

  “回二爷,曼容姐姐跟我说了,是……是……”

  薛虹忙抓过一个凳子来,又把自己喝剩一半的茶水抄过来就给棠九:“你坐坐,喝口茶先把气儿倒匀了再说。”

  “哎……哎……”棠九一仰脖喝尽了茶,又大大喘了几口气,这才说道,“曼容姐姐说,刚才陪着咱们家太太进去的时候就听见二太太跟那儿气得跳脚,直说那云萝不懂事。

  原是因为她仗着自己有了身子,连珠大奶奶都不放在眼里,从来不去大奶奶房中立规矩不说,还总是挑三拣四的,编排大奶奶苛待她。可是珠大奶奶倒是个佛爷似的,也不跟她争竟半句,她说哪里不好了,大奶奶都依着她重新安排。

  后来时日久了,这事情传到了二太太耳朵里,二太太先斥了大爷不振夫纲,弄得院子里一个侍妾都要爬到当家奶**上去了,又说大奶奶太软弱了些,最后才叫来了云萝好一通训斥,真真是骂得云萝一点脸都没有了。

  后来……”

  棠九这句“后来”还未说完,就有宝钗身边的莺儿哭得梨花带雨地出来,见到薛蟠和薛虹就跪下了:“大爷、二爷,可救救我们姑娘吧,那云萝正红口白牙的诬陷我们姑娘推她跌入花池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