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山海横流 > 第四六六章 双手武技战二逆

第四六六章 双手武技战二逆

  大地呻吟、天地昏沉。

  一道玄影,好像一只破开的水囊似的,一路喷溅、血花漫洒,飞过了无数死阵府卫的头顶上空,径直落向了战阵之外。

  那个方向,好巧不巧的,正是朱琊驻马、为朱璃压阵的方向。

  满腹担忧的朱琊,一见有人抛飞了出来,心下立刻就是一阵紧张。

  死阵之中,对战的二人,有一个可是他的大兄啊;经过如此猛烈的碰撞,这飙血飞出之人,说不好,就是他的大兄朱璃。

  毕竟朱璃的境界,才自然巅峰,而李存孝又盛名在外,更是比朱璃高出了一个大境界,他又岂能怀疑呢。

  思及此处,朱琊不敢怠慢,连忙收枪纵马、飞掠而上,伸出双手,将那坠落之人,接在了怀中。

  可他的动作,落在很多高手的眼中,就让他们以为,那个飙血飞出的人,必是朱璃无疑了;毕竟这个时候,能隐隐看到有人抛飞出去的,也只有那些修为高深之辈了。

  风停、尘凝,天地肃然。

  因为先入为主的猜测,众人再次望向场中之际,赫然就傻眼了。

  只见死阵之中,一将如虎、嗜血狂暴,策马挥矛、屠戮正欢,不是朱璃,还能是何人啊?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突然明悟,既然朱璃依旧活蹦乱跳的,而且还有愈战愈勇的趋势,那刚刚抛飞出去之人,显然就只能是李存孝了。

  释然境的李存孝,竟然依旧不是朱璃对手,这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李存孝号称天下第一将,竟然依旧不敌朱璃,是我看错了吗?”鄜延朱玫,一脸骇然,这家伙,当初可是追杀过朱璃的。

  更何况,他的领地,正好就在河内,和朱璃控制的河内几州,正好接壤,朱璃如此勇悍,他又怎么会不胆寒呢?

  邠宁王重盈,同样面色凝重,他控制的庆、邠、宁三州,其中的庆州,也和朱璃控制的地域接壤,心情自然沉重。

  只听他喃喃地慨叹道:“李存孝枉称第一,今日惨败,必然贻笑天下。”

  “只是河朔,身为大将军的朱璃,都如此勇悍,他日若起冲突,何人能挡啊,哎!”

  扬州阵营,身为总管的杨行密,什么都没说,只是大有深意地看了施肩吾一眼;地痞流氓出身的他,不知道的是,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比千言万语的讽刺,还要让人受不了啊。

  这个背负双戟的老道,现在脸黑如漆,他刚刚还向杨行密放话,声言朱璃小儿,绝非他弟子李存孝的对手。

  这下好了,前后相隔不到十来个呼吸的时间,朱璃就用铁一般的事实,迎头给了他一耳光。

  很响,也很疼。

  施肩吾只觉得脸皮发热、心痛发颤,发热是臊得,发颤,自然是为弟子的安危担心。

  列位藩镇,脸色最难看的,自然就是李克用了。

  毫无疑问,李存孝是河东的一块金字招牌,是他李克用麾下的头号大将,今日当着天下藩镇的面,竟被朱璃击败,李克用脸色又怎么可能好看呢。

  这个世界,有黑就有白,有人担心,自然就有人开心。

  驻马死阵之外,为大兄压阵的朱琊,一看怀中之人不是自家大兄,立刻就兴奋了起来,他这一兴奋不要紧,差点就将李存孝给活活摔死。

  只见朱琊丢垃圾一样,将半死不过的李存孝,随手一丢,只听“蓬”的一声,烟尘四起,草屑乱飞。

  李存孝以一个标准的狗啃屎的动作,死狗一样得被他掼在了地上。

  这样还不算,兴奋中的朱琊,满脸不屑地揶揄道:“什么狗屁天下第一将,还不是死狗一样飞了出来,碰到我家大兄,你就是个棒槌,知道不?”

  “喂,听好了姓李的,以后这第一,就是我就大兄的了;至于你吗,就排第三好了,你家二哥我,怎么也得排在你上面吧。”

  一言未尽,只见他立刻脸色一肃,厉喝道:“来人,给我绑了,推下去。”

  “诺。”朱琊声音未落,早就有两个一脸兴奋的鬼卫冲了上来,拖死猪一般地将李存孝给拖了下去。

  当然兴奋的不止河朔一众,姚州坐镇的周然,看到朱璃仍旧毫发无损地驰骋在死阵之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刻保住鱼翠微的脑袋,猛地啃了两口,兴奋道:“小微微,看到没,看到没,那就是我周然的兄弟,怎么样,帅吧,连天下第一都照样轰飞!”

  徐州的韩雉看到这一幕,同样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幽州的尉迟槿,以及江右的王月瑶,一见朱璃无碍,玉面稍松,一脸得意,一副后世中了五百万的神情,顾盼自雌、傲娇如凰。

  大多数人,还都是一副刚睡醒似的,恍若梦中的样子,使劲地揉揉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场中肆虐之人。

  不过,无论怎么看,那位纵马场中,肆意屠戮的玄甲大将,都是货真价实的朱璃,由不得他们不信邪。

  李存孝被轰飞,朱璃又开始屠戮府卫,让梁伯和李法主,肺都要气炸了。

  暴怒的同时,二人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一遍朱璃了;释然境高阶的李存孝,都不是朱璃的对手,这还是自然境修为的武者吗?

  不过,梁伯一想到自己摆下闻名天下的死阵,竟然一点作用都起到,简直成了众人的笑柄。

  不但如此,还被朱璃连败四将,整个大阵,一度处于半瘫痪状态,心底的无名怒火,就鼓不住地冒了出来。

  只听一声,死了老婆一般的尖叫,突然从这位脸上挂不住的老者口中,骤然爆出:“该死的朱璃,我要杀了你!”

  声音未尽,老家伙就再也顾不得主持大阵了,立刻就有一副,捋袖子就要动手的架势。

  想他堂堂山海盟左使,巡监天下,跺跺脚就能让华夏大地,颤三颤的人物,鼓捣个军阵,竟然形若鸡肋一般,在天下群雄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岂能不窝火。

  关键是朱璃,不断地出脱了他的预料,让这位巡监天下的大佬,无论如何也淡定不下来了。

  一个自然境修为的武者,斩杀同境界高手,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然而,这还不算,高出他一个大境界的李存孝,竟然也没在对方手中,走过十合,这就太离谱了。

  别说梁伯不淡定,所有明白这种修为悬殊的观战之人,全都不淡定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妖孽啊,而且是那种,万年不遇的妖孽。

  不过,不等梁伯动手,身为打手的赢发和李奴儿,就立刻跃身而出,朗然请命道:“左使不必动怒,待我二人,前去诛杀此獠,为左使消气。”

  一见自己心腹二人请命,梁伯的怒气,稍稍缓和了少许,不过他望了望赢发和李奴儿二人,神色少有地出现了一丝踌躇。

  李存孝号称天下第一将,释然高阶修为,更兼天赋异禀,就是这样的一位高手,仍旧没有逃脱溃败的命运,自己的两名心腹,即便去了,能起作用吗?

  不怪他疑虑重重,实在是事实太残酷了,毫不客气地说,若是一对一的较量,无论是赢发还是李奴儿,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李存孝。

  李存孝都被朱璃击溃,看情形,似乎还没走过十合,他当然开始质疑两位属下的能力喽。

  一句话,老家伙已经输不起了,三大凶将,来喜已去;现在只有赢发和李奴儿可用;若是这二人有不测,让梁伯去哪里再找这么窝心的属下?

  虽然凶将之下,还有元老,但隶属他的元老,莫凌天已死;他又对李法主,有了芥蒂,自然更加在乎赢发和李奴儿的存在了。

  梁伯的迟疑,看在赢发和李奴儿的眼中,显然刺激到了二人。

  听了他们二人请命,左使竟然出现了犹疑之色,什么意思,左使是在质疑他们的能力吗?

  二人拱手向着梁伯,暗下里,却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都发现,对方的眼中,尽皆含有一丝羞愤不已的神色。

  心意相通之下,二人不等梁伯首肯,立刻转身飞掠而出,赌气似地道:“左使看好,我等必会斩杀朱璃,为左使泄愤。”

  “不错,杀鸡焉用牛刀,左使就拭目以待吧。”

  声音未落,二人就飞身而出,一人细剑如枝、一人点笔如画,在空中划过两道残影,即刻就向朱璃冲杀了过去。

  因为大兄轰飞了李存孝,正一脸兴奋的朱琊,瞥眼看到了这一幕,立刻气得脸色发青,咬牙切齿嘶吼道:“无耻,竟然又来两个!”

  声如炸雷、霹雳当空。

  无意之中,他就使用上了绝技,龙鸣狮吼;无形的音波,一如歹毒的噬蚁,转瞬就钻到了其他人的耳中,激得所有人的耳膜,立刻就是一阵刺疼,如蚁在啃。

  穿金裂石般的音波,尚未落尽,只见朱琊立刻双脚一磕马腹,挥动起手中霸王枪,就欲冲杀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婉肃然的女声,瞬间响起:“二将军且慢,将军现在身在阵中,生死未卜。”

  “二将军若是再冲上去,一旦有所差池,河朔偌大的基业,只怕转眼就会被那些,如狼似虎藩镇给瓜分干干净净了吧。”

  “二将军不妨想一想,若是你们兄弟都出事了,可怜的郑大娘子、朱凝儿小娘,还有可爱的小朱凪,没了兄长的护佑,在这乱世之中,他们会沦落到怎样的地步呢!”

  此言一出,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朱琊,立刻就停下了动作,循着声音,他双眸猩红地望向那说话之人。

  出声提醒朱琊的,赫然正是千娇百媚的千慕然。

  望着这位娘子,朱琊嘶声道:“难道我就这样看着大兄,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吗?”

  面对朱琊的嘶吼,千慕然神色坦然,依旧平静地道:“将军冲阵之前,应该对二将军有所嘱咐吧,奴家还请二将军,好好地想一想,将军到底是如何嘱咐你的吧。”

  一言道尽,千慕然立刻不再言语;以她对朱璃的了解,对方绝不会没有任何安排,就做出这种鲁莽的举措的,现在既然已经做了,必然有所安排。

  朱璃不在,三军必然会以朱琊为首,千慕然只是提醒朱琊,不要打乱了朱璃的计划,她可不愿朱璃白白冒险。

  自古美女爱英雄不假,可自古英雄多悲歌,同样不虚。

  朱璃,毫无疑问是北疆的英雄,往大一点的地方去说,称他为民族的英雄,也不为过。

  毕竟,定南诏、灭契丹、横扫北疆这样的功绩,摆在那里,谁也无法质疑。

  如今因为朱淳被劫,朱璃不得不冒死闯入死阵,已经够让有心人担心的了;如果朱琊再冲进去,朔州朱氏一门,怕是很难保全了吧。

  英雄多罹难,作为对方的爱慕者,千慕然自然不想看到那一幕,介于这个原因,她才突然出言,阻止朱琊的。

  经由千慕然的提醒,朱琊最后,生生地将一腔愤怒,憋在了心中;抬眼望向大阵之中,那正在冲向大兄的二人,眼神之中,突然就爆发出滔天的愤恨。

  放眼场中,为了证明自己的两大凶将,不等梁伯发话,就冲了出去,显然是要试剑朱璃,以证能力。

  赢发用剑,纤细如指,一剑飞掠、如蛇吐信,剑出狠辣、迅猛无情;李奴儿挥笔,铁钩银画,笔如泼墨、倏然江山,一笔点睛、山河破碎。

  二人尽皆都是释然巅峰高手,腾跃翻转、夭矫如龙,挥洒间,自有纵横。

  光是一个李存孝,就逼得朱璃不得不使用崩山九击;现在,两大释然巅峰高手,竟然携手杀来,更让他难以应付了。

  朱璃本为救父而来,绝不愿意和对方大将纠缠、拼命,可是现在,却由不得他了,不是吗?说起来,死阵一共才八员镇将,加上主持大阵的梁伯,也不过九大高手;经过之前的大战,朱璃业已击溃四人,正是趁机收割府卫、突出救父的最佳时机。

  眼见救父之举,即在眼前,却突然杀出两大凶将,朱璃心中,岂能不恨。

  苍穹再高,不及亲恩一角;瀚海辽阔,不及父胸宽绰。

  浩荡亲恩,总让子女百偿不尽,如今朱璃父亲被挟,救父的希望,刚刚才有眉目;赢发和李奴儿,又出来捣乱让念及父亲安危的朱璃,顿时怒意滔天。

  盛怒之下的朱璃,“仓啷”一声,就拔出腰间长刀,只见他一手钢矛,一手长刀,迎着两大释然境高手的凌厉一击,直接策马冲了过去。

  钢矛霹雳、长刀如练,一刀一矛,尽是凌厉无匹的杀招,只攻不守,死中求生。

  盛怒之下的朱璃,拼命了。

  这样的局势之下,由不得他不拼命;双手持兵,绝非等闲。

  如果说单刀、独剑,那都是寻常武艺;那么,双刀、双剑,就已经算是奇门武艺了。

  人人都知道,正常人的右手,更加有力、也更加有利于使用工具;而左手,一般都是起到平衡、辅佐的作用的肢体。

  练就双手武艺的人,必须要有名师指导,还要下一番异乎寻常的苦功,方能有所成就。

  朱璃的武艺,得授于武悼,一手长矛、一手长刀,正是武悼天王的独门绝活;这门绝活,如今传到了朱璃的手中,更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迎着两大释然巅峰高手,朱璃长刀如涛,涛翻浪卷、滚滚无尽,璀璨的银光,一如潋滟的波光,瞬间就将赢发淹没其中。

  另一只手中的钢矛,同样毫不逊色,一矛挥出,飞刺如电、刁钻无比,化作无穷无尽的玄光,如织如瀑地轰向了李奴儿。

  他的这番举措,显然惊呆了赢发和李奴儿,他们立刻就感觉到,面前的朱璃,哪里还是一员战将啊,简直就是一头发疯发狂的疯虎啊。

  更让他们惊异的是,朱璃的长刀和钢矛,在面对两大高手之际,竟然没有相互协作,而是各行一路,互不牵扯,这样都行,对方还是人吗?

  也难怪二人惊疑,其实在很早以前,朱璃就开始试验这种操作了;毕竟他的灵魂来自后世,身在后世的朱璃,自然拜读过金庸大神的著作,对里面的“左右互搏”十分艳羡。

  当武悼传授给他一手钢矛、一手长刀的打法时,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左右互搏;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数年钻研,终于让他初窥门径。

  对上赢发和李奴儿,朱璃长刀施展的赫然正是杀狄九式,而钢矛挥出的却是破虏十三矛;两种兵器,两套武艺,经由朱璃的双手,一一施展出来,竟然毫无滞涩、行云流水。

  拼命之下,一时之间,竟然让两大释然巅峰高手,丝毫都奈何他不得。

  放眼战场,只见剑幕如雨、铁笔横飞,长矛乱舞、长刀呼啸;朱璃纵马如虎,杀得赢发、李奴儿二人,一阵鸡飞狗跳,想要配合,都凑不到一块儿。

  如此怪异的武学,也引起了阵中梁伯的注意;不知不觉中,他还是放弃了主持大阵,徒步走到了三人对峙的不远处,一脸阴毒地望着那攻势如火的朱璃,不知想干啥。

  而就在这个时候,昆明池畔的这处联军大寨,又迎来了几位生面孔。

  这行人不多,只有三人,若是朱璃在此,定然会发现,为首一人,正是那位曾经卖过万灵胶的算命先生,而跟在算命先生左后方的那人,赫然正是燕山的刘海蟾。

  至于算命先生右手边的一人,魁梧英挺、铁甲锁身,腰挎长刀,手持钢矛,可不正是朱璃的师父武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