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两世为仙 > 第三百二十三章、屡败屡战套交情

第三百二十三章、屡败屡战套交情

  话说当时岳自立假称自己在六妖之中修为境界倒数第二,要挑战王逍遥。

  王逍遥道:“原来是岳峰主,失敬失敬!岳峰主自以为在诸峰主中位居倒数第二,然而我可不这样看。我刘叶经秋却觉得岳峰主在诸位峰主中顺数第二也不为过!”

  王逍遥为何自称“刘叶经秋”?

  原来王逍遥为着所要找的那圣元认得自己,竟是一入这鬼王之星,就使出千变神功,化作刘叶经秋的样貌。

  这一路行来,幸亏他也没做什么坏事,不然的话,刘叶经秋的大名可就有些麻烦喽。

  岳自立听了王逍遥的话,心中暗道:“这刘叶经秋好眼力,竟然一眼看出我在六峰主之中至少也排位第二!嗯,有眼力的人修,我喜欢哪!”

  岳自立心中想着,口里就说道:“刘叶经秋,我说我是倒数第二,那就是倒数第二,你究竟比是不比?”

  王逍遥道;“比是一定要比的,不过,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我与你明天比试,如何?”

  岳自立既对这个“刘叶经秋”产生了好感,当即就说道:“也好!明天比就明天比,我们也不欺负你!”

  王逍遥拱手告辞,六大妖修盯住了看,生怕王逍遥向山谷中蹿。然而王逍遥竟是潇潇洒洒地走了。

  六大妖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都感觉这“刘叶经秋”所作所为颇有些让他们意外。

  岳自立就说道:“这个刘叶经秋,不像那传说中的人修们那样无赖,看起来倒好像是还有点儿守信呢!”

  六大妖修之中,实居倒数第二的丘自由道:“岳老大,这个人修有点儿意思,明天就由我先和他单打独斗,比上一场,如何?”

  岳自立道:“我今天要跟他比试,是想跟他速战速决来着的呢。不料他竟是颇合俺的味口,我倒是真心想看看他是怎么个败一仗就提升一步呢!

  既然老弟你想跟他过两招,那么明天就由你先行跟他单挑呗!我也正好观摩一二。”

  这边六大妖修商量着明天的事,有了岳自立的好评做个引子,于是六妖对这“刘叶经秋”竟然都生出了一丝不自觉察的好感来了。

  却说第二天,王逍遥自是又来到山谷上方,六大妖也如昨天一样围了上来。

  王逍遥道:“那位岳峰主,你来,我跟你单挑,也是打两场!”

  岳自立道;“刘叶经秋,昨晚我们六兄弟商量了一下,决定由丘老弟跟你过两招!”

  丘自由道:“对对,刘叶经秋,我很想亲身体验体验你这打一仗提升一分修为的独特神功呢!”

  丘自由说着话,似乎怕是被别人夺了自己与王逍遥单挑比试的资格似的,猱身直进,就攻击王逍遥,使的正是其得意功法“迷踪自由腿”神功。

  王逍遥一见此妖,就知他正是自称“玉面修罗”的那位,看此妖出手,就知他跟自己实力只差一线,不愧“修罗”二字。

  王逍遥当即打起精神,小心应战。

  双方你来我往,互有攻守,不多时又是数十招打过去了。王逍遥不须怎么示弱,众妖都看出来了:这“刘叶经秋”不是丘自由的对手,快要败了!

  果然,丘自由之迷踪自由腿法看看连踢到了第六十三式“倒踢北斗”时,就见眼前这“刘叶经秋”躲避不及喽!

  丘自由大喝一声“着!”

  嘿,丘自由喝声未落,眼前这位“刘叶经秋”被他踢中右肩,踉跄而退!

  丘自由不再进攻,竟自停止攻击,退到一旁,说道;“刘叶经秋,你已经败了!你且一边儿修炼去,半个时辰后再来单挑!”

  敢情王逍遥这个“神功”已经给六妖形成了印象,败了后要去修炼半个时辰,然后就能转败为胜了!

  王逍遥就势向六妖一拱手,道了一声“多谢”,随后退上半空中,盘坐运功。

  过了半刻功夫,王逍遥跃起身,再来挑战。

  六妖都惊道:“哎哟,此人气势果真又提升了一分!”

  岳自立凝重地道:“只是他境界上看起来似乎还是原样——哎哟,不对呀,他这回在境界上居然也有了一分进步!”

  岳自立不由得骇然起来:“丘老五,你可要小心了!”

  王逍遥这气势和境界的提升,都是运用千变神功模拟出来的,当然,以他的实力,要战胜这丘自由,还是可以的,只是,要到百招开外才行!

  这一番再交手,丘自由那是尽出全力——

  此时他的心态与昨天的阴自信第二场对战王逍遥的感受完全一样,既要赢,又顾及脸面。

  然而王逍遥也是拿出自己的十分力气,招招紧逼。果然,斗到一百招时,王逍遥得了个惨胜!

  接下来,与王逍遥对战的,就是这六大峰主中排名第四的袁自在了。

  这袁自在所修神通,竟然也是迷踪自由腿法。看来他与那丘自由应该是出自同门吧?

  王逍遥对战这个大妖,实无胜算,第一场,自然是败了。于是半个时辰之后,王逍遥又跟这袁自在打第二场,不用说,这一场,持续近百招,王逍遥又败了。

  阴自信道:“喂,我说——你,刘叶经秋,你败了,也就是你输了!”

  王逍遥哈哈大笑道:“我没败!你没见我这一战,气势与修为境界都比上一战有了提升吗?”

  岳自立插话道:“老阴,别乱说话,这刘叶经秋说的不假呢!”

  阴自信道;“好啊!岳老大,你竟是偏向着他说话!”

  王逍遥大喝道:“姓阴的!我还要与袁峰主再战,你看看吧!”

  王逍遥说罢,自是又跃上半空中盘坐,名为修炼,实是暗思对策:这袁自在看起来,比我高不了多少,我应该还是有机会战胜的,怎么胜他呢?

  王逍遥眉头紧皱,想了又想,最后决定还是凭境界气势先吓他一吓,占住先机,抢个上风。

  于是,王逍遥再次起身,邀斗袁自在。

  袁自在这次果然是被王逍遥身上惨烈的战意惊了一下,又被王逍遥的气势与境界之上长吓了一下,出手就不像前两场那么飞扬跋扈了。

  而王逍遥呢,则是全力相拼,招数既精又狠。

  不多时,两个斗到百招之外。岳自立等五大妖修都看得心惊肉跳:乖乖!这刘叶经秋好可怕呀!这不是拼命三郎么?

  场中袁自在毕竟实力强出一头,眼看着又占了上风。袁自在心中暗喜,一招外摆莲踢出!

  王逍遥眼见不好,一发狠,逍遥扇发出一道剑气,竟是透过自己的左肩向后刺出。

  袁自在正高兴自己这一腿命中,对方便要认输呢,不料一股剑气刺来,收腿不及,竟是被剑气刺中,登时是变成了独腿之“夔一足”。

  于是这“迷踪自由腿”腿法神通,一时不能“自由”,竟是“一足莫展”的了!

  说起来,二人都是修仙者,玄道高手啊,受点儿小伤,那还不是转个念头就能恢复了?

  此时袁自在纵然是数息之间伤势便可痊愈,然而王逍遥又怎么肯给他时间恢复?

  王逍遥顺势后跃,恰恰立在丘自由身边,逍遥扇“唰”地一声打开,一条大鲲跃出,大口一张,直咬向丘自由脖颈儿。

  岳自立等人正要往前来救,却也是鞭长莫及!袁自在暗叹一声,只做闭目等死!

  就听王逍遥哈哈大笑,大笑声未已,就说道:“袁峰主,你认不认输?”

  袁自在睁开眼来,只道:“刘叶经秋,你好手段!我认输了!”

  王逍遥道;“承让了,袁兄!”

  岳自立道;“刘叶经秋,你这虽然是斗狠而胜,但毕竟也是胜了;我们也不占你的便宜,你今天看来也是不能再战了,明天还能战不?若可以,那就明天由我来挑战你!”

  王逍遥道:“战!有何不可再战的?”

  六妖听了,都是心中佩服,引之以为同类,于是齐竖拇指,都道了声:“好!”

  转眼到了第三天,王逍遥再战,对上了岳自立,却是连败三场!

  当然,每一场斗罢再战,王逍遥的修为境界气势却是明显上涨,在岳自立等六妖眼里,这“刘叶经秋”太也让妖们佩服了!

  王逍遥屡败屡战,岳自立道:“刘叶道友,你已经是屡败于我,为何还要再斗?

  况且刘叶道友你这独特神功,我岳自立也是真心敬佩,道友你可以离开了——若非道友一心想进此山谷,我岳自立真相交道友这个朋友呢!”

  六妖之中,最有城府的是阴自信,现在是连阴自信都觉得这个人修刘叶经秋跟别的人修不一样,有点儿可爱了。

  于是阴自信也劝道:“刘叶道友,只要你不进入下面的山谷,我们是真的愿意结交道友。道友你与一般人修大不相同呀!”

  “是呀是呀!”袁自在也接口道:“我见多了那些人修,他们是尔虞我诈,欺软怕硬,不讲诚信,不讲道义,难得道友你如此让出众,我也是极佩服的了!”

  王逍遥心想,你们说得虽好,但我终究是要到下面的山谷里去的。纵然我王逍遥有心与你们结交一番,但形格势禁,怕是不能的了。

  想到这里,王逍遥不免口是心非地说道:

  “我刘叶经秋此来,自然是为了要见山谷中那位圣元,我有要事,必须见他。至于你们让不让见,这是你们的事情。

  我刘叶经秋在此保证,一天不能战胜你们,就一天不进山谷,总之,要到了战胜你们那一天,才会进入下面的山谷中去!”

  六妖听了,都说道:“好!刘叶道友,就依你言,哪一天你胜得了我等,便由着你到山谷里去!

  至于你有什么要事,我们也不多问。但请刘叶道友明白一点:

  不是我们一定要拦着你,而是我们星主他老人家明确说过,任何人不得打扰她老人家修炼!”

  王逍遥听了,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几个家伙,看起来都是自命不凡,却又如此齐心协力,原来是那圣元有要求,不允许别人打扰来着的缘故。”

  王逍遥就想,我且假称要回一趟地灵星,然后再回来——目前这六妖已经对我颇有好感,甚是相信,我正好伺机混入山谷中去。

  于是王逍遥就说道:“六位峰主,我刘叶经秋实也敬佩各位,我正要去地灵星走一趟,估计也得十天才能回来。

  不如咱们就此约定,十天以后,我再来挑战,如何?”

  六妖都道:“刘叶道友,你既是个信人,我等同样也能守信——一言为定啊!”

  王逍遥听了,心中大喜:

  我正要你们如此想,我且装作离开鬼王之星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