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巫旅 > 第80章 滴血弯刀

第80章 滴血弯刀

  离港第八天,距进入夜晚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

  “海盗!海盗!左舷36度出现海盗!”瞭望手嘹亮的声音响彻坤尼亚号,正在舱室内研究新得到的神秘知识的奎因斯通过微风斥候得知了这一消息。

  很快,舱室的门被敲响,奎因斯起身走出房门,前后脚的时间,尤金和黛西也走出舱室。

  安德里亚“船长让三位马上到甲板上。”

  尤金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离入夜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却让他们去甲板,显然不会是小事。

  安德里亚匆匆回了一句“有海盗。”

  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跨步走向甲板。

  来到甲板之上,水手们已经严正以待,船长站在左舷最前方,身后站着船医卡罗琳,大副不在这里,而是在掌舵。

  船长放下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交给船医卡罗琳“来了,先准备一下吧,随时装备战斗。”

  “船长阁下,那是什么海盗?”尤金问道。

  三人一上甲板,就见到五海里之外,一艘与坤尼亚号相同的三桅帆船停泊在那里,帆上明晃晃的骷髅头与滴血的交叉弯刀已经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滴血弯刀海盗团,小型海盗团,有两艘海盗船,奇怪的是现在我们只看到一艘。”卡罗琳在一旁解释道。

  黛西有些忧心道“但是马上就要入夜,如果进行海战的话,难免会有伤亡,到时候能不能度过夜晚真的就难说了。”

  事实上这是所有在望月内湖航行的船只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打,入夜后能不能度过,不打,身边就存着个定时炸弹,谁知道入夜后,对方会不会直接把船撞过来,来个祸水东引,到时候事情就大条了。

  所以,在内湖中航行,双方都会默契的选择观望,然后缓缓退出双方的视线。但这种事不是绝对,特别是对于明目张胆挂着海盗旗的海盗来说,明面上退走,再在入夜后顶着异怪来个接弦站不是没有可能。这个时候就要看双方的实力分配了,因为海盗是主动方,他们可以在初段与中段的实力分配上有所倾斜,这个时候被攻打方就难受了,无论是实力的平均分配还是有所倾斜,都是顾此失彼,完全陷入被动,被攻陷下得几率直线上升。

  三人在船医卡罗琳处明了了这点关系后,都知道船长为何倾向于打海战了,现在不打,入夜后的变数就多了,在场的都是超凡者,谁也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托在其他人手中。而且坤尼亚号有一个优势,他们的超凡者多出了三个。阿德拉不利用这点的话,他的船长也不用当了。

  在双方僵持了十分钟后,滴血弯刀海盗团开始缓缓后退。

  船长阿德拉双手抱胸,发令道“追上去,别让他跑了。”

  此时的奎因斯却是双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在发现滴血海盗后,他就把微风斥候都派了过去,而微风斥候侦查到的情报让他的心落回了一半。

  那艘船上只有二十多个人,两个超凡者,而且人人带伤,之前的僵持不动显然是在虚张声势,随后缓缓退后又像是半妥协的信号,深谙望月湖的生存之道。但他们的算盘打的再精,遇到了精明的猎人也是没辙。做的再多都阻止不了阿德拉要把威胁消灭在萌芽中的打算。

  见坤尼亚号不退反进,滴血弯刀海盗团没有在装模作样的缓缓退却,而是鼓足了风帆向着远处逃离。

  这一下阿德拉等人再无犹疑,这帮海盗差不多把底都露出来了。

  一时间,两艘船在海面上一追一赶。

  如果把在海上航行的船只最受欢迎的超凡人才做个排行的话,医生绝对是能排在首位的,而在之后的三个排位中,掌握远程攻击,水元素,风元素的超凡者不分伯仲。

  风水元素不用多说,而若是有掌握远程攻击的超凡者,对海战来说是很占便宜的,往往能占据先手,亦或者破坏敌方船只的动力源。

  双方追逐了半个小时,距离只稍稍拉进了一点。

  “这样下去,入夜之前一定是追不上的,”尤金主动道“让我来试试吧。”

  阿德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交给你了。”

  八天的相处,阿德拉自是从佩皮斯那了解到了尤金的基本能力,作为狂猎,射箭的能力是他们尤为重要的一部分战力。

  从背后拿出那把小巧的只有正常弓箭一半大小的反曲弓,再从大腿侧抽出一根淡红色只有巴掌长短的箭矢。

  奎因斯双眼微眯,瞬间就确定尤金手中的这把弓与剑都是奇物,否则这么短小的弓与箭是不足以跨越五海里的距离,当然,即便是正常的反曲弓,也没有射程在五海里的。

  尤金搭上箭矢缓缓拉开弓弦,一缕缕无形的素之力从他手上的蛇形扳指上传入褐色的弓弦中,无尽的能量在弓弦中储存着。

  慢慢的,满溢的素之力从弓弦蔓延至箭矢之上,淡红的箭矢上一撮无形火焰徐徐燃烧。

  终于,尤金的蓄力似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崩!

  无形弓弦回响在坤尼亚号上荡漾,在奎因斯眼中,那蓄满力量的一箭化为一缕淡淡的红线直往远方的滴血海盗船而已,紧接着,嘭的一声突破音障的爆响才姗姗来迟的传到他的耳边。

  奎因斯的目光投向远方,通过微风斥候的监视,就在尤金开始蓄力之时,那位胸口包扎的严严实实,还渗着血的滴血弯刀海盗船的船长,眉头紧皱,双目紧紧的盯着坤尼亚号的方向。

  之后,看到尤金射出的淡红箭矢,滴血弯刀的船长差点就蹦了起来,尤金的这一箭并不是奔着船上的某个人而去,其飞行的轨迹反而有着一个小小的向上的弧度,这是奔着桅杆和风帆去的。

  一旦被射中,等待滴血弯刀海盗的只有灭亡一途。

  “坦尼森,保护船帆。”滴血船长身体灵活的窜到中央的桅杆处,始终握在手里的弯刀刷刷刷就是斩空三刀,封锁住了箭矢前进最可能出现的轨迹。

  与此同时,一个铁塔般的巨人敦敦敦几步跨至滴血船长身后,哈的一声暴喝,一道淡淡的土黄色光膜从此人身上铺开,覆盖住了中央大半的风帆。

  嘭!

  预料中的碰撞没有发生,反而在淡红箭矢飞至海盗船的上空时,自己爆散开来,无数的小型火箭如流星雨般,向着下方的海盗船坠去。

  滴血船长高声咒骂了一声,手中弯刀几乎化为残影朝着上方的流星雨斩去。下面受伤的海盗早已经乱作一团,本就低迷的士气再创新低。

  咄咄咄咄!

  叮叮叮叮!

  土黄色光膜与滴血船长组成的防御抵御了大半的流星雨,但这场流星雨笼罩的范围太大,保下了中央的风帆,两侧两桅的风帆却已经燃起了星星之火。

  “完了。”滴血船长看着下方失了方寸的水手,颓然坐了下来,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