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香江风云时代 > 第一章抵达香港

第一章抵达香港

  倘若给香港的现代史划出一个分水岭,那么理所当然应该是1974年。

  在此之前,香港只是个普通的城市;在此之后,香港鱼跃龙门逐步成为国际大都市。

  正如《那似曾相识的七十年代》一书的作者吕大乐所说:“1974年理所应当归纳为‘繁荣、安定与进步’的‘麦理浩时代’之一部分。”

  实际上,何止1974年,对于香港人来说,整个70年代都被赋予了一种神话般的意味。

  如今香港的所有,似乎都起源于那个时代的那一年。

  2月,香港廉政公署成立;香港立法会通过法案,让中文成为香港的法定语文,而且在法庭里可以使用中国方言发声。

  4月底,大贪污犯葛柏在英国被捕,香港廉政公署人员赴英引渡其返港受审。同月,香港消费者委员会正式成立。

  5月,英国保守党领袖希思访中,当时的******邓伟人在欢迎宴会上表示,香港问题将在适当时候解决。

  6月,香港十余个社团要求港府整治治安。

  9月,港府宣布分3个阶段制水。

  1974年,民间讨论最热烈的除了治安之外,还有通货膨胀、白米价格暴涨、加价、加费、商户牟取暴利等问题。

  有鉴于此,2月的廉政公署以及四月的消费者委员会的成立,都为香港的现代化转型做出了巨大贡献。

  从此香港经济开始腾飞,市民普遍开始过上较好的生活。

  1975年,被称为“第一代香港小康之家”的美孚新村落成,意味着香港出现中产阶级,这正是1974年经济转型的功劳。

  吕大乐指出:“香港社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影响深远的民意转向,一改过往对殖民政府的看法,对社会产生归属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时期一致被很多人视为香港走上安定繁荣之路的开始。”

  在文化上,表达“城邦视野”的《号外》杂志于1976年创刊。

  在生活上,“六合彩”亦于1976年底推出。

  总之,今日香港的繁荣基调均奠定于上世纪70年代。

  4月21日十一点左右,客机抵达启德机场,陆致远三人提着行李下机,排队通过塔楼走出机场后,齐齐呆立当场。

  只见眼前人山人海拥挤成群,见陆致远走出机场开始齐声高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地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地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陆致远登时眼眶湿润,去年仓惶离港,没想到回来却有如此盛大的排场。

  来接机的除了众多歌迷影迷,还有不少香港文艺圈的大佬,如嘉禾制片人何贯昌、导演李汉祥、安乐发行公司老板江祖怡等电影届名人,文志公司的文旧波、林仓渊和其它唱片公司负责人若干,连同国际唱片业协会都赶来接机。

  名人身后还有大帮记者拿着长枪短炮严阵以待。

  陆致远的一干友人如梁廷、罗福、李大全及罗宾翰等也在旁等候。

  在影迷歌迷强烈要求陆致远“唱一个”、“跳个舞”、“不要退出电影圈”的疯狂呐喊中,陆致远上前对各位大佬一一见礼,自然是末学后进得大佬接机幸何如之这类废话狂说一通,然后言称自己改日登门谢罪,这才逐一劝走这些名人。

  这些大佬来此本为作秀,讨个面缘日好好叙香火之情,眼见陆致远确实繁忙,于是纷纷离开。

  等这些人离开,众多记者团团围住陆致远,一根根话筒几乎就要戳到他的脸上。

  陆致远歉意地看了看梁廷等人,然后对记者们说道:“三个问题,我点你问,问完大家离开,好不好?”

  “我是《成报》记者,想问陆先生登上奥斯卡领奖台的那一刻你是怎么想的?”

  “说真的我当时脑子里全是蒙的,直到小金人到手后,我才醒悟到这是华人第二次登上奥斯卡领奖台,对此我与有荣焉倍感自豪。谢谢,下一个你来。”

  “你好,我是《明报》记者,快慢舞真的是你独创的吗?你是怎么想到的?”

  “你见过其他人跳过吗?如果没有,那就是我独创的。之所以跳这个舞,完全是一种心灵的宣泄,肢体的放松,如果大家喜欢,我很高兴。下一个你来。”

  “你好,我是香港商业电台记者,请问你真的不再出唱片不再拍电影了吗?小说呢?还写吗?”

  “有很大的可能,我不会再出唱片、拍电影以及写小说了,因为我的动力已经不复存在。”

  周围记者唏嘘不已,正转身的文旧波和林仓渊则满脸通红失望离去。

  陆致远劝走记者后,对拥挤的歌迷影迷们拱拱手道:“对不起了各位,还是先请回吧,咱们改日再叙,成吗?”

  在陆致远的诚恳劝说下,人群开始四下疏散。

  歌迷影迷有老有少,均是自发而来,如今同时离去,场面有些嘈乱。

  等人群消散,陆致远走去向梁廷和罗福等人见礼赔罪。

  “无妨,今日你忙,且先回去休息吧,我们也不好多待。”梁廷看了看路边一辆平治商务车抱拳道。

  罗福摆手道:“明日,明日你陪我下盘棋,再请大伙吃顿饭,这便算了。”

  陆致远陪笑道:“一定一定。”

  等大伙离开,陆致远才带着两女走向路边那辆商务车。

  车上下来叶惟生、郭秉湘和马清怡,陆致远给周雅芝和吴尚香介绍。

  介绍马清怡的时候,陆致远刻意说是叶惟生的女朋友,马清怡红脸低头,叶惟生捏拳袭肩,他便知道自己所料不差。

  几人一番寒暄后,才说美丽华酒楼已经备好酒席,专为陆致远接风洗尘。

  于是大伙纷纷上车,陆致远刚要举步,福至心灵地转头一望,一辆红色平治车停在马路对面,一人伸头看往这边。

  陆致远笑笑,对周雅芝眨眨眼后走过去。

  “等久了吗?”陆致远冲司机点点头后问道。

  顾雅瑜脸色一红道:“这边刚好有家顾家分行,就过来看看,谁等你了?”

  “原来我自作多情,这就告辞。”陆致远转身要走。

  “哎,别急啊,我父亲想跟你谈谈。”顾雅瑜急道。

  陆致远转身笑道:“我去吃饭,一起来吗?”

  “她也在吗?”

  “你知道?”

  “你知道我知道?”

  “当然,捞仔告诉我的,你敢不敢来?”

  “去就去,我有什么不敢?”

  说完她叫司机先回,下车随陆致远走过马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