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级封印 > 第六十五章 中海城神剑篇十六【演戏】

第六十五章 中海城神剑篇十六【演戏】

  看见此物笼罩而来,九铃脸色大变,她认识此物,天界奇门宝录仙灵榜排行第十五的仙宝,锁魂铃,据说此物不但能困封虚空,还能锁住生灵的魂魄,是一件非常出名的仙器,如果被此物笼罩,那么自己全身上下都无法动弹分毫,九铃很清楚这锁魂铃的可怕之处。

  眼见锁魂铃飞来,九铃就想立即撕裂虚空逃遁,可是已经晚了,锁魂铃速度实在太快,瞬间便将其全身笼罩在内,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完全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门沧海走近,她丝毫没有任何办法脱困而出。

  “得罪了,九铃仙子!”

  “老家伙,你要是敢抽取九尾神狐皇族一脉的神之血脉,我父皇绝不会放过你,一定会将你抽魂炼魄,让你生不如死。”九铃也是急眼了,内心非常恐惧,不由的放狠话威胁他,不惜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九尾皇族?笑话?在这里哪怕是天界仙帝下界,老夫都不怕,区区灵界真灵老夫岂会放在眼中。这虚界比抽魂炼魄还生不如死,老夫都不在乎,现在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老夫什么都不在乎,我只想去浮游大陆之上的木天岛看看大海,你能明白老夫此时此刻的心情吗?你不明白!老夫累了,想要回家。”

  “你..老家伙,你敢,你敢,我可是...啊....”九铃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南门沧海手中拂尘便化作一把三尺长剑,眼神平静,脸上无喜无悲,狠辣果决,一剑对着九铃的心脏刺去,疼的九铃大叫出声,凄厉的叫声响彻九霄,回响在这座废墟之城。

  九铃的心脏里面只有两滴真灵之血,抽出来的一瞬间,南门沧海皱了皱眉,有些不理解,一般刚出生的九尾神狐都拥有三滴血脉之力,他不清楚这九铃为何只有两滴,这很不正常,非常奇怪,他不由对着九铃问道:“为什么你只有两滴血脉之力,还有一滴呢?”

  “你..”九铃对着南门沧海啐了一口,眼皮变得很沉,身体变得很轻,她发现自己很累,很累很累!非常想要入睡。

  瞧见九铃这副模样,南门沧海也知道,这上古真灵血脉之力被强行抽出,已经不能算是完整的上古真灵,现在修为下跌,跟普通的妖族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南门沧海抽出长剑将其插立在地面之上,再用玉瓶收起两滴血脉之力,随后看向那被土墙包裹住的祭坛,飞至祭坛上空,对着下面的土墙一掌拍下,下面土墙也只是颤了颤,丝毫无损。

  “咦!”南门沧海非常疑惑,就算自己现在状态不好,但是这一掌之力也不应该这么弱吧,连个土墙都破不开,开玩笑的吧!他觉得就算自己受了伤也不至于连个土墙法术都破不了吧!

  再次一掌拍下,这一次他加大了掌风灵力,可是这土墙依旧完好无损。

  “怪事!”南门沧海有些懵逼了,从祭坛上空飘身落下,一掌震退土墙周围的一些修士,他用手摸着土墙,感受着其内的能量流动,他瞬间脸色一变。

  “这是?仙灵之力!如此庞大的仙力,怎么可能!”南门沧海确实吓坏了,脸色发白。他在虚界生活了一万多年,从来没有动用过仙力,用的也一直都是灵力,毕竟仙力用一点少一点,用完基本上根本无法补充。

  毕竟这里是虚界不是天界,不可能将体内存储的灵力转化为仙力,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现在竟然在虚界发现这么庞大的仙力,他岂能不惊讶。现在的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这些土墙之内全是靠仙力维持运转,能有如此大手笔之人,修为境界至少都是七品仙王,更有可能还是一位八品仙皇强者,他的确有点被吓到了。

  这种突然冒出来的强者,要么是从天界刚刚下来的,要么就是虚界里面的某位他不认识的前辈,不管是那种情况,他都很害怕,这种级别的大佬他惹不起。

  “晚辈南门沧海,不知哪位前辈到访,有失远迎,还请前辈见谅!”南门沧海对着不知名的方向躬身一礼,等了一会也没见回应,于是他又说道:“晚辈南门沧海,多有怠慢,不知前辈可否现身一见。”

  李红玉一直观察着这边的动静,一看这局势,知道情况不妙,九铃的血脉之力被抽出,修为下降,那血淋淋的伤口不马上治疗,搞不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她李红玉是个聪明人,看见南门沧海那副非常恭敬的模样,肯定是李敏的土墙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虽然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目前能救她们的人只有李敏,这位她也看不出深浅,看不透真正实力的凡人同伴。

  “李仙子,你出去跟他交涉一下,大家陪你一起过去,一会我会用单独的秘法传音入密跟你在心里直接对话,这种秘法只能对你起作用,不会被发现,我怎么说,你就按照我说的回复他,不要慌乱,保持镇定,我们的安危就靠你了。”

  闻言,李敏点了头,回头看了一眼君三太,然后一挥手,瞬间解除了三人身上的负面状态。她这手笔把李红玉惊到了,她都没有办法摆脱控制,这李敏一挥手就搞定了,也不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发现这比自己还美的女子是真的很神秘,实力深不可测。

  “你现在带着我们出去跟他见面,记住出场一定要震撼,最好能把南门沧海给震住,不能输了气势。”李红玉传音入密道。

  李敏点了头,然后右手高举,只见四人各自脚下缓缓颤动,君三太吓了一跳:“唉,什么情况!我靠!”

  李红玉显得很镇定,一定都不慌乱,随即他只感到自己正越升越高,越升越高,低头一看自己脚下,竟然凭空从土里钻出一个巨大的土人,那土人的模样正是她自己的样貌,她此时正站在土人的肩膀之上,很是威风啊。

  君三太看着这个长得非常像他的土人,脑门黑线直冒,他也清楚这估计是李敏搞出来的,之前他也见到过,有些慵懒的坐在土人的肩膀上,看着下面的南门沧海,君三太无聊的打着哈欠,当看见九铃的惨状他眼神波动了一下,随即很快恢复平静。

  南门沧海说完发现还是没有回复,正当还想再说一次的时候,一旁突兀发生的事情,惊爆了他的眼球,突兀之间四个巨大的土人向着他走来,肩膀之上有着四道人影,三女一男,这时他眉头一皱,有些警惕。有两个土人肩膀上的人修为很低,一个结丹期巅峰,一个渡劫期,修为不是很高,其它两个土人上的女子一名修为是半仙,还有一名很漂亮的女子修为他看不透,就算动用了灵目也看不透深浅,怎么看都像是凡人,他心里清楚,凡人那是不可能的,要么就是对方修为境界太高,屏蔽了他的感知,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着李敏那副高冷的态度,他大惊失色,知道眼前的这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子,应该是这群人的领头之人,这土墙也应该也是她的手笔无疑。他也不敢怠慢,随即躬身一礼,对着李敏说道:“晚辈南门沧海,见过前辈。”

  李敏很高冷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回道:“南门沧海,好像有点印象,哦!原来是一万多年前的那个小家伙。”

  南门沧海一听这话头皮发麻,小家伙,一万多年前,他确信这女子应该是经历过当年之事的强者,瞬间态度又恭敬了几分。

  “晚辈愚钝,不知前辈是?”

  “你可以叫我雪影至尊。”

  一听这句,南门沧海脸色发白,他自然清楚雪影至尊是谁,道门天宗十一位太上长老之一,其中有一位就叫雪影至尊,人送外号冰雕狂魔,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一出手就斩杀了当年天上界的十一位仙帝,喜欢把敌人做出冰雕,可谓是凶名在外。南门沧海现在冷汗都下来了,不敢直接直视李敏的双眼。

  虽然他自己也没有见过雪影至尊本人,但是他听说过啊,当年那等层次的战斗他根本不在线上,连观看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谈见面了。

  “不知前辈此次前来中海城所谓何事?”

  “本尊...”

  “师傅,您跟这老头废话那么多干嘛,把他弄死得了,我就想拿那把破剑玩玩,您非要搞的这么麻烦,注重什么礼节,这老头顶多就算个六品,您老人家贵为先天至尊,跟他讲毛线的礼节啊!弄死得了,我们赶时间呢!”

  君三太从巨大的土人肩膀上一跃而下,落地的瞬间,身后的土人也渐渐奔溃瓦解,来到南门沧海的身前,带着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看着南门沧海,有些不耐烦的说着,立即将俩人的谈话打断。

  南门沧海一听这言语,不由得头皮发麻,照这小子的口气,他应该是这雪影至尊的徒弟,他心里暗骂:“这小子!现在的小辈这么心浮气躁吗,一点礼貌都没有。”虽然南门沧海内心嘘嘘不已,但是也不敢讲出来,毕竟雪影至尊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