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悔不当初

第二百五十二章 悔不当初

  “五郎,你怎么了?”芙蕖痴痴的笑着,伸手无触碰刘凌的脸,被他给躲开了,她蹙眉道,“王爷,你怎么生气了?”

  “哈哈哈!”刘凌沉痛而自嘲的笑了起来,“芙蕖,你的确是将本王玩耍于鼓掌之间,让本王做了人生中最错误的事情。本王不会放过你的,你想死?这世上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刘凌脸上露出冷厉而充满杀气的眼神,他将芙蕖一把推倒在地:“那些苦痛,那些折磨,本王会留着你一一承受着!本王现在心里面有多痛,会十倍百倍的还在你的身上!”

  他说着,没有再看芙蕖一眼,快步到了屋外,喝道:“来人,西院的下人全部处死,一个不留!”

  话音一落,下人们滚到一片,大哭求饶。

  彩霞跪爬到了刘凌的面前,央求道:“王爷手下留情啊!夫人待王爷是真心一片,夫人是真心喜欢王爷啊!王爷看在夫人对你一片真心的份上,饶了奴婢们,原谅夫人这一次吧!”

  她咽了口唾沫,瑟瑟发抖,继续说道:“王爷,夫人已经成了这副模样了,你便是大发慈悲留着奴婢这条贱命来伺候夫人吧!”

  刘凌一脚就朝着彩霞的胸口踹了过去,冷声道:“芙蕖形式毒辣,想来你这贱婢没少在旁边撺掇,杀了你还真是便宜了你!来人将这贱婢送去军营为妓,不死不休!”

  “王爷!”彩霞惊恐的哭了起来,不断的磕着头,脑袋重重的撞在地上,“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求王爷发慈悲,饶了奴婢这一回吧!求王爷了!”

  “王爷,饶命啊!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

  “王爷,你饶了奴婢这条贱命吧!”

  求饶声此起彼伏,刘凌只觉得此刻头疼欲裂,一把将一旁的桌子掀翻了,随后头也不回的疾步离开。

  他手下的人立即执行她的命令,将彩霞送往军营,其余人等,一个不留。

  昔日,最繁华最热闹风头最盛的西院,此刻俨然已经变成了修罗场,血流成河,一具具尸体倒下,鲜红的血水留着。

  芙蕖看着伺候自己的下人一个个在惊吓中死去,她凄厉绝望的笑了起来,笑声尖利,透着一阵阵的悲凉。

  刘凌独自走在王府内,凄冷的月光洒在周围,他走了一会儿,只觉得目光越发的沉重,捂住胸口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他的脑子里面不由得想起了莫子玉的脸,他们成婚的时候,他从来不肯好好的看看她,只是如今不知道为何,她的一颦一笑,都如此清晰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她生气的时候喜欢微微皱着眉头,用一种波澜不惊的眼神看着你,她高兴的时候嘴角最轻轻的上扬,笑得很克制,但是笑意却会从眼睛里面露出来。

  那一日,她生产的那一日,自己是何等的残忍啊!

  竟然会当着她的面杀了她的孩子,也杀了自己的孩子!

  他低眸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玉儿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魔鬼,亲手杀了自己亲生孩子的魔鬼!”

  那一日莫子玉那凄厉的哭声,那绝望的眼神,都无比清晰的在他的脑子里面一遍遍的重现,他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要想起来,为什么不能够忘记?

  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如果当初没有误会,现在的一切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月淡如华,本该被千家万户共赏的婵娟,此刻亦是陪着失意人。

  “小姐!”佩兰扶着上官玉儿躺下,“你别多想了,没事的,没事的,已经去请太医了。”

  上官玉儿虚弱的一笑,说道:“我没事,不必太小题大做。”

  “小姐的身子比什么都重要!”佩兰握着上官玉儿的手,“小姐,芙蕖夫人他就是故意的,故意想要恶心你,你万万不可将她的话当了真,往心里去,万不可上了她的当!你且放心,此举当着王爷的面做的,王爷不会放过她的,王爷一定会为你出气的!”

  “那又如何呢?”上官玉儿嘴角轻轻的一挑,“她想要对付我,便是有无数的法子,偏偏当着秦王的面,只怕是她心里面也受了什么委屈,想要鱼死网破吧!说到底她又做错了什么呢,怨只怨秦王,既然许了她终身,又何苦又叫人心寒绝望?”

  佩兰咬了咬牙:“小姐,你只想着别人,你就不能够多想想自己?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有为别人多想的功夫,怎么就不能够多想想自己的身子,将身子养好呢!”

  上官玉儿平静的一笑,拍了拍佩兰手:“咱们都是女人,女人该体谅女人的苦楚。入了这深宅大院,便是身不由己。我以前也有怨,有很,可是最近我渐渐想明白了,咱们女人在这世上本来就举步维艰,处处看男人的脸色,若是女人之间却再为了一个男子而争风吃醋,那么处境便是越发的艰险,何苦来哉?”

  她喘了下气,继续道:“佩兰,你先下去吧,我累了,休息一会儿!”

  “好,奴婢这边是下去,奴婢就守在外面,小姐若是有什么吩咐,唤奴婢便是!”

  上官玉儿轻轻的点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皇宫。

  快到天明的时候,刘旭终于将刺客抓住了,这一次抓这此刻之所以这么费劲儿,只因为这此刻本来就是御林军,在射出飞镖之后,便混在了前来护驾的御林军当中。

  不过刘旭明察秋毫,还是将他逮了出来,不过正要审问他的时候,他却突然吐血而亡,显然之前就已经服了毒,此刻正是毒发的时候。

  是这刺客畏罪自尽还是他被人灭口?

  不过随着刺客的自尽,今日刺杀一案的线索便是彻底的断了。

  太后到底还是年岁大了,身子吃不消,收了赵王一会儿,在太医再三确定赵王没有大碍之后方才被嬷嬷扶着回去休息。

  郦妃坐在床边抹泪,等着刘彧醒来。

  在一旁的屋子里面,刘旭正在跟宣帝禀报今日调查的结果。

  经过一夜,这个强势的帝王双眸也露出了些疲惫,现在对于刘旭只抓来了一个死去的刺客有些不满,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如此,他便是没有再过多的就追。

  刘旭忙碌了一夜,刺客也十分疲乏,宣帝让其先回去休息,关于昨夜刺客的事情,改日再说。

  刘旭出门来到了赵王的房内,探望了一下这个为救自己而身受重伤的弟弟,安慰了一下郦妃之后,方才携着王妃一道出宫回府。

  “你昨夜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刘旭拍了拍王妃的手臂,“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王妃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的,不过看着刘旭似乎要往秋水苑的方向而去,她便将自己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没有再多说什么。

  直到刘旭派人前来报信刺客已经抓到,一切都没事了之后,莫子玉方才放心的睡去,那会儿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了。

  刚闭上眼睛不久,她便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睫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轻声问道:“怎么样了?一切都解决了吗?”

  “嗯,我解决了。”刘旭点头轻声说道。

  莫子玉往床里面挪了挪,给他腾出来了一个位置,说道:“你该是一夜未睡吧,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刘旭点头,让侍女入内伺候他脱了靴子外衣,钻进了被窝里。

  被子里面暖烘烘的,刘旭搂着莫子玉,没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听着刘旭的呼吸声,莫子玉微微一笑,也跟着睡了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日光正好,金灿灿的阳光从窗户往屋子里面爬。

  身畔的刘旭依旧睡得熟,只是眉头深深的皱着,就是不知道梦到了些什么。

  莫子玉伸手轻轻的揉着他的眉心,却听得他唤了一声:“母妃,别走!”,轻轻的一叹,继续揉着他的眉心。

  刘旭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睫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睁开眼睛,双眸一些迷离,带着一股吃不着糖的孩子一般的委屈。

  莫子玉在他的眉心印了一吻,说道:“好早,再睡上一会儿吧。”

  刘旭轻轻的摇头:“昨夜宫中纷乱,虽然刺客自尽,然则此事却不会就此了解,还有许多需要善后的事情。”

  他爬了起来,吩咐侍女入内给他洗漱穿衣,望了一眼莫子玉说道:“你不必为我忧心,本王心里面都有分寸的。你的医术精湛,待会儿可以入宫为赵王看看,虽太医说他没什么大碍了,若是能够早日康复也是极好的。”

  “嗯。”莫子玉点头,“待会儿妾身便是入宫去探望赵王,嗯……还可以顺便去看看世子!”

  刘旭快速的吃了早饭之后,便匆匆入门去了。

  虽然昨夜受伤的是赵王,但是此刻最终的目的始终还是他,不管如何他心里面总该是最紧张的。

  莫子玉也由着绿俏伺候着起身,简单吃了些,换了身衣服,提了药箱,便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