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那爱笑的眼睛 > 第七十四章 是敌还是友

第七十四章 是敌还是友

  池泰民面容平静地盯着他看了好一阵子,才突然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下午在网上看到你的新闻了,所以就把你约出来认识一下。”

  李柏然愣了愣,疑惑地问道:“新闻?是关于试映会的新闻吗?”

  “没错,你们好像办得相当成功啊,现在Naver上面都是关于你们电影的新闻了。”

  “哼哼,这都是剧组策划得力,还有全赖有前辈们来站台助阵。”

  池泰民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

  “不过泰民哥你不是早就已经认识我了吗?”

  “哦,我的意思是,重新跟你认识一下,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了,尤其是交一些有意思的朋友。”池泰民语气莫名地缓缓说道,面上些流露出一丝笑意。

  李柏然的眼神毫无波动,心里却是在猜测眼前这个男人的真正目的,他虽然不太清楚这位『泰民哥』的背景,不过从这家夜店的规模和保安的配置、还有上次BIGBANG等人对他的敬畏态度......另外那天晚上的事情居然没有从这里泄露出去,都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个很有手段和势力的人,所以这种『想和你交朋友』的话,听一听就好了,谁当真谁吃亏。

  “呵呵,那真是我的荣幸。”李柏然笑着回道。

  池泰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嘴角勾了勾说道:“你不必怀疑我所说的话,我对你并没有什么企图,也不是什么混黑的人士,真的就只是大家互相认识,交个朋友而已。”

  李柏然面色如常地接着回道:“是吗?那我就有点好奇了,我有什么地方是你觉得『有意思』的吗?居然能让你特意把我约出来『认识』。”

  “哈哼,有,而且还很多,多到令我都有些惊讶了。”池泰民闻言轻笑道,然后又举起了右手,一件一件缓缓地数着说:“譬如说,你的身手、你的经历、你身边的人,还有,你的家庭背景。”

  李柏然眯了眯眼睛,身体本能地绷紧起来,拳头也微微握起,盯着池泰民语气低沉地问道:“你找人调查过我?”

  “唔,没错,不过我也没有发现你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你大可不用那么紧张。”

  “哼,你说这话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

  池泰民没有直接回答,斟酌了一会儿又答非所问地说道:“我最初也只是好奇为什么李秉宪会这么挺你,后来才发现了你跟河智苑的亲属关系,之后又费了我好些时间功夫和人脉,最后才查到了你在美国的背景。”

  话说到这里,李柏然脸色已經变得有些阴沉了,任谁知道自己已成为别人的调查目标,相信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往后靠在沙发上看着池泰民,想听听對方说这些话的目的。

  池泰民看到李柏然变换的脸色,心里有些惊讶于他居然还能沉得住气,顿时又继续玩味地问道:“话说你这么一个大财团的未来继承人,为什么要跑来韩国这种小地方当演员呢?留在美国不是更好吗?”

  “......”

  “让我猜猜,难道你是想在娱乐圈里『狩猎』?看上谁了?上次的那几个丫头?是叫Apink对吧?不对?那肯定就是T-ara了?”

  在听到Apink时,李柏然深深皱起了眉头,然后当池泰民提到T-ara时,他已经微微俯前了上身,正想开口说些什么......

  “还是说你想要把女演员弄上床?例如你那部电影的女主演朴宝英,还有你公司里的韩孝......”

  “够了!”

  呯!~~~

  李柏然怒喝了一声,一拳砸在身前的矮桌上,发出极大的震荡回响,他的眼神和身体皆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给人一种随时会暴起发难的感觉。

  听到包箱内的骚动,守在门外的两名保安马上推门走了进来,李柏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把视线转回到池泰民的脸上,池泰民抬起右手撇了两下,保安们点头往门外退出去,顺带又把房门重新关上,不过包箱里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

  沉默良久,李柏然平复了情绪,语气冰冷地警告道:“池泰民先生,请你收起那些多余的龌龊想法,你查我不要紧,甚至派人跟踪我也没关系,我也不怕这些,但是如果你想要利用我认识的人来摆布或威胁我,那就未免想得太多了。”

  “哈,哈哈哈哈!”池泰民闻言大声笑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气来说道:“龌龊的可不是我,而是这个国家的娱乐圈,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这个圈子一向都是财阀和政党的游乐场,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几年前,发生在某个女演员身上的事情吗?如果你连听这些话都接受不了,那么我想这个圈子,应该也不太适合你这位正义的大少爷了,呵呵!”

  “有件事你搞错了,我是个演员,不是什么大少爷,我进娱乐圈也不是带着你所想的那种无聊目的。另外这个圈子适不适合我,应该由我自己去判定,而不是你。”李柏然态度强硬地反驳道。

  “是吗?那就是我想得太多了,真抱歉,污蔑了你当演员的祟高理想。”

  池泰民点点头,对着李柏然道了声歉,不过却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然后又正色道:“好吧,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说的这些只是让你明白我对你的了解,还有告诉你韩国文化界冰山一角的残酷现实,并没有打算对你动什么手脚,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找人去查查我的背景,看看我是不是个混黑的人,如果不是,那我们之间在未来应该还会有一些合作的机会。”

  “为什么我不觉得自己和你以后会有什么合作的机会呢?”李柏然冷笑道。

  “会有的,只要你继续留在这个混浊的娱乐圈里,就一定会遇到一些你自己应付不来的事情、人物或麻烦,而且出色的人总是会受到其他人的妒忌眼红,你没有惹他们,他们却会寻找机会去踩你一脚,甚至在背后狠狠捅你一刀。”

  “......”

  “到那个时候,你可以再来找我,你出钱,我出人,我很乐意去尝试为你解决任何的疑难,或许以后我们能合作搞些生意也说不定。”池泰民一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做派,对着李柏然循循善诱。

  李柏然默言不语,心里却是在认真思量着池泰民所说的情况,池泰民也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可能是觉得说得有点口渴了,于是给自己开了一瓶啤酒,从旁边取过两只玻璃杯倒满,然后一杯推到李柏然的前面,一杯自己拿在了手中。

  “怎么样?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如果有的话,那就干一杯?”池泰民举了举酒杯笑道。

  李柏然面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拿起酒杯跟他对碰了一下却没有喝下,而是放回在桌子上说道:“哦,别误会,这杯酒我是想喝下的,不过我刚刚开车来了,所以下次吧,请多多体谅,泰民哥。”

  “哈!差点忘记你那套严格的自我管理了,那随便你。”说罢,他把杯中的酒水喝了一大口。

  “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泰民哥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失陪了,我明天还有事情要办。”李柏然看着对方把酒喝完后也提出了去意。

  “嗯,对了,你把我的电话记下了吧?”

  “当然。”

  “那就好,不要忘记我刚才说过的话,有麻烦尽管可以来找我,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当然了,是需要收取报酬的,呵呵。阿勇!”池泰民点了点头,把门外的保安喊了进来。

  “替我把客人送到门口。”

  “感桑米达,那我告辞了。”李柏然起立向池泰民礼貌地躬了躬身告别,然后随着那名叫阿勇的保安走出包箱。

  出了ClubOctagon,李柏然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走到半路时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夜店的门口一眼,才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继续前进,插在裤袋里的右手食指一下一下地敲着,心里面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事情。

  ......

  包箱里。

  “阿西,臭小子......吓了我一大跳,幸好这次换了强化玻璃,不然又得被打碎一张。真是的......”池泰民俯身上前察看刚才桌子上被李柏然砸过的地方,嘴上骂骂咧咧道。

  随后又躺回沙发缓缓合上眼睛,喃喃自语道:“就看看你到底是支潜力股还是地雷股,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