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剑术至高 > 099 阿拉巴斯坦(六)

099 阿拉巴斯坦(六)

  听了加里的提议,巴巴斯只是略一思考,便指出其中的漏洞道:

  “你不觉得这样太过理想化了吗?就我们这帮穷鬼,就算把全部家底都掏出来,也还离一亿贝利很远吧?”

  “就算船长大方,替我们补齐剩余的贝利,让我们淘到了第一颗恶魔果实。”

  “又怎么保证第一个吃下恶魔果实的人就会遵守约定,为后面的人赚取贝利?”

  “要是他突然强到连船长都制不住怎么办?”

  “我们不是白忙活啦?”

  “可别跟我说谁谁谁一定会诚信守诺什么的,我巴巴斯可不信这个。”

  “至少,如果是我第一个吃下恶魔果实,又强大到连船长都制服不了我的情况下,我可不会再遵守这什么狗屁约定。”

  “虽然好像说的比较难听,但其实都是实话。”

  “这几点不解决,你刚刚说的那些真的就只能是美好的愿望。”

  “……”加里斜睨了巴巴斯一眼,本打算说一句“你也太高看恶魔果实,太看轻自家船长了”,细想过后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笑笑,没再接话。

  巴巴斯的看法倒是给了他一些启发,他觉得自己其实完全没必要带上巴巴斯他们一起。

  单从东海恶魔果实能力者寥寥的现象中便能够窥见,这儿可没有那么多恶魔果实提供给他们购买。

  又或许是作为海贼时养成的习惯使然,距他所知,巴巴斯他们一伙前海贼成员在之前的一年多时间内并没有攒下多少家底,即便拉上他们一起,也不见得就能多出多少贝利。

  综合上述情形,最合适的情况应当还是他们自己兄妹四个合力攒够五千万贝利后,找到崎亚,看能不能通过贷款的形式,凑齐购买一颗恶魔果实的贝利。

  兄长查尔斯最看重情谊,到时即便吃下果实后,实力真比崎亚还要厉害,也不可能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来。

  自己和伊薇特两个又都不是喜好争执的性子。

  快成为崎亚拥趸的安迪则更不消说。

  这么想来,其实可行。

  现在的重点则落到了该如何攒够五千万贝利这事情上来。

  思来想去,他觉得也就只有将精力放到提升制酒作坊的收益,以及先前崎亚曾经提到过的枪械制造上来。

  那位海军上校走之前留下的黄金左轮一直作为研究样本放在他书桌的第二格抽屉内。

  近段时间他也曾抽出时间大概翻阅过有关枪械制造方面的书籍,感觉颇有收获的同时,对这门生意也不再像先前那样陌生。

  ……

  崎亚不清楚自己的两位副手已经开始自发替他这个船长排忧解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躲过克洛几次攻来的斩击后,整艘海贼船上依旧存活着的,除两名当事人外,也就只有仍在呼呼大睡的催眠师赞高。

  “勺子”作为克洛当前的最强招式,在拥有和海军六式中“剃”不相上下的速度时,对身体素质上的要求同样颇高。

  一静一动的对比间,崎亚的状态和巅峰时无异,消耗几乎为零。

  反观克洛,可以从其越发粗重的喘息,以及轨迹转换间愈发明显的身形停顿中看出,这位原泰纳商会的管事已经快要走向败落。

  身为当事人,在最开始几次没能斩杀对方后,克洛便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结局。

  见最后一次攻向对方的斩击依旧落空,他不再迟疑,转而用上更易控制的无声步,眨眼间出现在副手赞高身侧,准备一脚将其踢入海中,带着对方一道从海上撤离。

  只不过先他一步动作的是一柄闪着森森寒芒的西洋佩剑。

  两三米外的崎亚一脚蹬地,整个人撞向克洛的过程中,【千闪】被施展而出,逼迫得后者只能放弃带着赞高逃离的打算。

  克洛此时对崎亚的厌恶程度已经攀升至顶点。

  发动勺子躲过致命一击后,他当即动用无声步向着海中落去。

  崎亚止住攻势,瞥了眼对方下落的方位,接着来到栏杆旁,眼见对方向远处游去。

  正在他思忖着是否要亲自下海追击时,原本平静的海面下蓦的生出许多波澜,一条张开嘴足以吞没一艘小木艇的大鱼一口将正在奋力向外游动的克洛吞入腹中。

  “……”

  这里偏离了主要航道,过往的船只稀少,四下又没有什么海岛……

  崎亚觉得,克洛要是在这种情况下都还能存活下来,也只能说明对方命硬,他心服口服。

  不再关注克洛的死活,崎亚来到赞高身边,见对方依旧憨睡,略一思考后他提着这位催眠师返回到了自己的船上。

  他的势力还处在萌芽阶段,这赞高也算是特殊型人才,往后或许还会用到对方的催眠能力,倒是可以尝试着收为己用。

  接着经过船员的一通忙碌,海贼船上,甚至是一众死去的海贼身上,基本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收刮一空。

  考虑到海贼船受损的情况较为严重,船上有限的人手也不足以同时守住两艘中大型帆船。

  在收刮过程接近尾声时,崎亚亲手在海贼船的船底开了数个大洞,接着回到自家船上,驶出一段距离后,亲眼见到这艘船只沉没,一行人才继续依照藏宝图指示的方位行进。

  接着航行了三天,又在目标区域转悠了整整三天,众人这才最终抵达藏宝图中标示的月牙形岛屿。

  兴许是那位船长大人自信到了这座岛上后能够凭借记忆找到藏宝的位置,图纸上并未标注关于宝藏的具体方位。

  一行人只得分散开,在这丛林密布、生态环境极其原始的月牙岛上寻找宝藏可能存放的位置。

  所幸,岛屿的面积也就和前世的飞机场一般大,小岛上的生态圈不足以支撑正常体型的野兽存活,一般的蛇虫鼠蚁在众人面前又构不成威胁。

  因而,除去守船的安迪、伊薇特以及坎蒂丝,连同被禁锢的巴基、赞高以及斯坦利,他们一行七八人在岛屿上搜索的进度颇为喜人。

  只不过一连翻找了三遍,时间从清晨来到正午,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用过午餐后,崎亚一个人盘膝坐在帆船的望斗上,由上至下观察着整个月牙岛的地形和地貌。

  经过一上午的折腾,他们至少可以确定那位暴熊船长的宝藏并没有藏在某个山洞或是地洞中。

  而原本身在丛林中,他还看不出什么异常,但当他以一个俯视的视角向下望去时便发现,这岛上植被生长的情况有些奇怪。

  明显中心区域的植被要矮上一些,一眼看去便像是一片平坦的绿地中突然生出一块凹陷。

  地表没有,那么最大的可能也就只能是在地下,再不然就是在附近的海面下。

  排除海面退潮可能会露出新地表的情况,以暴熊船长恶魔果实能力者的身份,把自己的宝物存放在海底的概率微乎其微。

  按照概率的高低,他打算先带人在“凹陷”处挖挖看,实在不行就一个人潜到岛屿附近的海底转一遍。

  如果还找不到,那他觉得自己也只能在心底暗骂那位船长一声“牛啤”,而后带着自己的一帮小弟灰头土脸的离开。

  不过事情就是这样,没有谁保证过努力就可以事事成功,崎亚觉得自己大抵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打算。

  细想过后,算上香槟镇的巨额委托,以及收缴自克洛海贼团沉船内的财宝,他此行的收获已经足够,就算最终没能找到暴熊船长的财宝,他觉得自己的目的其实也已经达到。

  最终也并不会影响他此行的心情。

  傍晚,当天边的余晖即将完全消散时

  崎亚一行人终于在岛上的中央地带挖到了暴熊船长藏在此处的财宝。

  地洞深度达十余米,让人意外的却是没有过多的地下水渗入其中,变相省去了他们不少麻烦。

  沿着挖掘到的金银器物和沉重铁箱向周围挖掘,等到众人将整个藏宝地挖掘完毕,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日的清晨。

  熄灭手中的提灯,呈现在崎亚眼前的是一个直径在十米左右,深度同样在十余米,密封性良好的圆柱形地下建筑,或者说是大号的古井。

  井内除各种财宝外,最多的居然是大大小小的枯骨。

  看起来便像是那位暴熊船长逼迫这些人建造出这么个藏宝地后,直接将这些人活埋在了此处。

  由于时间过长,加之暴熊船长也已经身死,崎亚没在这上面过多在意,只是让手下人抓紧将这些财宝通过吊绳先提上地面。

  做完这些,他将手中的提灯交给一旁的巴巴斯,将另一手中的铁铲靠在石壁上,顺着垂挂下的麻绳回到岛屿地面。

  自上而下看向坑洞中一具具白森森的枯骨,以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金银珠宝,“人命贱如野草”,这便是崎亚当前最深的感受。

  一路走来,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中的人命也早就超过了十指之数,因而在初次挖掘到枯骨时,他虽然感到意外,但普通人应有的害怕其实并没有。

  等到众人将最后一箱财宝拉上来后,一行忙碌了整整十五六个小时的船员纷纷瘫倒在地,口中哼哼唧唧。

  休息一晚的加里这时候提着一大袋熟食来到场中,见一干人除了崎亚外尽皆睡在地上,有几个甚至已经打起鼾来后,便将手中的布袋往地上一放,从中取出个单独的便当盒递给崎亚。

  “喏,听说是坎蒂丝的最新作品,特意给你准备的。”加里的话中难得透着些酸意。

  同样算是坎蒂丝失忆后的启蒙老师,前者无论是对待崎亚还是伊薇特,都要比对他时要温柔上许多。

  这让好为人师的他备受打击,同时开始有些怀疑自身的人格魅力。

  崎亚没在意对方话中的意思,接过便当盒后暂时将之放在一边,开口道:

  “正好,我们先来清点一下收获!你不好奇这些铁箱里放的是什么吗?”

  加里沉吟片刻后,分析道:

  “这里一共有十一个铁箱,只有其中两个上了锁,一般的财物又大都随意堆在一旁……”

  “我估计没上锁的九个箱子里装的应该是规整的金块或者银块,上了锁的两个箱子里按理来讲装的应该比黄金白银贵重许多。”

  “我猜可能是恶魔果实或是名刀之类的东西,当然也可能是对宝藏主人而言十分珍贵的私人物品。”

  “……”崎亚一面听着加里的分析,一面用加西亚挑开了就近一个未上锁的箱子。

  箱盖打开的瞬间,里面闪耀出熠熠的金色光芒,确实是一排排堆叠齐整的金块。

  整整十一个箱子,其中四只装的是金块,五只装的是银块,至于剩下的两个,在崎亚动用斩铁剑术劈开上面锈迹斑斑的铁锁后,其间的物品便呈现在了两人眼前。

  其中的一个箱子内还放着个小木箱,打开后内部是一颗状似苹果,呈明黄色的恶魔果实。

  另一个箱中放着的则是一叠叠被塑料膜包裹的纸张,撕开薄膜粗略一看,两人便确信这是有关于伟大航路的航海日志。

  将所有的纸张收进自己的储物空间,崎亚俯身将那颗苹果状的恶魔果实握在手中,仔细打量一番后,将之递到加里面前,道:

  “要赌吗?是强是弱就看这一次了,这东西的味道可不好受。”

  “让我吃吗?”加里有些不可置信。

  “当然啊!这次行动除我之外,就属你出力最多了,你知道的,我已经吃过一颗恶魔果实了,这颗当然就归你了。”为减少加里不必要的心理负担,崎亚回答时用上了平常说话的口吻。

  他其实可以理解为什么暴熊船长宁可将这颗恶魔果实雪藏,也不愿给部下提升实力。

  在其自身实力大半都是靠恶魔果实得来的情况下,若是这颗果实的能力在初始阶段便全面碾压他的动物系恶魔果实,他那船长的位置多半也坐到头了。

  与那位暴熊船长相比,崎亚觉得自己最应该庆幸的一点是自身的实力大半来自系统,因而即便手下船员吃了再逆天的果实,他也有自信能够压制下来。

  基于此,用恶魔果实提升值得信任的部下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毕竟,他还从没见过哪一位四皇或是拥有势力的七武海手底下尽是些杂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