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别和学霸打麻将

第一百八十八章 别和学霸打麻将

  “暂停一下!”

  杨小曼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忽视了其他三人的意见,把徐茫从牌桌上拽了出来,拎到一边恶狠狠地训斥道:“你这个白痴是不是善财童子当惯了?”

  “钱多是不是?”杨小曼气到炸,一圈下来输了小一万,虽然钱不是事情,但这种被别人当凯子的事情,杨小曼心里非常不爽,不爽到极点。

  “别慌!”

  “我可以赚回来的!”徐茫笑嘻嘻地说道:“我再打两圈,放心吧,赢死他们!”

  “这可是你说的!”

  “到时候输的很惨,晚上你也别活了!”杨小曼瞪了一眼。

  再次回到牌桌,继续下一圈。

  在徐茫离开的那一段时间,三人有过一次小商讨,并不能说是作弊,只不过让三人统一了战线,把徐茫往死里赢,拿回曾经失去的一切尊严。

  有些小小的残忍,

  但牌桌如同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第一局,

  徐茫处在木讷的状态中,浑身上下散发着咸鱼的气息,眼神中带着一丝的痴呆,明明是对子,愣是被他打了出去,这把坐在一边的杨小曼给急疯了。

  就在刚刚,

  她偷偷用手机搜索了关于麻将的一些知识,简单的弄懂了一些道理,晓得一些基本的牌型,这一局徐茫可以做七对子,结果傻不拉几的把对子全拆了。

  不行了不行了!

  气死老娘了!

  继续白给,

  还在白给,

  源源不断的白给!

  杨小曼恨不得把徐茫一脚踢开自己上场。

  然而...

  【检测到麻将技能,麻将技能已解锁】

  麻将技能1

  麻将技能1

  徐茫的行为正好解释了一个词汇,什么叫做猥琐发育。

  第一把,

  徐茫输掉了两千块。

  第二把开始,

  徐茫还是稳定发挥,继续自己的慈善行为,只是...他的摸排和出牌的速度大幅度降低,面对催促依旧荣辱不惊。

  又输了,

  这次输掉了两千五百块。

  “徐茫!”

  “你的牌技令人惊讶啊!”之前的那位年轻男人笑呵呵地说道:“你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要成为赌神!”

  “发哥那种?”徐茫好奇地问道:“出场自带BGM?”

  “对对对!”

  这位年轻男人取笑着徐茫,而且徐茫也竭尽全力配合他的演出,为了彻底把自己慈善赌王这个称号融入他们脑海中,徐茫哼起了发哥的BGM,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喂喂喂!”

  “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杨小曼气红脸,愤怒地瞪着在场的三人:“欺负人也就算了,还要间接取笑别人。”

  “没有没有没有!”

  “只是...只是活跃一下气氛。”年轻男人笑呵呵地摇了摇头:“话说...徐茫,你是妻管严吗?”

  徐茫愣了一下,急忙冲杨小曼呵斥道:“一边去!”

  我...

  好好好!

  给你面子,晚上回酒店再找你算账!

  杨小曼气呼呼地坐在一边,拿出手机刷着微博,而脑海中幻想在晚上如何折磨徐茫。

  第三把结局,

  徐茫放炮成功,输掉了三千块。

  第二圈的最后一把,

  除去徐茫之外,其他三人那是满载而归,每一人都在他身上吸了不少血。

  “最后一把。”

  “这把玩完差不多了。”徐茫恢复了往日的神态,贱兮兮地说道:“唉...这个麻将什么牌型番数最大啊?”

  “大四喜、大三元、十三幺之类的,在国标上为八十八番,但是我们自己玩,会把八十八番的牌往上调,调到三百八十八番,如果是自*摸的话,再往上翻三倍。”桌上的一年轻女人笑道:“玩的就心跳!”

  “哦...”

  徐茫笑了笑,默默地说道:“那你们调到这么高,就不怕有人摸出来?”

  “放心吧!”

  “这种牌一但摸出来,说明这辈子的运气用完了。”之前的那位年轻男人说道:“怎么?你突然问番数,是不是打算做一副大的?”

  “没没没!”

  “我连大四喜、大三元、十三幺都不知道是什么,怎么可能做大牌。”徐茫尴尬地说道:“好奇!单纯的好奇心促使我这么问的。”

  “不!”

  “徐茫不是这样的。”年轻男人开始给徐茫洗脑:“你是发哥,你是赌神,你有这个实力做大牌,请你相信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么牌也不会相信你。”

  “真的吗?”徐茫面露诧异。

  “真的!”

  “一定要相信自己!”年轻男人郑重地点点头。

  此时,

  在一边的杨小曼听了整个经过。

  杨小曼:

  什么意思?

  忽悠傻子是不是?

  胡凯,

  你给我等着!

  虽然杨小曼经常欺负徐茫,可内心深处对他是极其关心,容不得别人欺负他半根毫毛,而刚刚那位年轻男人的话语,算是触碰到了杨小曼的逆鳞。

  在不远处,

  陈少、周少和王少三人,正时刻专注着牌局。

  “唉?”

  “徐茫好像不会打麻将。”曾经和徐茫在最强头脑》对决过的周少,看到徐茫一路惨输,笑道:“早知道我们应该上的,把之前的全部赢回来。”

  “是呀!”

  “好后悔...要不...晚上我们也拉徐茫玩两圈?”王少笑嘻嘻地问道。

  只有陈少不同,看了一眼徐茫,又看了一眼牌桌上另外三人,不由叹了口气。

  “完了...”

  “彻底完了。”陈少苦笑道。

  “什么完了?”周少问道:“徐茫完了吗?”

  “你们不觉得这场面很熟悉吗?”陈少说道:“徐茫这个家伙最擅长的就演戏,让别人稀里糊涂掉进他的陷阱中。”

  经过提醒,

  周少和王少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那时候...徐茫成功演绎了一位白痴加智障,然后瞒天过海骗过所有人。

  嘶!

  我去!

  故技重施,简直可怕!

  “还有...跟记忆力超好的人玩麻将,这是多么想不开啊!”陈少无奈地继续道:“而且这个小曼也不简单呐!”

  “她是这场大戏的催化剂,有了她...徐茫白给的形象更加逼真。”陈少摇了摇头:“这两人实在太坏了!”

  此时,

  刚刚洗完牌,

  徐茫一边摸着牌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唉,见过麻神吗?”

  “???”

  “???”

  “???”

  三人愣了一下,齐刷刷摇了摇头。

  “是麻省理工学院吗?”年轻女孩问道。

  “算了...你们马上就能见到了。”徐茫淡然地说道。

  “系统,你懂的,十三幺!”

  【经系统识别,此把十三幺的兑换值:30】

  咦?

  怎么这么少?

  “系统,为什么技能值这么少?”

  【经系统识别,对面三人都是韭菜】

  原来如此!

  话说,

  好久好久没有割韭菜了。

  镰刀都快生锈了,正好今天拿你们三株韭菜磨磨刀!

  支付!

  “系统,开启记忆模式!”

  【记忆模式启动】

  徐茫进入麻神状态。

  可能是最后一把,牌桌上依旧是风平浪静,除去该碰的碰,剩下的就等徐茫放炮,然后结束麻将之旅。

  “徐茫?”

  “嗯?”

  “你是怎么追到我们小曼的?”场上唯一的女性,好奇地问道:“小曼可是我们的榜样,她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优秀的令人心痛,你...你怎么追到的?”

  徐茫偷偷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杨小曼正在倒水,急忙说道:“是她追的我,当时我死活不同意,但是被她打了一顿,没办法...在拳头的促使下,发展成现在这个局面。”

  “没办法...”徐茫叹了口气:“我这样的男人世间少有。”

  “...”

  “...”

  “...”

  尽管在场的几人并不喜欢杨小曼,可相比之下,杨小曼从小认识,怎么都带着一点点的友情,可徐茫不一样,第一天认识,热情中带着一丝的抵触。

  热情出于自身的修养,抵触则是内心的骄傲。

  在此之前,

  三人就知道徐茫不是这个圈子的人,而这个圈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排外,如果不是因为他被陈少邀请,还是杨小曼的男朋友,顶多就是点头之交。

  “徐茫?”

  “你平时都这样吗?”那位年轻男人笑道:“幽默、活泼,略微的自大。”

  “还好吧。”

  “并不是我过于自大,只是我天生过于强大。”徐茫淡然地说道:“现在可能会觉得我在开玩笑,但是马上你们就能明白了。”

  “是吗?”

  “呵呵...”

  在场的三人笑了笑,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油然而生。

  没办法,

  父母实在太会赚钱。

  麻将还在继续,

  只是彼此之间的交谈越来越少,因为三人都做完大牌,然后等待徐茫点炮的口号。

  此时徐茫摸牌,当他拿到牌后看了一眼,忍不住摇头。

  他开口了,

  对那位年轻的男人说道:“你是不是想要这张牌?”

  话落,

  徐茫从自己的牌中抽出一张牌,放在手心给在场的所有人看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要胡这张牌吧?而且番数应该在...四番。”

  没等在场的人反应过来,徐茫把牌放回原处,随后又抽了一张出来。

  “你想要这张吧?”

  “八番。”徐茫冲牌桌上唯一的女人说道:“辛苦你了...做那久的牌,几次碰的机会都放弃。”

  “呃...”

  “你的是这张牌。”徐茫再一次换了一张牌,给最后一位男人看了一眼,不慌不忙地说道:“你就有些过分了,全程不说话,闷声发大财,居然做十二番的牌,你打算赢死我吗?”

  三人一脸懵逼,

  他...他为什么知道我们的牌?

  透视眼?

  难道...

  “没错!”

  “我记住了每一张牌的位置,以及你们打出的每一张牌,然后又算出了你们现在手上的牌,甚至我都知道你们下一张牌打什么。”徐茫徐茫露出一丝猥琐:“话说你们找我打牌之前,没有上网搜索一下我这个人吗?”

  “全国公认的记忆大师,浙省奥数比赛最佳选手,宁市奥数比赛大满贯得主,市级作文大赛第一名。”徐茫笑呵呵地说道:“对了...我还是下一届浙省奥数比赛出题组副组长。”

  徐茫看了一眼此时三人的神情,懵逼中带着惊慌,不由苦笑道:“下次记住千万别找那种记忆力好,数学能力强的学霸打麻将,能赢到你们怀疑人生。”

  话落,

  徐茫直接推倒了自己的牌,满脸无奈地说道。

  “自*摸!”

  “十三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