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修真建筑师 > 第197章 古风铠甲武士

第197章 古风铠甲武士

  项小牡明白,今天这事大概是躲不过了,他朝师父一笑,开始打岔:“对了师父,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能不能问你?”

  包尘显:“什么问题?”

  项小牡:“师父,为什么你惯用的武器也是斧?难不成你早年间也在这山谷中打过怪、当过殇天狩猎者?”

  包尘显:“没有,为师只是来游览过,顺便打过几只石耀殇天,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项小牡又问:“师父,那你为什么要用斧?是因为砍石头比较方便吗?”

  包尘显心想,这傻徒弟都问得什么问题,但他知道项小牡在胡乱打岔,便配合着认真解释:“不不,为师用斧和他们用斧不一样,为师用斧这纯属巧合,本门祖师当年留下这把斧~~,其实是当时在大灾变的时候开过山砍过树的,和这死亡山谷并没有任何关系哦。”

  项小牡点头:“哦,原来如此。”

  马咔隆见项小牡不接他的话,却和师父自顾自的聊起来了,而且这师徒两人聊天,用得始终是大角星区的语言,似乎并不避讳周围的人,或者说,就是故意聊给马咔隆他们听的。

  马咔隆便不耐烦地催促道:“怎么样,可以开始切磋了么?”

  包尘显这时终于站起身,仍然保持着春风般的微笑,先朝着马咔隆点点头,又对项小牡说:“徒弟啊,既然是切磋,你就不要用实心的大锤了,把你那个平日练习用的空锤拿出来吧,和人交手点到为止即可,千万不要伤着对方,要不然一锤下去脑袋都开花了就不好看了啊。”

  项小牡愣了一下,再次领会了师父的意图。

  要知道,那柄空锤【古空锤】,才是本门压箱底的法宝武器!

  这些天,他也练习了空锤的使用方法以及发力诀窍。其诀窍是虚实相间,虚实皆取决于临场应变,或者也可以取决于心情,有时候一招使出时,完全不必发力,只用虚招即可;有时候则要运用自己的法力,结合着《叠山归元》、《叠山劲》、《古氏发力技巧心得》、以及《古力逗》这四部秘籍中的运力诀窍,把自己体内的法力转化为力量,传至手臂,再传导至空锤之中,如此使出巨力一击,可让对手防不胜防。

  手中提着很轻的兵器,发力则要全靠自身的力道,能让对手琢磨不透。

  项小牡对师父的话心领神会,便装模作样地,很客气地收起了他手边那对单手重400斤总重800斤的重锤,然后拿出了那一对看起来非常大、但其实是空心的大锤,对着马咔隆等人客气地一笑:“诸位既然是来切磋指教的,那我就用平时的练习锤和你们过招吧。”

  在连续练了很多天的重锤之后,项小牡再提起这一对大空锤,顿时感觉轻飘飘的,提在手中,觉得自己出招至少能快三倍!

  马咔隆等人当然不知道项小牡手中这副大空锤的秘密,他们看着这一对巨大无匹的锤,都开始发笑,还以为项小牡师父真的是实心眼儿,愿意拿出轻飘飘的练习空锤来和他们切磋,马咔隆等人心中都得意起来,心想:哼哼,小子,敢拿空锤迎战,看我们一会儿不弄死你!

  其中一人便拿着两头尖的殇天狩猎棍站起身,说:“那我们这十几个人就轮流和小项过一遍招吧,都轮流指点他几招,你们觉得如何?”

  包尘显和项小牡都假模假意地猛点头,还很客气:“如此甚好,求之不得,还请多多指教啊。”

  就在这时,项小牡意念之海中的造物衡值印忽然有了动静。

  这货自从来到泰坍星之后,似乎就一直沉睡着,此时,它忽然给项小牡传递了一个意念:本印还是变成盔甲来保护你吧,小样儿,你可别让对方给打死了,那就不好了。

  项小牡顿时汗,闹了半天,这货一直是在装睡啊,其实外面的动静它都知道?!

  这货要是一直都这么呆在自己的意念之海中,那自己以后要谈个恋爱都没办法谈了,要是和某位仙子拉个手抱抱什么的,都感觉像是在被这个古印时刻窥探着,这得有多尴尬啊。

  古印用意念告诉项小牡,你想太多了!本印可没有那么无聊去偷窥你们的那种羞羞事情,本印只在乎自己的法力恢复,只在乎你的境界和你的小命,其他的事情,本印一概不在乎。

  你要是真干那种羞羞的事情,本印会立即把自己封闭起来,才懒得看、懒得听呢。

  项小牡就有点放心了,只不过有这么个货在,感觉还是很不踏实呀,以后如果真有机会和仙子谈恋爱的话,可以考虑把古印召唤出来,把它放到别的房间里去,这似乎也是个办法哦,毕竟它又不是寄生在自己体内不出来了。

  造物衡值印在意念中狠狠地将项小牡鄙视了一下,然后,从他体内飞出,飘落在他的头顶。

  紧接着,古印就快速翻滚着往下铺展开来,瞬间在项小牡的身体上贴身翻滚出了一套兵马俑似的铠甲,将他全身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两个鼻孔,连嘴都护住了。

  包尘显愣了一下:“咦,为师都忘了你还有这件法宝。”

  项小牡在兵马俑盔甲中瓮声瓮气地说:“是呀,要不是它主动提醒,我都忘了我还可以有个盔甲呢。”

  几个狩猎者也都愣了一下,其中一人就鄙夷道:“只是切磋一下,点到为止,你不用这么小心的把自己全身都保护起来吧?”

  项小牡瓮声瓮气地说:“因为我觉得,你们武器上的那个尖尖太锋利了,万一戳到我也不好,毕竟我最近还要修炼呢,没有时间休养啊。”

  另外一名狩猎者也嘲笑起来,笑项小牡是懦夫,想用话来激他,让他把盔甲去掉。

  但此时项小牡才不管对方说什么呢,在明知道对方可能会谋害自己的情况下,要真听他们的话那就是傻,所以不论他们说什么,说他懦夫也好,说他怂也好,不管他们如何开嘲讽,自己都绝不能上套!

  项小牡又不是无脑的莽夫,所以他就是厚着脸皮,穿着盔甲,并说:“你们看还能不能切磋了,反正我不脱盔甲,你们要是不乐意,那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