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倾城隐妃 > 第十三章 谁人得有凤凰命(二)

第十三章 谁人得有凤凰命(二)

  卢永听到后,忍耐着越来越剧烈的颠簸道:“哈哈哈哈……陈公公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可是给咱们赵大人捋得顺溜溜的。”

  赵辅不屑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千军万马在手,只要不是反叛敌人,战时临阵定夺的是我赵辅,连当今圣上都干涉不得。她万贞儿一个后宫的妃子,根本入不了我的眼。就算她想尽办法治罪于我,我大不了就说,我这可是把牛公公拽到眼皮子低下看着,让牛公公不敢有任何小动作。”

  卢永听到这里,叹了口气道:“贵妃娘娘拿你这位前朝的总兵官大人是一点办法没有,可是在后宫内,已然把我们即将成为皇后的贵妃娘娘收拾的服服帖帖,眼下后宫里里外外发号施令的变成了万贵妃,未来的‘皇后娘娘’彻彻底底沦为了摆设。”

  李贤看了眼牛玉、陈瑄和卢永三位宦官,心里面不由得升起了崇敬之心。他们这三个人,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后宫中备受人尊崇、威望和位份都是最高的宦官怀恩深深影响,虽然都有各自的处世之道和处事手段,内心深处都忧国忧民,刚正不阿。

  陈瑄侃侃道:“咱们这位未来的皇后秉性本就柔顺,根本不是个执掌六宫的合适人选,如若不然,为什么吴氏会成为当时的翘楚呢?”

  他一时兴起,忘记了牛玉因为吴氏受累被贬南京,秃噜完了后尴尬的偷瞄了几眼牛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赵辅瞧见了接过话茬道:“所以啊,我们必须得全力找到那只‘凤凰’,哪怕是大海捞针,我们也得捞到。只是,这一时半会儿也没个头绪,不知道从哪里发端。”

  听到赵辅说出这段话,李贤的内心猛然“咯噔”剧烈跳动起来,他忙不迭问道:“我说赵大人,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赵辅道:“李大人不会消息闭塞到如此程度吧,出京前的这十多天,京师的孩童口口传唱着一首童谣,你没听过吗?”

  李贤先是装作回忆一番,然后才又明知故问道:“赵大人你所说的可是‘小小一根针,紫金皇城锁人魂’这首童谣?”

  赵辅毫不犹豫点了点头:“没错,正是这首童谣。”

  陈瑄和卢永在一旁凑上前来附和道:“我们在宫里面也听说了,好像最近传唱度非常之高。”

  赵辅坦荡说道:“明眼人没有看不出来的,童谣之中提及的那枚针直指后宫中嚣张跋扈的贵妃万氏,只不过后半阙那些话,实在是让人雾里云里的看不明白猜不透,什么‘锁人魂’啦,‘龙生九子’啦,尤其是‘凤凰’,普天之下,只有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之尊贵才可以称之为‘凤凰’,我朝后宫中已经存有两位‘凤凰’,如果非得再要出一只‘凤凰’的话,只有一种可能。”

  李贤和赵辅心照不宣对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母凭子贵。”

  卢永攥起拳头,用拳头背重重砸了另外一只手的掌心,道:“没错,赵大人的分析鞭辟入里,只不过在听到这首童谣的时候,我满心好奇查阅了我朝的山川河谷,竟然没有查到有断藤峡这么个地方。这断藤峡,它究竟藏在何处呢?”

  卢永左右扫视了一下马车内的人,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摇头不语。

  这个时候,一直寡语少言的牛玉才淡淡说了一句话:“卢公公,这断藤峡并非什么神秘的所在,它就在你们此行的目的地,广西。”

  全车人瞬间把目光聚集到牛玉的身上:“牛公公,所言非虚?你是如何得知的?”

  牛玉淡淡说道:“因为钦天监推测出这件事情的当口,巧得很,我正在那里跟管事儿的吃茶。当时感觉太过蹊跷诡异,我便自作主张压了下来,只是不知道怎么传出宫外成了童谣的。不过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钦天监当时测出的方位正是广西没错。”

  李贤听到这里异常兴奋双手一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真是没想到,我们生拉硬拽让牛公公跟我们坐一辆车是对的,要不然,这消息哪里得来,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去到广西,我们便十面埋伏,步步为营,把广西围得只出不进,剿灭匪患,我们便把这十几二十万人都撒下去,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翻找,我就不信找不出一个叫断藤峡的地方。”

  “找到了断藤峡,我们就把那只‘凤凰’带回皇宫,让她的‘凤凰’名副其实。”

  “哈哈哈哈……没错没错……”

  他们毫无顾忌聊着天,马车夫则在战马屁股上加了几鞭子,马车带着风带着爽朗的笑声,飞奔了起来。

  “啊嘁……啊嘁……啊嘁……”纪雨瞳连连打了三个喷嚏,连忙揉了揉琼鼻。

  此时此刻,她正撑着身子,坐在一块将近十丈高的巨大岩石上,出神眺望着天际。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柳世源被蓝小龙几乎打死,在柳世源将养身体的这段日子,纪雨瞳和柳世源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形影不离。近三个月的时光不用避讳的相处,她已经完完全全融入了与柳世源的相伴相爱中。他们的头人侯大苟见一对眷侣将成,便自作主张找人替柳世源和纪雨瞳合了日子,得到的结果是,只要过年后,便有黄道吉日用于成亲。

  “成亲?真的有可能成亲吗?按照我所知道的,用不了多久韩雍便会带着几十万大军打到这里,如果‘纪雨瞳’命中注定是历史上记载的‘纪淑妃’,我的结局只能是进入皇宫。可是,这九层崖寨的男女老幼他们的命运呢?世源的命运呢?”

  每次想到这一层,纪雨瞳便愁眉紧锁。有时候,知道自己命运走向并非是什么好事儿,尤其是只知道自己的命运却没有办法知道自己挚爱的人的命运,更加让人寝食难安。

  愁绪袭来,纪雨瞳越发想念她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