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西楚霸王闯贞观 > 最终章之二 新的征程

最终章之二 新的征程

  “你说什么!颖国公病重,你们为何不早报!”大明宫宣政殿内,皇帝李象斥责一个前来禀报的侍卫。“陛下,陛下恕罪,臣疏忽了”侍卫赶紧单膝跪地认罪。“下去吧!我不希望有下次”李象冷着脸喝退了侍卫。“陛下,发生了什么事,您的脸色不太好”侍卫刚刚出去,皇后羽冰瑶就进来了。

  “没,没什么,他办事不利,我斥责了他几句”李象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陛下,妾身想回家看望父亲”羽冰瑶开口说道。“也好,我让太子陪你同去”李象很爽快的答应了妻子的请求。第二天,羽冰瑶就带着儿子李恒出宫回家了。而皇帝李象则暗中吩咐让人带着敕书去倭国把羽梁找回来,至于倭国的事让苏显节去做就可以了。

  镇军大将军府中,羽籍躺在病榻上一脸的病容,而且此时的他已经昏迷。“太夫人,皇后驾到”一个侍女跑进来给守在病榻旁的李彤说道。闻言,李彤赶紧招呼众人迎接皇后凤驾。“大家都是一家人,都免礼吧;五娘,您快快请起”羽冰瑶边说边走上前去搀扶李彤。“五娘,我爹这些日子身子怎么样”羽冰瑶并不知道他爹已经病危,于是面带微笑的问道。

  “这。。你爹他。。”李彤有些语塞。“五娘,可有什么不妥么?我爹的身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羽冰瑶知道他爹身体不好,而且总有一些小病,不过她依然没觉得他爹就要永远的离开她了。“冰清,你怎么哭了,到底怎么回事”羽冰瑶正好看到一边抹泪的妹妹,于是问道。“皇后,二姐,咱爹恐怕。。。”羽冰清哭着说到。“住口!不可胡言乱语!”没等羽冰清说完,李彤就打断了她的话。

  “八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羽冰瑶看了看四周,发现亲人们面带悲戚,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于是她就询问自己最小的弟弟羽壮。“二姐,咱爹前些日子在花园散步摔了一跤就开始吐血,如今昏迷不醒。。”羽壮低着头说道。“啊?这。。”羽冰瑶异常的吃惊,于是她加快步子朝着父亲的房间走去。

  很快众人就簇拥着羽冰瑶来到了房间。“爹,爹,您怎么了,啊?这是怎么了?您醒醒,我是瑶儿啊,您睁开眼看看我”羽冰瑶看到躺在床榻上的父亲,顿时心中非常的伤心,眼泪喷涌而出,她不顾一切的冲到床榻边上呼唤着昏迷不醒的父亲。“妹妹,妹妹,不要打扰父亲静养”羽栋见事情有些失控于是出来劝阻妹妹。“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羽冰瑶哭着询问羽栋。闻言,羽栋没有回话只是不住的摇头。

  几天后,羽籍悠悠转醒,但是他的病情更加严重了,此时他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活不了几天了。不过他此时没有遗憾,反而还感觉很轻松,因为就在他昏迷这两天他梦见了前世,梦见了多年以来他魂牵梦绕的虞儿。“或许这就是虞儿在叫我去吧”羽籍看着天花板心中说道。“夫君,您觉得怎么样”见丈夫突然醒了,李彤立马上来问道。然而羽籍并未回话,只是抱之以微笑。

  “爹,您醒了”儿女们看着他们的父亲醒了,一个个面露喜色,他们以为他们的父亲一定会好起来的,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休息会”羽籍笑了笑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是,孩儿告退了”羽栋为首的晚辈陆续退出了房间。“彤儿,看看你,这几天累了吧”羽籍抚摸着李彤的脸,笑着说道。“夫君,只要您能好起来,妾身再累也是值得的”李彤笑着说道。

  “彤儿,嫁给我这些年你后悔么?”羽籍又笑了笑说道。“夫君,您看您又胡说了,能伺候夫君你这样的盖世英雄那是妾身的福分”四十二岁的李彤早已没有了年轻时的泼辣,此时就和其他中年女人一样,散发着一种成熟的魅力。“呵呵,我算什么盖世英雄”羽籍苦笑到。“在所有人的眼里您就是盖世英雄,您不承认也不成”李彤笑着说道。闻言,羽籍哈哈大笑。

  “你们听,咱爹这回一定没事”外间,羽鹏听到了父亲的小声,于是跟众人说道。“是啊,你们听听咱爹这声音,多么有力,我就说么,咱爹英勇无敌,区区小疾能奈何咱爹?”羽鲲一脸喜色的说道。听了这二人的话,其他人也都纷纷表示赞同。然而事实无情的打了他们的脸,很快他们就高兴不起来了。

  第二天上午,羽籍突然开始吐血。“先生,昨日还好好的,怎么今日突然成了这个样子”李彤急切的询问正在给羽籍看病的医官。“夫人有所不知,有些病人在离去之前身子会突然好转,这就是回光返照;如今国公已经是油尽灯枯之时,夫人要早做打算”医官摇了摇头说道。“额”李彤听了眼前一黑晕倒了。“娘,您要撑住”身后的羽壮赶紧扶住生母并且唤来侍女让她们好生照顾太夫人。

  傍晚,羽籍陷入弥留之际。“栋儿。。我死以后。。你要。。要好生孝顺你五娘。。善待你的。。你的弟妹。。”羽籍断断续续的说道。“父亲,父亲您一定没事”羽栋泪流满面,尽管知道他爹一定活不了了不过他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不久后,羽籍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完了自己这一世的人生历程,这一天是大唐泰兴十年,公元673年,四月二十五日。羽籍享年六十二岁,一代名将就此离开人世,他也是凌烟阁最初二十四位功臣中最后一位逝世的。

  大明宫中的李象得知羽籍去世的消息后,心中不是滋味,于是他下令追尊羽籍为颖郡王,谥号为毅,赠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大都督,葬礼规格按照亲王等级来办理,所有的皇子公主都要着丧服参加葬礼,即日起定位国丧。做完这一切后,李象就带领文武大臣们亲自来到府上参拜羽籍的灵柩。

  羽籍的灵柩下葬后,高阳公主李彤伤心过度病了好一阵子,这让羽栋等晚辈非常的着急,他们可不想父亲没了,五娘又跟着去了;皇帝李象在这期间也派了不少的医官来给自己的姑姑治病并且还送来了一些名贵药材。两个月后,当羽梁接到皇帝派人送来的信以后就急急忙忙赶回了长安,当他到家以后迎接他的只有父亲的牌位了。“爹!孩儿不孝!孩儿不孝!”祠堂里,羽梁对着供桌上父亲的牌位伏地大哭。“二哥,二哥快起来”羽壮和他的妻子窦氏上前扶起羽梁。

  “八弟,咱爹临终时候都说了什么”羽梁平复了一下心情询问道。“二哥,咱爹临终时候就让咱们兄弟要相亲相爱,不能手足相残;还有咱爹让你安心杀敌,不能分心,咱爹说咱们羽家人决不能让人看扁了”羽壮一五一十的说道。“爹,忠孝不能两全,孩儿一定不让您失望”听完弟弟的叙述,羽梁又一次跪到供桌前对着他爹的牌位说道。一天后,羽梁跟皇帝说要重新回到倭国去。皇帝李象看羽梁态度坚决便答应了他的请求。泰兴十二年(公元675年)年初,在料理好倭国的事物以后羽梁率军凯旋长安,这场持续数年的战争终于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就在羽籍的葬礼结束两天后的一个寂静的夜晚,一道神秘的光线直接穿过墓室照射在羽籍的棺椁中,这道虽然光线被一些守卫陵区的唐军将士看到,但是并没有什么人愿意相信他们,这件事虽然后来传到了皇帝李象的耳朵里,但是李象除了下令申饬了守陵将士以外就没有再做处理,于是乎这起神秘事件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们遗忘了。

  后汉(东汉)中平元年,公元184年,西凉某地,一个看上去孔武有力颇有气质却一身破衣烂衫的年轻人躺在路边。这时候大批的骑兵护送着一辆宽大豪华那车缓缓走过。“文忧啊,你看那怎么好想有个人?”车里一个身穿刺史服饰,粗壮有力的中年壮汉对着马车旁一个骑着马的青年文人说道。“我这就差遣人去看看”那个青年文人恭敬的回应道。

  对话的这两个人可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人物,那个马车里的中年壮汉就是刚刚升任西凉刺史的董卓董仲颖,而青年文人则是他的幕僚李儒李文忧。“嘿!小子!醒醒,醒醒”几个西凉骑兵来到躺在路边的年轻人跟前喊了几嗓子。“呼,这是哪里?你等何人!”年轻人悠悠转醒,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吃惊的问道。

  “你这南蛮子,跑这睡觉来了”一个西凉骑兵听出了年轻人是南方荆州一带的口音,于是嗤笑一声说道。“你!你再说一遍!”年轻人立刻跳了起来怒斥那个西凉骑兵。“嗤,小子别以为长的高就能吓唬人,这里是西凉!不是你们荆州!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西凉骑兵说着就要拔刀。可是突然,年轻人一只手就把那个西凉骑兵给揪了起来扔出好几丈远。

  “小子,敢在西凉撒野,给我宰了他!”这时候一个将领模样的人骑马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于是招呼手下上前围杀年轻人。“去!”年轻人几下就把那几个西凉骑兵打飞,顺势跑到这个西凉将领跟前用力一撞就把他连人带马撞飞了。“一起上,杀了他!”那个狼狈的西凉将领恼羞成怒赶紧招呼手下。

  “住手!”突然,后边传来了一声浑厚粗犷的声音。原来是董卓看到年轻人勇武不凡动了将其收入麾下的心思,于是他走了过来制止了双方。“华雄,你先退下”董卓斥退了刚才被掀下马的西凉将领。“呵呵,壮士尊姓大名,是何方人士,为何睡在路旁”董卓开口询问道。“这位将军,敢问这是何时?此乃何地”年轻人听了华雄的名字心中一惊,不过他很快平复了心情。“这位壮士真会说笑,此时乃是中平元年,此地是西凉,这位正是西凉董刺史”董卓身边的李儒笑了笑回答道。

  “原来如此”年轻人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了。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唐朝已经死去的羽籍,他死后又被送去了另一个时空而且身体也回到了二十岁的状态,这个时空就是被后人所属知的汉末三国时代,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激情时代。在唐朝,羽籍读过这段历史,他知道大展宏图的机会就要来了,这一次他要彻底终结姓刘的。“在下项籍,下相人士,见过董将军”羽籍(现在又改回原名了)自报家门。

  我们的主人公结束了唐朝的一生却回到了汉末,他将用他这一身霸气给这个即将倒下的王朝最后的一击,从此以后无数现实历史中的名将谋士将死在他的手下,新的征程马上就要开始了,而项籍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