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化龙 > 第406章 袁某要生啖其肉!

第406章 袁某要生啖其肉!

  突如其来的炸响,让袁术大帐里的所有人都蒙了,脑子里跟塞了一窝蜜蜂似的,嗡嗡的,就连眼前也是金星乱冒,感觉天地有些晃悠。

  原因无他,实在是那动静太大,就跟天雷落在了脑袋似的。

  袁术呆愣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大声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袁术声音虽然大得很,可他旁边的杨弘却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袁术,嘴巴张了张,似乎是在说什么,却听不到声音,再看向旁人,也都是如此,全都张着嘴巴,明显在说话,可他就是听不到半点声音。

  袁术顿时感觉脑门挨了一闷棍,自己的耳朵难道被震聋了?

  这时,自大帐外冲进来一队亲卫,这是守在大帐外围的,至于靠近的护卫,已经被震蒙了,甚至还有死伤。

  一个军侯模样的人快步跑到袁术面前,见袁术虽然神色恍惚,但身体应该没事,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急忙道:“大王,大事不好,刚才营中突然有惊雷落地,许多将士,还有战马都受了惊吓,而且北大营那边发来消息,落雷前有人攻打北大营,还请大王下令迎敌!”

  那军侯说话声音很大,然而袁术现在是什么都听不到,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张的,心中烦躁至极,一把抓住了那军侯的脖领子怒道:“你说什么,你大点声!方才到底是何故发出如此大的声响?”

  军侯愕然,他不明白袁术这是怎么了,刚好,这时旁边许多文武也在说着“我怎么听不见了”之类的话,军侯顿时知道,这里的人似乎都成了聋子。

  军侯心中大骇,这可是古代,他可不会明白这只是暂时性失聪,还以为袁术他们真的聋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袁术不知军侯想法,他心乱如麻,抓着军侯的脖领子使劲儿晃悠,军侯也总算回神,一边说,一边比手画脚的给袁术解释着,希望袁术能领会自己的意思。

  如果是正常情况,袁术肯定能明白,军侯是在说有人袭营,然而,这时袁术只当自己耳朵真的聋了,又惊又怒,结果这家伙还跟他叽叽歪歪,脑子一热,拔出腰间长剑,直接向向军侯身斩去。

  军侯没想到袁术会向他动手,根本来不及防备,胸前登时多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惨叫一声向后倒下,其他亲卫见状,也吓得不轻,下意识的纷纷向后退去。

  虽然亲卫的性命与他们的主帅是绑在一起的,他们也愿意为了袁术赴死,但如果稀里糊涂的被袁术给砍了,那也就太特么冤枉了。

  本就混乱的中军大帐,因为袁术的突然暴怒,也变得越发混乱起来,就连阎象,杨弘这等智谋之士也慌了神,一时间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

  忽然,却见大帐一处角落血花飞溅,却是袁术的大将张勋忽然拔剑连斩两人,然后大声怒喝道:“军侯以留下,其他所有人退出大帐,不然格杀!”

  被张勋这一喊,亲卫们快冷静了下来,如蒙大赦般的向外逃去,同时张勋又拎了一个校尉,将他带到袁术面前,指着笔墨道:“外面发生了何事,速速写下来。”

  张勋不愧是袁术钦点的三军元帅,虽然单论智谋在这里不算是最等,但关键时刻却是第一个冷静了下来,而且众人也被他的情绪感染,虽然还听不清张勋的话语,但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纷纷走前,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袁术此时也稍稍冷静了一点,一方面是张勋的缘故,还有就是他感觉耳朵能听见一点声音了,虽然还是嗡嗡的听不真切,但最起码说明耳朵没彻底聋掉。

  那校尉额头冷汗一片一片的,提起笔,哆哆嗦嗦的写下了七个歪歪扭扭的字:有人夜袭北大营。

  在场众人都是一惊,袁术抬眼往外看去,果然,透过外面的亲卫,可以瞧见,外面士卒慌乱的很。

  张勋又问:“是何人袭营,有多少兵马!”

  那校尉赶忙写道:夜黑,不知是何人统兵,火把连绵,看不到尽头,不知有多少人也。

  袁术忽的一把抓住校尉,眼红红的盯着他喝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校尉连连点头,这等大事他岂敢说谎,而且,如今外头已经乱作一团了,不用禀报都知道是出事了。

  袁术只觉脑子里一阵恍惚,下意识的伸手捂住额头,这回不是被震得,而是单纯的头晕,好在有人使劲的晃了晃他,让袁术回过神来,一看正是张勋,当即说道:“爱卿快快指挥兵马迎敌!”

  张勋虽然听不见,但也知道袁术意思,当即就要往外走去,哪想刚走出没两步,一个浑身下血迹斑斑的将领便冲入帐中,直接拜倒在地,哭哭啼啼的向他诉说这什么。

  张勋一看来人,他认得,是北营的,顿感不妙,直接将他拉到袁术面前,道:“发生何事,速速写下!”

  这将领不明所以,但张勋一巴掌打在他头盔,怒道:“这是军令,快写,都这军法处置!”

  那将领这才强行收敛心神,快速写到:“张辽夜袭北大营,我等防备不急,北大营已经被其击破,守将,副将均已战死,现在正向大王所在杀来!”

  “张,张辽……”

  袁术闻言,口中喃喃着张辽的名字,脸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可低头看看那将领写的字,还有面染得血,只感觉一切是那么的刺眼,那么的讽刺,只叫他胸中有如烈火灼心,痛苦难当。

  “啊”

  袁术痛呼一声,猛的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当即就要往后倒去,杨弘见状,赶忙将袁术抱住,哭腔道:“大王!”

  “大王!”

  其余众人也是纷纷惊呼,生怕袁术会被气出个好歹来。

  今夜又是袭营,又是惊雷,这已经让他们非常被动了,如果袁术这个主心骨再病倒,那就真的完蛋了。

  就在众人全都关注着袁术的时候,那报讯的将军忽然抬起头来,脸色惊恐的指着北大营的方向道:“听声音,好像已经再次突破营墙,向这边杀来了!”

  经过了这多时间的缓解,众人的耳力已经恢复了一下,张勋将那校尉拉到耳边,让他又喊了一遍,顿时脸色煞白,抢过笔,一边写,一边对众人说道:“诸位,谁有妙计能解为难?”

  这时,袁术已经踉跄着站了起来,猛的挥拳砸下,愣是将那张几案生生锤裂,然后撕心裂肺的吼道:“杀!给我杀!杀了李易,袁某要生啖其肉!”

  众人沉默,他们也很气愤,同样恨不得生食李易,可现在能做到么?

  张勋丢下笔,快步跑到账外,寻了个高处跳去看了一眼,只见整个北大营已经满是火光,就连袁术所在的中营也被波及,显然是围墙已破,而且火势正迅速的向他所在的地方蔓延。

  张勋苦叹一声,旋即脸色便做坚毅状,跳下高台,快步回到营帐,也顾不得那些君臣礼数,直接对着袁术耳朵大声叫道:“大王,形势危急,还请大王暂时避让锋芒,让属下带兵迎击,等末将打退来犯之敌,再请大王回来坐镇!”

  说罢,张勋又拉过纪灵,大声道:“勇义,千万保护大王安危,大王若有损伤,某绝不饶你!”

  纪灵平时对张勋虽然表面遵从,其实心中多少有些不服,只因张勋勇武不如他,可今日,纪灵才知道,做三军统帅,自己真的不如张勋。

  纪灵没多说,只是重重点头,眼中隐含不舍。

  张勋放开纪灵,又向其他众人拜道:“诸位,千万保护大王安全,拜托了!”

  最后,张勋看了一眼袁术,道:“张勋去也,大王保重!”

  说罢,张勋转身向外冲去,而袁术一个激灵,大叫道:“不可,快快回来!”

  如今情形,袁术已经知道,自己是被李易给当猴耍了,又气又急,再加之前被震的那一下,连番打击让他脑子有些短路,直到这时张勋要走,袁术才明白过来,张勋这是要去给他断后啊。

  袁术知道断后向来凶险,这等夜袭更是危险万分,而他也不是无情之人,张勋更是他最看重的帅才,如何能舍得?

  阎象见袁术似是要追出去,顿时给纪灵打了个眼色,纪灵对着袁术抱拳说道:“对不住了,大王!”

  说罢就见纪灵扛起袁术便往后面奔去,其他文武官员也紧随其后,任凭袁术如何呼喊,也不停下,只是簇拥着他往前走。

  等一行人离开大帐,往北大营方向看去,只见火光冲天,喊杀声,惨叫声隐约已经传到了耳边。

  袁术之前虽然知道情况不好,但也没想到会如此糟糕,气得浑身发抖,双拳紧握,他发誓,李易若是在他面前,他绝对会一口一口,将李易身的肉给撕咬下来,不如此,不能解他心中恨意!

  就在这观望的功夫,前方忽然出现一队军士,约莫百人,见到到袁术等人,立即向他们这边冲杀过来,看身衣装,正是南阳兵马。

  袁术见状大惊失色,没想到李易的兵马冲得这么快,好在之前先行离开的张勋已经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带着刚刚聚拢起的人手从旁边杀了出来,将那批军士挡住,同时对袁术这边喊道:“大王,快走!”

  袁术眼眶湿润,哽咽无言,纪灵心里也极为难过,但他也是果决之人,大吼一声,就背着袁术往反方向奔去,原本纪灵还想扶袁术马的,奈何之前的“惊雷”动静太大,附近的几匹战马早已经受惊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张勋充满之间虽然只聚拢了几百人,但靠近袁术中军大帐的,无不是精锐,所以,很快就将方才那队人马给杀散了,然后张勋也不恋战,一边继续聚拢兵马,一边寻找张辽踪迹。

  张勋选择留下,可不仅仅是为袁术争取脱身时间,虽然如今大营已经被烧了一半,但张勋并没有放弃翻盘的希望,他要找到张辽,或者是找到李易,只要能将这两人给杀了,今晚纵然败了,但不至于一败涂地,他们依然会有重整兵马的机会。

  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勋陆续又打败了几队南阳兵马,却是发现了一个很糟糕的情况,那就是李易的兵马非常大胆,似乎是算准了袁术的大帐会被“惊雷”所扰,不能第一时间做出应对,于是在突入围墙后竟然直接分兵,将扬州军迅速分割包围,而扬州军因为中军生乱,不能及时下达命令,以至于下面的军士或是各自为战,或是不知所措,直接跪地祈降,总之,扬州军徒有精兵强将,却几乎不能做出有力的反击。

  就在张勋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忽然听到后方有人大声喝道:“前方是何人领兵,可敢报名来!”

  张勋调转兵马,回头望去,却见自己这部分兵马的退路已经被截断。

  张勋对此早有预料,他一路连胜数阵,要是不引起注意,那就有鬼了。

  张勋麾下将士们有些惊慌,但张勋顾不得他们,前几步,只见对面有一将领生的高大威猛,便问道:“对面可是张辽!”

  张辽点头道:“正是张某!”

  张勋一听张辽的名字,顿时咬牙切齿,大声骂道:“无耻小人,我家大王待尔等甚厚,尔等为何要言而无信,今日做出这等卑劣之事,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相比张勋的气愤,张辽却是眼睛大亮,张勋啊,这可是袁术大军统帅。

  今夜的这一场大战,最值钱的人头莫过于袁术,其次就是张勋,妥妥的一个侯爵,张辽虽然已经封侯了,但他也不介意更进一步。

  只听张辽对张勋的喝骂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哈哈大笑道:“袁术,叛逆之贼,天下人人可以诛之,而我家主公,乃是征南将军,朝廷忠良,以正义之师杀叛逆之贼,理所应当!”

  张勋闻言,气的差点牙都咬碎了,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声“杀”,便带着身后士卒向着张辽大步冲杀而去。

  眼看张辽向自己这边奔来,张辽手握长刀,并没有冲出去拼杀,而是眯着眼睛,只等张勋靠近了,猛的一刀向下虚斩,只见张辽两侧军士纷纷下蹲,露出了后面百十名已经拉满长弓的弓箭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