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游戏生物代理人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谁人看清局势

第三百八十九章 谁人看清局势

  以商贸为核心建立的城市拥有一个特点,那便是吸引移民人口的能力远比普通农业的居住地强很多,因此在整个南方城邦的各大城市都有一处最肮脏混乱的黑暗地带。

  一般存在于城市最古老的老街区,那是乞丐和失业流浪者的最后庇护所,也是小偷扒手和寄居城市黑暗势力的老巢。

  当诺达蒙率领常备兵团行动时,大街的方向突然从拐角窜出一道急促的身影,在左右张望一遍后,敲响了一间外墙满是青苔的老房门。

  “别紧张,是我们的人。”

  房内传来一个低沉的人声,一名满脸凶悍的男人微微打开了半扇门,伸出脑袋确认一遍安全后,这才让开身子放行。

  屋中的摆设远比想象中整洁的多,除了没有寻常匪窝里的酸臭味,中间还点燃了一盏照明油灯,角落还堆满了大量未食用的食物,只要有点头脑的人一眼便知这并不是寻常穷苦人家。

  进来的人喘了几口气,断断续续的道,“基恩大人,我刚刚看到诺达蒙那个叛徒率领上千名武装的北方人在城内大道急行,看样子应该是在执行什么行动。”

  “嗯?”

  油灯下原本一名正在抄写书信的中年胡须男闻言突然停住了手中的笔,作为联系哈尔基城内应官员的联军负责人,这段时间他的策反工作得到了非常强烈的回应。

  情报工作讲究谨慎,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遇到敌人任何不寻常的动作,敏锐的神经都告诉他可能要发生什么事。这名叫基恩的情报联络官转头立马对刚刚来报信的人道,“你多带两个人现在马上再跟过去看看,有任何不对劲都要立即回报。”

  发生这件事也让基恩没了继续写报告书的心思,内心的不安让他不断的来回踱步,思考再三对刚才开门的大汉道,“奥玛,你去组织尽可能多的老鼠待命,一会可能会有大用。”

  另外一边在诺达蒙这条地头蛇的指挥,分开行动的常备兵团迅捷的埋伏在各大目标府邸的周围。

  “行动吧。”

  随着一声令下,旁边的副官点点头,将上弦的一根信号响箭射向天空,那尖锐的呼啸声在这平静的夜晚异常突兀。

  接到信号的二十支百人队几乎同时行动,第一波抓捕的目标都是对于哈尔基最重要的人,这也是尽可能的不出现消息泄露的纰漏。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

  不管那些守门的护卫说什么,出身佛德图德王国的常备士兵根本不需要顾及这些“沦陷区”的官员面子,何况在此之前豪尔斯已经吩咐过可使用武力手段。

  依靠人数和完善的备战心理,一拥而上的常备士兵首先便夺取进出的大门,然后呈包围的态势将每栋府邸围起来,任何还想负隅顽抗的护卫也被示威的斩首。

  鲜血和尸体,加上那些官员家眷哭闹和尖叫声,原本沉寂下去的哈尔基城被再次唤醒。

  书房门被巨力野蛮踹开,掌管哈尔基后勤事务的莱达斯猛地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进门的人,下意识脱口而出,“诺达蒙城...,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太紧张,莱达斯,我只是奉现任城主豪尔斯大人的命令来搜捕勾结南方的叛徒罢了。”

  说话中的诺达蒙将目光看向地上正在燃烧的一个废纸篓,作为曾经无比了解的下属,诺达蒙明白心思细密的莱达斯肯定在第一时间便将来往的书信全部烧毁了。

  此时纸篓内燃烧的火焰已经慢慢减弱,这代表着那堆之前可置死地的证据已经彻底化为黑灰,逃出生天的莱达斯深呼一口气后理直气壮的反驳,“我可不是什么勾结南方的叛徒,我甚至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着眼前还没转变观念的莱达斯,诺达蒙只是不屑的露出一个微笑,往旁边侧了侧身子做出邀请的手势,“你是否有罪并不是由我定夺,现在请麻烦后勤官莱达斯大人去城主府跟豪尔斯大人解释吧。”

  看着诺达蒙那副自信的状态,莱达斯越发心虚,毕竟若说能抓住自己的把柄,最大的可能性便是眼前的诺达蒙。

  充斥内心的不安让莱达斯就仿佛溺水者的失措,他必须采取尽可能的自救,于是低声劝道,“你......大人您为何还看不清形势,如今那些北方人已经是日落西山,不如加入我们推翻这压抑的统治,到时候保证您还登上那万人上位。。”

  “哈哈哈。”

  忍不住发出一阵嘲笑,诺达蒙可是知道在曾经的这群下属中,诺斯特和莱达斯是将自己看成眼中钉的,毕竟哈尔基一旦被联军夺回,这曾经城内的第二第三把手是最有希望登上城主之位的本地人。

  “你笑什么?”

  对方那嘲讽式的捧腹大笑,让莱达斯瞳孔微微扩张,他想到的是之前联名南方联军揭诺达蒙投靠北方人的事。

  仿佛知晓两人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对立面,莱达斯打气式的自言自语道,“你若是想靠刚才那些话来定罪我,根本不算数,没有证据你们就不能定我的罪。”

  摇摇头的诺达蒙不再废话,转身的那一刻手微微一招,四名常备士兵立马呈四方形将莱达斯围住,在两人肩膀交错的时候,诺达蒙疑似解释了句,“这局势就如浑水,谁有能说自己真正看得清。”

  出来时平平静静,可当目标人物全部逮捕完毕准备回归时,街道上已经挤满了围观者。对于普通百姓而言,这种捅破天的大事可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让开,否则就抓你们进地牢。”

  士兵的驱赶声只是将前方的人群喝退,可后方存在更多人向前方拥挤,这已经不是某个人的主观意志。

  “不对劲,这些人想干嘛?”

  队伍前进的速度极其慢,花费了半小时才走了不到一百来米,骑在马上拥有更好视野的诺达蒙看的清楚,在人群的外围有很多穿着邋遢,獐头鼠目的流浪汉,这些人才是造成眼前困局的罪魁祸首。

  转头给旁边的副手一个示意,后者作为哈尔基本地人,加上平日职务有与三教九流之人打交道,在仔细观察一些重点目标后,也疑惑说“大人,这些老鼠似乎并不是单纯的趁机偷窃。”

  说着手指微微指向几个地方,继续说“那几个人似乎是他们的头目,那些想要退出去的平民都被他们用恐吓的手段吓了回来,眼下应该是有目地有组织的行为。”

  就在常备兵团被阻拦之际,在主街道附近的七八条小巷中,大量蒙面的人出现,在一名领头人的示意下,大量明晃晃的匕首从腰间拔出,一股肃杀之气顿时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