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她现在脑子里很乱,内心说着不要相信龙英,她全都是在胡说八道,但是一方面却又止不住的怀疑陈竹清。

  如果陈竹清的心里真的没鬼的话,她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为什么连一句的道歉都说不出口。人的内心一旦种下怀疑的种子,那么它就会以摧枯拉朽的速度生根发芽……

  夜慕黎已经从刚开始的不相信渐渐认为龙英说的都是事实。

  龙渊澈握紧筷子紧张的看着她,他知道龙英来的目的肯定跟他母亲脱不了关系,可是他见到她现在的模样,又不敢问出口龙英到底给她说了什么。

  “夜儿,你不想吃,咱就先不吃了,好吗?”龙渊澈把保温桶放在床头柜,轻轻将她扎针的手抓在手中,手的温度吓了他一大跳。平时虽然输液的时候她手的温度也比较低,但是今天简直就是冰块。

  “冷吗?”龙渊澈不出意外的没有等到她的回答,默默的扯过旁边的毛毯给她披在身上。

  “夜儿,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龙英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但是我不希望你不高兴!”龙渊澈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无奈道:“我说过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如果你不相信她所说的,要坚强,如果相信她所说的,那你更要坚强!”

  “至少要养好身体,健健康康的去求证,不是吗?还是说,你已经默认她说的全都是事实了?”龙渊澈喃喃道。

  他稍微一动脑筋就能猜到龙英的目的,把当初黎芯玉的死主要责任推到陈竹清身上,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能让一向目中无人的龙英亲自来这一趟以及夜慕黎如此沉默不语。

  他这样说不是为陈竹清辩解什么,也不是盲目相信她。而是他也想弄清楚真相,看看他记忆中大方高贵的母亲真的是龙英嘴里的卑鄙小人。

  可是他心底还是不相信的,不信陈竹清为了活下去,会做出杀害黎芯玉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夜慕黎终于睁开眼,冷淡道:“你先出去行吗?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一会儿!”

  龙渊澈站在中立的角度说得非常有道理,但是她就是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

  婆婆是还是自己妈妈的凶手……

  龙渊澈深深看了她一眼,最终妥协道:“我就在门外,你有事儿叫我。如果饿了冷的就不要吃了,叫我一声,我让人送热乎的进来。不要嫌穿的太多麻烦,这几天气温下降得厉害,要注意保暖……”

  絮絮叨叨一大堆以后,龙渊澈才恋恋不舍的退出病房。

  听到关门声,夜慕黎才如同抽光了全身力气一样瘫在床上,她可以因为龙英的一面之词恨陈竹清,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怪罪不到龙渊澈身上。

  他或许有时候太大男子主义,但是他确确实实是除了记忆中的黎芯玉之外,在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她也明白他守着她的目的,希望能和她重新在一起,可是他们之间隔着她母亲的死,他们真的能毫无芥蒂的走到最后吗?!

  陈竹清究竟是帮凶还是凶手?!

  其实这个问题对她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无论是凶手还是帮凶,她都不无辜,不是吗?

  放不放手心都会痛!

  …

  龙渊澈出了门,朝其中一个保镖招招手,将他带到楼梯间,冷声:“龙英跟她说什么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又在夜慕黎那儿吃瘪了。

  保镖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摇了摇头,“对不起先生,我不清楚。”

  她们说话声音太小,夜慕黎不准他们偷听,病房隔音又好,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她们的谈话内容。

  “你——!”龙渊澈烦躁的抓抓头发,他知道这件事怪不到他们头上,他们只听命令行事,而且别说他们了,夜慕黎想见谁,他都不敢违背她的意思,这也是龙英算准了的。

  “不过……期间夫人好像情绪有点儿激动,让龙英滚,还叫我们了。可是龙英拿老太太威胁夫人,要夫人听她继续讲下去,夫人就让我们又出来了。”

  拿陈竹清威胁夜慕黎,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往她心上扎刀。

  龙渊澈颓然的靠在墙壁上,朝保镖挥挥手,无力道:“回去,她有事儿叫我。”

  陈竹清和黎芯玉的事儿就像是个死结,直接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和夜慕黎究竟该何去何从?

  龙渊澈掏出电话,目光在通讯录中的“妈”上停留许久,最后还是选择锁屏。

  不是他没有勇气开口询问陈竹清,因为他已经在心中做了最坏打算,而是他觉得无论真相如何,陈竹清都会选择附和龙英的说法,哪怕真相不是龙英所说的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直觉就是这样。

  ……

  龙英出了医院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约了虺怡在一家高档咖啡厅见面。

  虺怡接到她的电话,回答当然是好,可是一挂掉电话脸色就变得阴沉,现在是她们应该见面的时候吗?要是被陈竹清知道她嘴里说着要脱离虺家,实则跟龙英还有联系会怎么看她?

  但是她没有胆量拒绝龙英,只好画了个看起来虚弱无力的妆容戴着口罩去赴约。

  龙英看到她,微微蹙眉:“你怎么弄成这样?”

  “妈妈,我没事儿,就是最近有点儿感冒。”虺怡拉紧口罩,假装咳嗽两声道:“妈妈,为了不传染你,我还是不摘口罩了。”

  “随你。”龙英刚开始真以为她病了,可是后面一句话实在是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不过她才不在意,她以为她这么极力跟她撇清关系吗她就能在龙渊澈心目中留下好印象?天真!

  “在龙家住的习惯吗?”龙英轻抿一口茶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挺…挺好的,不过还是在妈妈您身边更好。”虺怡眼带笑意,可是藏在口罩里的嘴却毫无笑意。

  龙英不置可否,冷笑道:“你不是想嫁给龙渊澈吗?我可以帮你完成这个愿望,不过你得帮我找到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