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七百六十三章 七曜定尊会【双倍最后几小时,求月票啊!】

第七百六十三章 七曜定尊会【双倍最后几小时,求月票啊!】

  “在夫人这里白吃白喝,却不能效劳,袁某实在有愧,恰好袁某在医毒之道上有些造诣,夫人可以让人传扬出去,届时袁某收些诊金,也好负担房费。”

  袁无极屈指一弹,一道绿光落在前方的花园之中,随即,花园中一株株小草狂涨,就连百花都一同开放,相互争艳。

  “没想到你竟还有此手段。”

  看似寻常的一手,却是让步香尘目中涟漪更多,修炼八品神通的她自然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对方却并未修有八品神通,但同样也能轻易做到此点,这也更加说明了对方的不简单。

  也表明了为何自己会对对方隐隐有一种畏惧与渴望。

  也许对方的力量属,确实对她有害或有益。

  “这不算什么,混在江湖这么久,总要有几手吃饭的功夫。”

  袁无极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香尘就期待君的手段了。”

  步香尘笑一声,并不拒绝,借此她也能更加清晰的的去了解对方。

  除此以外,她更相信对方此时突然这样做,必定是别有目的,也想从这里看看对方究竟想做什么。

  可谓是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不过想到之前对方主动接下邀请函与金龙钥匙,步香尘眼睛一转,再度好奇问道:“不过你参与这场未知的游戏,就不怕发生什么危险吗?”

  “有花君在,吾自可无忧!”

  “啊哈哈哈……”步香尘忍不住笑出声,“君真是打的一副好算盘,竟然将香尘都算了进去,不过君让香尘一个弱女子保护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吾相信夫人是好人,更相信夫人的能为。”袁无极一脸坦然的表,看起来不似作伪。

  但,好人?

  步香尘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将这两个字按在自己的上。

  “那就期待游戏的开始吧!”

  步香尘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一切秘密在时间之下都会明了。

  ……

  盘龙顶上。

  七曜定尊台。

  风雨泣麟等送信之人一一回返。

  “将邀请函都送到了吗?”

  案几之后,凤麟君缓缓放下毛笔,淡淡问道。

  风雨泣麟、风雨晦冥点头之后将过程说出,说到最后,风雨泣麟开始诉说**幽梦楼之事。

  “执首,我在**幽梦楼之时出现一点波折。”

  “哦?步香尘吗?”

  凤麟君眼睛微眯,“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是!”

  风雨泣麟回礼之后,才道:“步香尘并未接受邀请,但在幽梦楼却是另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接下了邀请函与金龙钥匙。”

  “步香尘不简单,她不接受也在预料之中,但那个青年又是什么人?”

  凤麟君微微点头,同时继续问道:“那可知道此人来历?”

  “他自称时空旅者、万毒克星,至于其他就不知道了,但步香尘对他好似很看重,因此不论此人能为如何,步香尘绝对无法超然世外。”

  “时空旅者?万毒克星?”

  凤麟君微微沉吟,片刻之后才微微点头,“下去做准备吧,不论他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既然参加了凋亡绝,便没有机会退出,五之后自然会见分晓。”

  ……

  而在这几,袁无极的双臂已经恢复,虽然体内经脉堵塞,神力凝固无法动用,但以他的手段,即便不动用自己的神力,也可借助天地草木精气为己用,发挥出强大威能。

  同样,一气化三清这门体最后一道化也可以随时化出,代替袁无极行走江湖,去开始自己的布置。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游戏!

  八岐与死神藏在无间地狱中玩游戏,那么在现在这个还没有其他神灵出现的时期,那么他就是这场游戏唯一的棋手。

  不管是下棋,还是化入棋成为棋子,都由他而定。

  花园之内,袁无极一手漩纳,竟是直接抽取周遭天地之力,形成无形屏障,隔绝内外。

  包括周遭草木也无法感应到他的气息以及存在。

  这是为了避免步香尘利用花草来观察他的行动。

  “一气化三清!”

  在清空方原之后,袁无极运转秘法,头顶之上登时升起一股白气。

  紧接着,白气扭曲,竟而化出一道着黑袍,满头白发披散,一脸冷酷的影,“三界六道唯我尊,苍茫天地主浮沉。”

  随着袁无极并指划过眉心,一点灵光随之融入,黑袍影逐渐扭曲,刹那消失在原地,而袁无极构造的临时结界也随之消散。

  院子的另外一边,步香尘也从花坛前站起,嘴角流露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是在提防我吗?香尘倒是对你所作所为越来越好奇了!”

  ……

  盘龙顶,七曜定尊台。

  今龙头荟萃,风云再起。

  无始暗界·六首云蛟、葬刀会·笃常、天佛原乡·玄定怒航、黑狱·鬼荒地狱变、战云界·御宇天骄、中狂·癫不乱、烈武坛·暮成雪。

  七人同至。

  就在此时,一道盎然诗号蓦然响起。

  “洞玄鉴隐,韬算鬼神密机。七曜风,定尊霸业谁领?”

  随诗号落下,七曜定尊会执首、神韬继武·凤麟君现。

  “诸位幸会了,我是定尊会执首,神韬继武·凤麟君。”

  “无名小卒,听都没听过,你有什么资格举办此会?”

  浑青黑,头顶双角,一脸冷残之色的鬼荒地狱变冷哼一声,不屑开口。

  凤麟君却是毫不动怒,坦然说道:“我虽是无名之辈,但诸位豪杰都是一方霸主,定尊会斗胆邀请各位到此,只是想借个机会,为天下苍生定个王。”

  “地狱变,既然来了,就听听他怎么说吧!”

  鬼荒地狱变旁的六首云蛟低沉的声音从兜帽下传出。

  鬼荒地狱变冷哼一声,倒也不再继续反驳。

  凤麟君微微颔首,继续说道:“第一,定尊会的创立是因为眼见武林争战多年,霸主却迟迟未定,以至于烽火不断,生灵涂炭,本会实在不忍继续看下去,因此创下凋亡绝的竞逐,努力用最少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利益,用最短的时间,换来三十年的和平。”

  “什么样的竞逐?”

  笃常摸了摸垂在前的白发,直接问道。

  “担任这场竞逐的猎人——追亡狩!”

  “负责猎杀十位被崩毁挑选出的猎物——辟命敌。”

  “以猎物的人头数量来决定胜负,获胜者,将被各方之力推举为武林至尊,一统天下。”

  “自古以来,狩猎都是皇帝独有的特权,诸位都有着皇者一样的尊贵,所以才能参加这场盛会。”

  “这样的方式岂不是草菅人命?这点我佛乡无法认同。”

  玄定怒航冷哼一声,义正言辞的说道。

  “呵!”

  凤麟君嗤笑一声,随即说道:“请问百年以来,圣魔征战,造成红潮肆虐,苦境死伤无数,这难道不是佛乡的责任吗?”

  “佛乡心系天下苍生,何愧之有。”

  “这就对了,只要牺牲十个人,就能稳定和平三十年,这能少牺牲多少无辜的百姓。”

  “除了武林至尊外,还有其他的好处吗?”这时,六首云蛟也突然开口。

  “这就是第二点,十名猎物上,都会有一支金龙钥匙,能分别打开一口玄机盒,里面装的都是举世无双的至宝。”

  说着,凤麟君手中多出一枚金币,正是当年东皇玄州霸主金狮帝国留下的金狮币,传闻集齐此币,就能获得晋升狮帝国尘封的宝藏。

  玄定怒航与癫不乱皆神一动。

  癫不乱除了是五大传奇的中狂之外,更是当年金狮帝国的二皇子。

  而玄定怒航除了是天佛原乡洗罪三尊外,也是界安插在佛乡之人,而金狮币则是解封魔佛的关键之物。

  因此在短短一瞬间,玄定怒航便有了决定。

  所谓的武林至尊、天下和平以及宝物对他没有吸引力,但解封魔佛却是他的重要任务,死也要完成。

  同一时间,盘龙顶之外,一道神秘黑影冷冷看着七曜定尊台上所发生的的闹剧。

  没错,是闹剧。

  而来人正是袁无极的化。

  【双倍月票最后5小时,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