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再回孤堡

第六百九十六章 再回孤堡

  “够了!”

  提起往事,红尘雪心绪躁动,忍不住冷喝一声,“你之目的,我一目了然,红尘雪也非是你能轻易左右之辈,离开!”

  看到红尘雪的态度,奇梦人依旧不以为然,“请!”

  说着,奇梦人缓步走上不可思议车,随即在图爵士的牵引下两人转瞬消失。

  随着奇梦人离开,许久之后,红尘雪手掌猛然紧握,手中玻璃瓶一瞬破碎,残余的香水顺着手掌滴落在地。

  展现出了红尘雪心中并非如表面那般平静。

  一直以来强自催眠自己不去想的疑惑被无揭露,红尘雪此刻心中好似有两个小人在激烈交锋。

  而在另一边。

  兔爵士一脸好奇的看着奇梦人说道:“我说奇梦人,你不去想办法救天迹,跑到这里究竟在盘算什么?”

  “众天邪王我可打不过,自然要找为他找一个能匹敌的对手。”奇梦人嘴角挂笑,淡淡说道。

  “哦?”

  “袁无极有这么强大吗?”

  兔爵士有些讶异,“即便他有着实力,又岂会按照你的意愿。”

  “他会主动去完成的。”奇梦人微微仰头,望着远方,神中充满自信。

  ……

  一处隐秘之地,重创的帝龙胤早已陷入昏迷,就连夜风也化作一批黑马,上缠着绷带。

  “竟然敢伤我看中的人,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一个上只带着黑色罩罩,大秀火辣材,带着时髦眼镜,手持皮鞭,女王风范十足的女子看着浑是伤的帝龙胤,恶狠狠的说道。

  “当初父亲说不会让我去伤害同族,如今阎罗鬼狱已经被人窃据,父亲也不会再阻止我了吧!”

  后凤翎低声自语。

  他的父亲乃无间阎神,是与八岐邪神、死神并列的存在。

  而阎罗鬼狱本就是属于他父亲的势力,他很早就认识帝龙胤,如果不是因为天下同为鬼族,她早就去带人修理这个敢伤害她喜欢的人的疯女人了。

  如今天下落败,连鬼狱大权都未必能掌控,那她也就不用在顾忌其他。

  “伤害帝龙胤的人,本姑娘一个都不会放过!”

  为神的子嗣,后凤翎自然有着超乎常人的自傲。

  ……

  另一边,游走人世的八岐邪神也收到了一封书信。

  这让八岐邪神有些诧异。

  “没想到还有人敢给本座送信,就让本座看看这里又有着什么秘密。”

  狱婪轻笑一声,目中露出好奇。

  随着信封打开,心中内容也尽入眼帘,狱婪不嗤笑一声,“人类的劣根啊,即便到了如今,都不忘互相算计,更不惜借本座之手来达成目的。”

  “不过当初袁无极既然敢以自己的儿子来打入八部众内部,并以替命之法迷惑本座的眼睛,那这一次,就让本座看看你另外一对子女又有何特殊,或许能够成为本座灭世的关键!”

  虽然说之前已经与袁无极见过一面,但这并不代表两人之间的恩怨就此消失。

  游戏依旧在继续,至少在打破规则之前,这个游戏会很有意思。

  “嗯……此事本座很有兴趣,就不劳烦众天邪王了。”

  狱婪手中信封蓦然爆碎,嘴角笑容也越发玩味。

  随即狱婪消失,竟是向着万象天宫所在而去。

  ……

  而离开万象天宫的袁无极,自然不知道现在有这么多人惦记着他,算计着他。

  惧魄也因为被天回宗隔绝外界,因此同样无感。

  他现在已是化作魔始的模样,回到地海孤堡。

  因为之前无暇理会,这里除了邪剑司之人驻守,以及还在等待袁无极出现救回儿子的落雨痕外,风月、燕飞虹、渺若凡、席断虹等人早已失踪。

  不过这一次袁无极是以魔始的份出现。

  因为他会在这里等几个人。

  而已袁无极的手段,旁人自然无法看出他的真。

  一出手,邪剑司之人便重伤。

  所有人都被他囚,只剩下空dàng)孤堡耸立。

  而在不久之后,一道冷风忽然扫至。

  “龙马千里雪花行,风月十步天剑鸣。秋霜切玉号长,不灭锟册宗名。”

  空旷大,长锟大步走入,淡漠双眼扫过上方王座之上的魔始,“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哈!”

  ‘魔始’轻笑一声,斜靠在椅背上,平静道:“袁无极的基业,都将回归始主之手。”

  “看来还是你技高一筹。”

  长锟很清楚魔始的格,因此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斩草要除根啊!

  “哈哈哈……始主的手段岂是一个袁无极可比。”

  ‘魔始’一脸傲然,“倒是你竟然会来找始主,这让始主意外了。”

  “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长锟依旧淡漠。

  “哈!现在你看到了。”‘魔始’笑着说道,地海孤堡本就是当初有他的算计,他如今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理所应当。

  长锟微微点头,随即转离开,“希望你能继续笑傲,而非……”

  后面的话没有说,长锟也不会去管魔始的事,他今来此的目的只是来确认魔始的份。

  现在,他还有其他事要去办。

  看着长锟离开,袁无极嘴角微翘,“吾之演技确实有所进步了,算算时间,他们也该到了。”

  就在袁无极刚一放下手,一道冷淡诗号随之传来,“痴错,凋朱颜,流金岁月。繁华梦,泣红尘,千年一夜。”

  伴随花香,劫红颜踏入大。

  “红颜,吾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始主失望!”

  看到劫红颜现,‘魔始’脸上露出自信笑容,幽幽说道。

  “哼!”

  但劫红颜却不假辞色,冷哼一声说道:“祖不想与你这样的人有任何关系,说出你的条件,究竟要如何才会救回我的女儿。”

  “哈!”‘魔始’轻笑一声,“时雨也是我的女儿,始主又怎会让你一人担负责任呢?”

  “少在我面前假惺惺,若非是你,时雨岂会受此折磨,直接说出条件。”

  劫红颜不为所动,继续淡漠说道。

  对于魔始,她太了解了,并不认为魔始这种人会有感。

  她现在只想尽快救回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