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会八岐

第六百八十九章 会八岐

  与无限离开的朱雀衣走到半路忽然脚步一顿,惊声说道:“遭了,我有一件重要之物落在幽界。”

  “什么东西?”无限转过身,疑惑问道。

  朱雀衣白了一眼无限,“女孩子的私人物品怎么能够告诉你。”

  “唉!”对于朱雀衣的搞怪,无限唯有一叹,如今也只有小妹能给他带来温馨,“我在这里等你,快去快回。”

  “放心!”

  朱雀衣摆了摆手,这么短的距离又能有什么问题,说完便向幽界赶去。

  此刻,幽殿之内。

  剑琅琊看着手中鬼能,袖中拳头不觉紧握,这代表她的义父已经死了,虽然早已听闻过此事,但……

  压下心中的悲意,剑琅琊道:“义父的鬼能太过庞大,除非阴阳相合,否则我无法消化。”

  “无妨,有吾在,吾的实力会帮你免除隐忧。”袁无极嘴角微翘,淡淡说道。

  剑琅琊的目中流露出挣扎之色,但在道种的无形影响下,却是逐渐软化态度,“待我实力跟进一步,直接说出你的要求,尽快替我救回魔父吧!”

  说完,剑琅琊猛然张口吞下鬼能,随即烘烘热气从下腹蹿起,剑琅琊只感体内出现一股澎湃的力量流便四脉百骸。

  “痛!快出手!”

  剑琅琊忍不住低声吼道,这时袁无极却是故作沉思,片刻之后才道:“嗯,这股力量着实诡异,吾若强行出手为你压制,恐怕就要流逝一半的鬼能了,如此你的实力提升有限,也无法为吾完成任务。”

  “啊!”

  这个时候,剑琅琊只感全身燥热,对于袁无极的话已经无法回答。

  “为了让你完美融合鬼能,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阴阳调和,不过吾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即便有现在也来不及,这该如何是好?”

  袁无极眉头一皱,片刻之后,看到剑琅琊已经满脸通红,双眼好似都腾起火苗,只能叹息一声,“看来只能牺牲我了,但吾作风一向正派,从不强人所难,剑琅琊,你……”

  袁无极的话还未说完,身前的剑琅琊再难承受,身上衣裙猛然崩裂,随即一把将袁无极抱住。

  很快……

  而在此时,朱雀衣也再度回返,“看来是之前再幽殿的时候丢在那里了。”

  在附近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朱雀衣只能向着幽殿而来。

  她知道袁无极这个时候一定在孕生圣境和圣母鬼混,所以直接冲了进去。

  但是刚一进去,便看到两道纠缠的身影,登时呆愣当场。

  “啊……”

  朱雀衣惊声一喊,但兴致正浓的袁无极岂容朱雀衣破坏,随手一招……

  ……

  云海仙门之内。

  芙蓉铸客蓦然从睡梦中惊醒。

  一脸的惊魂未定。

  “她是谁?为何会重复出现在我的梦中?”

  芙蓉铸客一手捂着额头,脑海之中记忆纷乱,有神女歌舞,还有那与自己一抹异样面容的女子穿着祭祀服在与一个陌生的男子种花。

  “天?冥帝?还愿?三心?找不到的书?”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缓缓从冰棺上坐起,芙蓉铸客满心疑惑的晃了晃脑袋,低声自语道:“真是麻烦,算了,不想了。”

  说着,芙蓉铸客看向冰棺下一身黑衣,头顶上长着一对黑色毛绒耳朵,面孔稚嫩的少年。

  “义母的儿子还真是可爱!”

  看到那对毛茸茸的耳朵,芙蓉铸客忍不住伸出手开始蹂躏,将在昏迷中化为未萌的冰少毛茸茸的耳朵撸了好几遍。

  “话说雨潇这个小没良心的,也不说回来看看娘亲,我是不是该去精灵天下一趟了。”

  想到最近查到的消息,芙蓉铸客便气不打一处来。

  “真是有了娘子忘了娘,看完找到你怎么收拾你!”

  芙蓉铸客狠狠说道,手中力道不觉加重,未萌的发型被弄的乱糟糟的,昏睡中的未萌眉头紧皱,似是感受到不好的感觉。

  “必去去一趟精灵天下,顺便问清楚我梦中的秘密。”

  有了决定,芙蓉铸客顿时不再迟疑。

  ……

  离开幽界的袁无极可谓神清气爽。

  这一次回来除了打发剑子仙迹以外,便是‘教训’一下不安分的九婴,让她见识到自己的厉害,安心当一个贤妻良母,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至于后面的事情,完全是一个意外。

  而久等朱雀衣不至的无限就在准备回返的时候,朱雀衣终于回归,只不过双眼通红,还有些抽泣。

  无限顿时紧张询问,朱雀衣只是低着头说道:“只是回来的时候遇见了圣母,进行了最后一次告别,有些难过,无限,我们走吧。”

  见朱雀衣这样说,无限也不疑有她,两人准备隐居。

  而袁无极中途却是遇见一道意外之人。

  伴随‘嘟嘟嘟’的奥特曼响声,袁无极自然知道来人是谁。

  “本宗想要见你一面还真是够难。”

  八岐邪神突然出现,背身挡在袁无极的面前,淡淡说道。

  面对突然而至的八岐邪神,袁无极不紧不慢,只是微微一笑,“邪神大驾光临,袁某有失远迎啊!”

  双目相对。

  一位神、一位走在神路之上的人。

  第一次正式照面。

  对视的双目,似有无形的气劲在两者之间鼓荡。

  许久之后,天回宗突然一笑,“真是让人期待的人类,你让本宗想到了一个人?”

  “哦?谁?”

  袁无极眉头一挑,目露意外。

  “上古传说武涛文贯独千秋!”

  平静淡漠之语,说出的名字,却是足以压塌万古。

  就连袁无极都瞳孔微缩,对于此人,即便是他了解的也不多。

  因为在他穿越前,此人还未出场。

  官方仅仅给出了几个简单的信息。

  除此以外还有无间阎神、太曦神照,不过对于这几尊神,袁无极对其了解更少,因此一直未曾透露这些他不知道详细之神的名字与事迹。

  而唯有如此,才能继续保持他的神秘与深不可测。

  在传说中,此人乃是最接近神的人。

  也有传说他是唯一一个踏入神之领域的人,乃上古传说中的武者,无人知其来历,身背一刀一剑,刀剑造诣已臻绝顶,传闻中与人对战从未发过第二招,因此有武神之称。

  不过袁无极却一直觉得,此人只是有与神一战的实力与资本,但并非真正的神。

  最多便是凭借一人之力,真正踏入近神极致的领域,而非如释天苍、摩诃孽、一页书一般短暂的近神人或魔始一般的借助外力所成就的近神。

  因此袁无极觉得,自己终究会成为苦境第一个正式踏入神境的人,一直也并未将独千秋考虑在内。

  而且此人目前下落不知,而等其入世,自己也早已成就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