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八十章 万象·无相·神相【第三更,11月月票1/7】

第六百八十章 万象·无相·神相【第三更,11月月票1/7】

  终极一跃,极尽升华。

  近神之资再现尘寰。

  在执棋客脑后,万象之轮显化。

  手中邪异魔兵都好似染上了一层白霜,在此刻变得圣洁。

  恐怖威压,方原百里同陷三尺,无数乱石化为泯粉。

  白发在风中飞扬,出城拔俗之资震撼人世。

  “神五剑,帝龙胤,你又能承受几剑呢?”

  执棋客手中分离之剑一瞬化为纯白,同时缓缓将之举起。

  “吾会杀了你!”

  帝龙胤缓缓举起帝龙刃,周气机凝为一股,平静话语透露着无与伦比的坚定。

  不知真相的他,只知道是女帝创造了他,给予了他的生命。

  虽然历经磨难,更从未在女帝的上感受到过所谓母亲的温,但他绝不许女帝在他的面前出事。

  “很好!祸星能为吾已了然,今便一试你这战星之力。”

  执棋客大笑一声,随即一剑斩下,“第一剑破空之剑!”

  话语未落,无数剑气直接从周遭空间内激而出,同时刺在帝龙胤的上。但帝龙胤负狱龙皇宝甲,却是分毫未伤。

  却在同一时间,执棋客的形也一瞬突破空间,直接出现在帝龙胤的面前,风离剑随之斩下。

  铛!

  帝龙胤挥动帝龙刃,挡下杀招。

  随即双方同时用拳,各退数步。

  “哈!”

  执棋客嗤笑一声,看着帝龙胤上宝甲说道:“帝龙胤,你生母狱龙皇血所化的宝甲确实坚固。”

  “嗯?”

  帝龙胤冷哼一声,目露杀机。

  执棋客故作恍然之色,笑着道:“吾忘了,你还并不知道你当初在鬼狱所杀的狱龙皇便是你之母亲的事,实在抱歉!”

  帝龙胤心下一动,不过紧接着便恢复如常,“想要蛊惑吾,你错了,吾不会让你用言语困惑吾,受死吧!”

  话甫落,帝龙胤目中暴露惊天杀意,再展惊天之能,“天地无道地狱唯王!”

  “第二剑玄宿剑!”

  执棋客凝玄十二剑为一剑,刹那风云色变,周十二道森诡谲之剑气刹那冲霄而起,随即轰然合并,融入魔剑之内,“杀!”

  伴随冷厉杀字,两大不世神兵再度交击,前所未有的力量在此地爆发,强悍一击顿时大地崩裂,苍穹具裂。

  “还不够啊!”

  执棋客大笑一声,手中风离剑一漩,帝龙胤再退三步。

  “呃啊!”

  这一刻,帝龙胤脑海突然疼痛难挡,下一刻识海之内君奉天鬼魄似是被激发,一瞬功力爆提,帝龙胤眼中神芒一闪,怒然一喝,“夜风!”

  吼!

  伴随一声震耳龙吟,聚拢腾空而下,帝龙胤脚下一踏,蓦然飞跃龙背,合帝龙、狱龙之气为一股,成就诛神一刀。

  “破妖灭神斩天之极!”

  “嗯?”

  感受到强悍威胁,执棋客神微沉,“经过久战还有如此实力,真是顽强!”

  话虽如此,但执棋客同运至极之力。

  极尽升华让他暂时拥有了近神之力,同样所凝练的神五剑超神越鬼,拥有神秘莫测之威,“第三剑无上天剑!”

  执棋客一剑高举,天穹之上突现漩涡,随即一柄巨大天剑从漩涡中凝聚,仿若天罚之剑刺下。

  感受到上空威胁,帝龙胤驾驭夜风,一击破天。

  近似诛神的一击,登时一破天剑之威余势不止,冲击寰宇,天幕一束被撕裂,宇宙星辰尽在眼前。

  “六灭时剑!”

  执棋客再凝无上剑意,手中魔珠所形成的风离剑都好似难承其力,一剑无光,人间失色。

  向着此地赶来的精灵天下以及其他援助的强者好似同时失去了光明。

  而天穹之上的帝龙胤帝龙、狱龙之气凝聚在甲胄之上,盘古双龙之气形成不破护甲,随即驾驭夜风再次冲击而下,“狱龙无涛帝龙神极!”

  怒然一劈,好似盘古开天,划破混沌虚无。

  而执棋客一剑,也好似穿过时空,直接刺入帝龙胤的识海。

  轰!

  没有神甲护体,也无不破功体的执棋客当场溃散,化作道道万象之气弥漫。

  同一时间,帝龙胤也蓦然惨嚎一声,夜风悲嚎一声,从空中坠落,而帝龙胤识海更是空前剧震,自己的魂魄与君奉天的鬼魄记忆混杂,眼前一片混沌。

  “终究不是真神,也无神体与神魂,只是短暂升华到近神之力,面对能让八岐邪神都惊叹的诛神一刀力有未逮也算正常。”

  弥漫的万象之气中,传出幽幽一叹。

  随后,

  喜公子、城遗玉、法畏金刚、姑苏还剑、神晖主等人也接连出现。

  空中分散的万象之气蓦然融入喜魄之体,随即意识归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到了极致。

  他这一剑伤了帝龙胤的灵魂,而帝龙胤的一刀同样伤了他的魂魄。

  如今只能与喜魄相融,从而再现。

  他终究非真神,只是极尽升华拥有了近神之力,而无神躯与神魂。

  甚至真神是没有自己灵魂的。

  原剧中帝龙胤诛神一刀便并未对八岐邪神产生作用,因为八岐邪神是真神,而狱婪更是释放了被他们七魂封印的厄祸,所以八岐邪神几无损伤。

  但袁无极不是真神,更何况魄只是他完整元神的十分之一,虽然这十分之一极为强大,但也被击溃了万象之躯的本源,无法再凝聚。

  这时,同样重创的夜风再度悲嚎一声,蓦然抓起帝龙胤消失在眼前。

  “师尊!”

  “大叔!”

  而城遗玉以及雨潇见到执棋客这幅模样,顿时伸手想要搀扶,但有一人却更快。

  “袁无极,受死吧!”

  神晖主突然出手,一击刺入喜魄的口,随其抽回手掌,一刻鲜红的心脏在其手中逐渐停止跳动。

  “碧琉璃,你敢!”

  惊见此幕,城遗玉顿时双眼通红,就要出手击杀碧琉璃,但喜魄却突然伸手阻止,“这是吾欠她的!”

  说着,喜魄缓缓转,脸上露出一抹歉意,“吾知道吾曾对你做出伤害,虽然那非吾本意,但终究是吾所为,今过后,吾也算还了你。”

  噗……

  说着,喜魄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越发微弱,“遗玉,勿要找她报仇……”

  “还有,魔始杀了君奉天,带走了天下,你们要小心……”

  说完,喜魄登时气绝当场。

  “师尊啊!”

  城遗玉扶着喜公子瘫倒的躯体,不痛苦悲嚎,一旁的雨潇也是鼻子发红,低声呢喃,“大叔啊,我还想着将来认你做大哥,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

  城遗玉这时也无心理会雨潇的胡言乱语,抱起喜公子尸体越过神晖主,向着远方走去。

  一旁神晖主呆愣在原地,片刻之后方咬牙说道:“这样就想还清吗?你想的太美了,吾不信你会真的就这样死在这里!”

  “还有君奉天!”

  这时,其他人压下心中震惊,回顾四方,随后法畏金刚突然一步跨出,出现在君奉天的尸体旁,“难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