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七十章 收万劫对稷玄谷【求月票支持】

第六百七十章 收万劫对稷玄谷【求月票支持】

  “阎罗女帝!”

  非常君目露愤恨,自己世的消息,他虽是得自当初袁无极所化的执棋客手中,但结合自己幼年所遭遇,显然此事是真。

  而且对方当初也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

  所以听闻阎罗鬼狱现世,非常君已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前往。

  “一页书,这个游戏看来只能提前结束了!”

  非常君目光一狠,已是有所决断。

  现在的一页书,没了所谓的人之最天命,已经不是他最大的敌人,也没有什么值得敌视的理由。

  因为他与一页书的一切纠葛,都是因为玄尊的一句话而已。

  两人之间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甚至还不如与袁无极与女帝的仇恨深。

  因为袁无极破坏了他太多的计划,导致他损失惨重。

  而女帝则与他有着杀父弑母之仇,可谓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两相比较,非常君自有所决断。

  “西煌佛界被鬼狱所灭,同出佛门,一页书你或可燃烧最后的价值了。”

  “如此,也能为我诛杀女帝铺路!”

  ……

  此刻。

  正邪之战即将再开。

  稷玄谷白衣圣洁,气势无双。

  随着战局将开,阿修罗王收万劫终现。

  “星雪凄天银河垂,狂艳夜徊铸楚辞。萧瑟悲声秋风起,杀忆寒蝉未鸣时。”

  伴随寒蝉振翅,邪异诗号也随之响起。

  阿修罗王挎着血珞丹青现。

  高高竖起的雪白发尾在风中飘扬,额前一缕血发承托着阿修罗王越发妖艳。

  “勇者百战功成,智者千虑决胜,圣儒无双,早闻其名,你是勇者还是智者呢?”

  背着的阿修罗王微微撇头,淡漠问道。

  “草观秀木,不见根深蒂固,恨其夺月之光。虫鼠望象,不见四季奔忙,以为其争吞污物而巨。”

  “阿修罗王,你又属于哪一类呢?”

  稷玄谷负手背后,同样问道,显然并不准备跟着阿修罗王的思路走。

  “剑子前辈,你可知这一战儒门胜算几何?”

  剑子仙迹后的剑非道忍不住开口问道。

  关于稷玄谷的事迹,他也只有耳闻,从未亲眼见识过。

  不过能得儒门众人如此信赖,必然实力非凡。

  一旁剑子仙迹微微合眼,才幽幽说道:“看儒门如此态度,必是有所依仗,想来阿修罗王若是不拼命很难获胜了。”

  说着,剑子仙迹幽幽一叹,阿修罗王这个对手的天赋确实含有,可惜沦入邪道,不然必能振兴道门。

  “剑子前辈所言甚是。”

  剑非道一脸认真的点头。

  此时,随着两人气势交锋,一股无形压力以两人为中心向着八方弥漫。

  一时之间,天穹之上雷光闪烁。

  “哈哈哈……”

  闻听稷玄谷如此回答,阿修罗王突然大笑一声,但气氛却越显凝肃,“寒蝉有声,万劫不复。圣儒无双,就让吾看看你这蝉儿的命够不够硬!”

  话甫落,阿修罗王腰间血珞丹青瞬间出鞘,淡青刀绚烂夺目,护手与剑柄处各有一只寒蝉,象征寒蝉命途苦短,斩敌只在一刀之间。

  “殊源流!”

  无需试探,出刀便是绝强之招,道邪汇流,神威爆提。

  铛!

  稷玄谷没有出剑,只是双指一夹,竟是轻描淡写将血珞丹青夹在指间,周围弥漫的寒气刹那溃散。

  “嗯?”

  强招被破,阿修罗王眼神一冷,一掌暗纳强力,狠贯稷玄谷的口,“皇殛天掌!”

  道皇绝学蓦然运使,邪力运道招,却是没有丝毫违和,反而给人一种奇特的圆润与特殊。

  嘭!

  稷玄谷同样回以一掌。

  浩然圣掌对上蕴藏沛然道威的邪掌,强悍之威,顿令脚下巨峰崩塌。

  绚烂的刀光在漫天灰尘中飞速划过,似伴随寒蝉振翅,密密麻麻。

  稷玄谷手中天晶子剑不知何时出现,同样的淡蓝,却带着沛然圣气,两人在半空中爆发前所未有的激战,刀剑相击,迸出绚烂火花,惑人眼目。

  “退!”

  随着一声冷斥,稷玄谷剑威再增,阿修罗王登时被一剑bī)退。

  反观稷玄谷却是稳稳落地,寸步不动,展现出当世最绝顶的修为。

  观战众人同感震惊。

  不论是与阿修罗王对决数次的剑子仙迹,还是同为八部众的鬼麒主,都深知阿修罗王的实力。

  道邪汇流的阿修罗王在八部众中的实力仅次于众天邪王,如今面对稷玄谷,竟是短短数招便被强势bī)退。

  而稷玄谷毫发未损,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变化。

  好似浑然不在一个层次。

  阿修罗王也感受到了强大压力,邪异之声再度从口中传来,“圣儒无双不愧无双圣名,但收万劫也绝不仅仅只有如此!”

  “古剑尊始!”

  虽然对手强悍,但也激起了阿修罗王的好胜之心,虽然如此,但阿修罗王却越发冷静,道邪两极功体同运。

  同时道武王谷第一至宝古剑尊始破空而现,“殛道七锋!”

  道皇绝学再现,配合古剑尊始爆发撼宇神威,七道巨大神剑竟是破地而出,方圆百里大地开裂,山峦崩塌,一副末景象。

  巨剑携带无上锋芒,直bī)稷玄谷而来。

  “天晶剑诀月煌虚引!”

  感受到崩天裂之威,稷玄谷天晶斜举,剑尖遥指苍穹,煌煌神威竟是颠倒月,白现月,银光洒在稷玄谷的上,手中天晶更是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轰轰轰!

  随着稷玄谷一剑斩下,万里苍穹之外,明月爆发道道银芒,化为一道道通天光柱刺下。

  破地而出的巨大剑气顿遭强力摧毁,化作无数碎片四散天地。

  鬼麒主、剑子仙迹等人面对无数狂乱剑气也只能倒退抵御。

  “好强悍的实力。”

  两人爆发的余波都能让根基不足者顷刻亡。

  好在此地孤僻,而且苦境之人明知这里正邪强者之战,生怕波及,因此看闹的都少,没有造成无谓的伤亡。

  “千古一击破碎苍茫!”

  绝招被破,阿修罗王的神越发凝重,低喝一声,终于动用自己的底牌奇劫四绝。

  邪刀、道剑双兵一汇,剑气刀罡随道元邪元而汇流,一击苍茫碎。

  “五色遗招青雷灵动!”

  天晶子剑之上,青色电流窜动,随即化为一道极光而至。

  终于,稷玄谷倒退一步,而阿修罗王则倒退数步,肩头被刺穿,洒出一捧鲜血。

  “刺激啊!”

  强者之战,强压的压力,让阿修罗王癫狂,“水月一色洪荒尽藏!”

  这一刻,天地好似变成了幽蓝,阿修罗王形、刀招融入天地之中,一刀绝杀。

  铛铛铛!

  刀剑再度碰撞,稷玄谷一人一剑,防守的滴水不漏,甚至若有若无的气息,似乎随时会展现绝杀一剑,让阿修罗王的精神丝毫不敢放松,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阿修罗王的刀招也越来越快,压力也越来越重。

  这种感觉阿修罗王很不喜欢。

  “儒门的强者,让人敬佩,但……”

  “殊源流!”

  伴随一声沉喝,阿修罗王再运道邪双极之力,道邪归流,完美融合,“昙华一现蝉命无常!”

  奇劫四绝最后一招,阿修罗王周寒蝉飞舞,幽蓝荧光美轮美奂,最绚丽的一招,也是最危险的一招。

  象征着寒蝉的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