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吾佛垂眼终成撼【有重要事情咨询众道友】

第六百六十五章 吾佛垂眼终成撼【有重要事情咨询众道友】

  “是你,圣怀者!”

  释至伽蓝已经感受到体内特殊掌劲,正是慈航三印中的五玄金刚手。

  而这门武学,尊佛只传给了他与师兄圣怀者两人。

  当初因为察觉圣怀者是鬼狱奸细,他与之一战将之击毙,没想到,如今竟然再现,这让释至伽蓝心中满是愕然。

  “祸动荡,举世洪荒,十方压境,八面鬼戎。”

  伴随猖狂大笑,藏身虚空藏假扮为灵鹫圣谕的鬼族殒相八面鬼戎终于现出真身,“隐身杀三千,现面诛万里。”

  “我的好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八面鬼戎带着无尽鬼潮从天而降,登时天地动荡,强悍威压逼临十方。

  随着手中伐罪冥杖拄地,一股涛浪涌向释至伽蓝。

  “明轮证法转!”

  挡在释至伽蓝身前的法畏金刚同时用气,背后八道时轮盘旋而出,宛若护盾挡在身前。

  砰!

  闷声一击,法畏金刚不由倒退三步,口角溢出一丝鲜红。

  “师弟,今天你难逃宿命!”

  八面鬼戎冷笑一声,下一刻,狰狞鬼杖已是当头劈下,“鬼戎六变锋魄一击!”

  “原来你真的是鬼族间谍,法畏金刚今日必定诛杀你这佛界祸害!”

  法畏金刚目光冷肃,体内佛元猛提,出手便是绝杀之招,“天佛引路。”

  “哈哈!鬼戎六变疯魔邪!”

  八面鬼戎面露讥嘲,手中伐罪冥杖疯狂舞动,霎时道道艳绿鬼流窜动,地下更有无数邪祟带着凄厉啸音爬起,一起冲向法畏金刚。

  光明佛域一刻如沦鬼蜮。

  浩荡佛光与汹涌鬼流碰撞,激荡的乱流掀动了整片佛土。

  同一时间,被击飞而出的魔如来竟是再度爬起,“敢算计吾!”

  “可恶的小佛!”

  低沉的声音蓦然响起,魔如来竟是脚下一踏,再次飞射而至,掌凝火焰,“六神决菩萨灭!”

  “这两人还真是顽强啊!”

  伏夜欲娇娘此刻已是救回死寂女神,同时还顺手解开了神晖主的封印,便后退便开口说道。

  而‘君奉天’看样子想要去救援西煌佛界众人,但喜公子却是冷笑一声,将之死死缠住。

  “袈裟三弘法证法!”

  面对再度袭来的魔如来,永劫天女沉喝一声,猛然一甩长袍,衣袍鼓荡,宛若金刚。

  砰!

  巨大火团爆发,永劫天女哀嚎一声,身形倒飞而出,鼓荡的衣袍也一瞬干瘪,甚至出现不少焦痕。

  “悲者!”

  释至伽蓝焦急一吼,他岂能眼睁睁看着门人为他挡灾,不由一跺脚,再凝体内散乱佛元,“观佛三昧指!”

  释至伽蓝三指并合,指凝三昧神光,狠狠击在魔如来的心口。

  砰!

  但魔如来的一拳也同样轰在释至伽蓝的胸口。

  两人同时震退,口中呕出鲜红。

  另一边,死寂女神对上永劫天女,而伏夜欲娇娘则出现在释至伽蓝的背后。

  不过就在伏夜欲娇娘准备袭杀释至伽蓝之时,带着僧众撤离的近月观音终于返回。

  “现自在端严相,起利他悲悯心。水茫茫,月沉沉。众生无尽,我愿方兴,晓去复昏,泯去来今。”

  砰然一对掌,近月观音倒退三步,对面伏夜欲娇娘的杀式也被化消。

  “阎罗鬼狱终于都出来了!”

  近月观音手捏佛印,温和声音难得变得清冷肃杀。

  混战再起,乱战之中近月观音步步倒退,很快便与释至伽蓝背对背站在一起。

  近月观音眼帘低垂,目中浮现一抹悲色,随即变得坚定,“今日之劫既无法解除,那便同归吧!”

  心有定计,近月观音蓦然反身一掌,狠辣击在释至伽蓝的背心。

  释至伽蓝护体神功已破,重伤之躯再遭死手,登时身形前冲,带着满口鲜血愕然回头。

  但见此刻近月观音竟是起了惊人变化。

  圣洁佛光蜕化,透露无比阴森邪气,衣袍也编为暗红血色,脸上更是浮现佛文血字,“魔天血海,枉漂舍利,末法生莲,渡世咒音。”

  “你!”

  惊人变化,释至伽蓝、法畏金刚、永劫天女三人同时愕然,一时不察,再遭对手猛攻。

  同一时刻,魔如来再纳残存真力,施以杀招,“如来魔印七级浮屠!”

  浮屠血光盈天蔽地,巨大轮盘狠辣印向释至伽蓝。

  就在此时,永劫天女蓦然自毁根基,强势逼退死寂女神,闪身挡在释至伽蓝身前。

  “悲者不要啊!”

  释至伽蓝悲吼一声,魔轮已是深深烙印在永劫天女身上。

  玉佛爷奇招再现,永劫天女顿时化为魔轮之上悬挂的诡异骷髅。

  “悲者啊!”

  气急攻心,让本就重创之躯越发虚弱,释至伽蓝满头白发散乱,散乱佛元流转全身,想要再凝杀式,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圣衡者,吾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蜕化为渡末莲的近月观音一步一黑莲,逐渐靠近释至伽蓝,目中充满惊人杀意。

  “为什么?”

  释至伽蓝身形踉跄,悲怆问道。

  “哈哈哈……为什么?”

  渡末莲发出冷声狂笑,“当初拈花山门之祸,尔等同为佛门弟子却袖手旁观,就休怪今日渡末莲为山门报仇。”

  “什么?你是拈花山门的弟子?”释至伽蓝脸上露出惊愕。

  对面的渡末莲没有再多说,只是冷哼一声,“不错,从此之后吾便是鬼族舞祭血海观音渡末莲,今日西煌佛界沦亡之功,便是吾为女帝献上的一份大礼。”

  话甫落,渡末莲掌凝血色莲瓣,宛若血刀滑下终幕,“血莲大千斩!”

  片片莲瓣飘落,如刀刮骨,却不敌满是疮痍之心。

  释至伽蓝如遭凌迟,白蓝素袍彻底化为血色。

  纯然双目唯有哀叹与落寞。

  吾佛垂眼,天意难违,不恨世路多魔鬼,可叹吾愿如血飞。端居蒲团,此身便为千古范,愿化狮子,彼岸犹作万惧音。任凭鲜血淋漓,慈眉下的目光,凛然坚定,有如地狱明灯,照见如来大道。

  心志坚定,却不敌人心诡诈。

  背后魔佛狠辣之手毫不留情,萌杀佛心被揪出体外,即将落入入魔之佛者口中。

  噗呲!

  就在此时,正法剑蓦然灌体,刺穿心肺,君奉天不知何时出现在魔如来的背后,浩荡之气激荡。

  “戮佛魔者,焉能让你存世祸人!”

  君奉天一脸大义凛然,但在魔如来的耳中,却有另一道玩味之声响起,“想要吞噬萌杀佛心来恢复功体,对付我们吗?”

  “哈哈哈……你终究只是吾之一点戾气而已,也想逆主?当真可笑可悲!”

  无情之语消失,即将吞入口中的萌杀佛心也不知何时落入喜公子的手中。

  此刻,渡末莲也是一愣,随即收起异色,低垂的眼帘遮挡悲恸,将释至伽蓝首级割下,装入袋中。

  曾经最尊敬的人,如今却要亲自出手击杀,甚至割下人头,渡末莲心中苦痛难有人知,但此刻却只能压下,甚至露出欣喜。

  意外连连。

  与八面鬼戎对战的法畏金刚亲眼见证慧者成魔,悲者成骷,圣衡者佛心被取,首级被割,尸首不全。

  如今,整个浩荡佛界,竟是只有他一人。

  天地轰雷,血雨飘零,似是为佛者落泪。

  “不用悲嚎,吾很心善,送你去无间见他们吧!”

  八面鬼戎露出一抹冷笑,就在此时,一道剑气突然出现,随即蓦然带着法畏金刚消失。

  而‘君奉天’也夺走释至伽蓝残躯与魔如来之躯一起消失。

  随后,狼藉佛域只剩下喜公子一人独对伏夜欲娇你、八面鬼戎、渡末莲、死寂女神以及神晖主。

  可谓满目皆敌。

  而地上永劫天女所化雕塑在血雨中迈入血沙之下,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