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舍身成魔

第六百三十五章 舍身成魔

  “断小弟!”

  白川凌花将重创的夜叉枭王扶起,望着那道如魔般的身影,诧异中更是充满警惕。

  毕竟以前双方也曾发生过激战,之后她也曾听闻断天途似是受到了鬼龙王、末邪王的算计而功体被废。

  完全有对他们出手的理由。

  但如今……

  汹汹魔焰升腾,宛若巨大魔影,另整片虚空都变得虚幻动荡。

  一路所过,身后只余灰白。

  身后的世界好似此刻都只余单调黑、白、灰三种死寂色调。

  “这股气息……”

  夜叉枭王虽受重创,但眼力依旧,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这是绝望、死亡的气息,没想到他竟然会走到这一步。”

  夜叉枭王的神色同样变得凝重,因为他曾经感受过,那是在白川凌花当年死在他的怀中,所以他选择加入八部众,变成了如今的夜叉枭王,但也换回了凌花的性命。

  不过断天途显然与他不同。

  绝望化为了他的力量。

  手中暗红神剑化为魔剑,带着死亡的力量靠近。

  重伤的双方此刻对于突然出现的魔人充满警惕。

  就连一贯大大咧咧的碧雪妍也看出了断天途的不对。

  “断天途,你怎么了?”

  “你想做什么?”

  断天途的目光被碧雪妍的声音所吸引,一双漆黑的双目,好似两团黑焰在燃烧,另人不寒而栗。

  片刻之后,嘶哑的声音从断天途口中传出,“碧雪妍,你既对我无情,那今日断某便斩情绝爱,舍身成魔!”

  “或许师尊说的对,人世亲爱只会束缚我的力量。”

  断天途剑锋斜指,冲着碧雪妍露出一抹渗人笑容。

  “原来如此。”

  碧雪妍目光微黯,随即有变得坚定,挺身挡在步军殇的面前,“但你想杀他,就先要踏过我的尸体。”

  “很好,果然够无情!”

  断天途突然发出一阵诡异笑声,“第一剑便斩你的无情!”

  “让开,我还没死,轮不到你为我挡剑。”

  此时,步军殇却是突然推开碧雪妍,伸手抹掉嘴角鲜血,“想要报复,冲我来!”

  “有种!”

  断天途狞笑一声,身形一动,好似化作一团火焰一般扑向步军殇。

  他的功体本就对精灵克制,如今虽然重伤初愈,但舍身成魔,同时解开了焚寂第三重封印,一身实力比以往更加强大。

  反观步军殇与夜叉枭王豁力一战已经重创,如今不过是凭借着一口真气强撑。

  铛!

  一声震耳脆响,步军殇顿时倒退数十步,口吐鲜红。

  看到断天途竟然是针对步军殇、碧雪妍两人而来,白川凌花顿时神情微松,同时冲着碧雪妍冷笑道:“看着也没有多么漂亮,没想到也是红颜祸水啊!”

  “或者说抛弃了别人,现在被人家找上门来报复了。”

  “唉!枉断小弟对你如此深情,没想到你竟然背着他勾搭别的男人,怪不得断小弟如此愤怒!”

  “住口。”

  碧雪妍怒喝一声,不过此时也顾不得对付白川凌花,神脉第一神器神斗天宫再次显化掌中。

  手中剑舞搭在弓上,剑尖指向断天途的背心,“断天途住手,你若现在离开还有机会,莫要逼我!”

  “好一个恶毒的女人,竟然为了奸、夫准备杀了自己的男人!”

  白川凌花见到碧雪妍这番动作,忍不住再度开口讥嘲。

  此刻,断天途脚步蓦然一顿,已是感受到背后的凛然杀机,脸上的神情也越发扭曲癫狂,“嘿嘿嘿……很好,如此我也不需要再顾虑了!”

  随着断天途话音落下,滚滚魔气从其体内席卷而出,在背后凝聚出一尊巨大妖魔,“杀!”

  嘶哑冷喝,断天途蓦然暴起,一剑绝杀步军殇,同一时间,碧雪妍眼睛一闭,手中弓弦一松。

  神箭蓦然飞射而出。

  宛若流星一般拖着长长尾焰划过长空。

  铛!

  同一时间,在步军殇的面前突然多出一道头戴白色斗笠的白衣青年,青年手中持剑,一剑挡下汹涌魔剑。

  同一时间,剑舞蓦然刺穿了断天途的胸口。

  背后凝聚出巨大妖魔也轰然溃散。

  断天途也同时喷出一口鲜血,胸前的剑尖告诉他,曾经他以为的深厚感情实则多么的无情与讽刺。

  “对不起,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一箭穿胸,背后的碧雪妍喃喃说道,从忐忑、恐惧、心痛逐渐似是说服了自己,变得坚定。

  “袁无极害死了我父亲,更算计我的师尊,窃取精灵权柄,我必须杀他,你是他的徒弟,就是我的绊脚石,杀了你没有错,我没有错!”

  “嗬嗬嗬……”

  断天途血肉蠕动,插入胸膛的利剑逐渐被逼出体外,胸口的伤势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原来成魔之后是如此强大!”

  断天途呢喃一声,随后缓缓抬起头,“很好,既然如此,我便扫清障碍。”

  话甫落,断天途再度看向前方的凄城,因为眼前之人拥有伤害到他的实力,“儒门之人,既然你要阻我,那我就如你所愿!”

  秋风萧萧,残叶飘飘。茫茫人海,情人何在。悠悠天地,谁知我心。挥剑问天,何为人生。

  这一刻,断天途彻底舍去了人世的感情,灵魂永坠无间,滚滚魔焰裹身,再睁眼,目中再无任何感情。

  仿若一尊杀戮机器,无穷无尽的杀意另得百里风云色变,万里苍穹具裂。

  “好惊人的魔气,没想到他竟还能爆发如此手段,袁无极果真神秘!”

  夜叉枭王低声自语,越是接触越是觉得此人神秘莫测,其手段能为竟好似不比邪神逊色分毫。

  要知道,断天途只是他的弟子之一,便已经有此实力,如今更能爆发出另他都忌惮的力量。

  除此以外,当今有着精、幽、人三族共主之名的禁城遗玉身负帝星命格,同样的强悍。

  可以想象,能培养出如此强大弟子的袁无极又会有多强大。

  外界所展露的恐怕不过是其冰山一角。

  其实夜叉枭王一直也没真正感受到过袁无极的实力。

  因为每一次对战,他都觉得对方并未用出全力。

  从来都是轻松写意,即便看似危险的局面与境地,但从对方的眼中却从未感受到过恐惧或凝重。

  能有这份心态,代表着对方从来没把眼前的危局放在眼中。

  这说明对方有轻松摆平一切的实力。

  就在夜叉枭王念转之际,断天途魔焰更盛,一剑力劈,与突然出现的白衣剑客发生了激烈碰撞。

  “正道之人真是阴险狡诈,好在有断天途出现,不然今天这一局危险了。”

  这时,白川凌花扫了一眼白衣剑客,低声说道。

  夜叉枭王没有说话,但显然儒门的做法让他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