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三十章 陈年旧事【10月月票9/10】

第六百三十章 陈年旧事【10月月票9/10】

  游仙台。

  “鹤梦扬州,谢饮清流,烟霞不系舟。人间和羡蓬莱游?奔逸笔,放沧洲,尽得风流。”

  伴随一声鹤唳,但见一道穿黄色儒袍,背负长剑的影穿过楼宇,迈入花园。

  紧接着,又是一道肃杀之气传来,伴随凄凉琴音,一道大漠装扮的魁梧影挎着宝剑走入,“腰悬龙泉剑,背负寒玉琴,阅世几秋雨,随一纸衾。”

  一者内敛,一者肃杀。

  两道不同的剑气将喜公子锁定。

  “想不到你竟然与阎罗鬼狱狼狈为,打破剑族封印,从今以后,姑苏还剑与你割袍断义。”

  撕拉!

  姑苏还剑猛然从袖上撕下一截衣袍,抛入空中。

  “狼狈为这个词用的好。”

  对于姑苏还剑的愤怒,喜公子却是抚掌一笑,随即回过头看向被囚在木笼内的死寂女神,笑问道:“孤月公主,他说我与你和女帝狼狈为,你承认吗?”

  “污言秽语!”

  死寂女神还未说话,一旁的碧琉璃却是‘呸’的一声,一脸耻与为伍的表。

  这时,系雪衣的目光落在死寂女神的上,目中流露一抹惑然。

  “喜公子,你在搞什么鬼?是内讧了吗?”

  姑苏还剑也在死寂女神与喜公子上来回徘徊,同时冷笑两声,“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免去你的罪责。”

  “想问罪并不急,但你就不想知道,吾并非剑族之人,更没有先天剑胎,是如何破了剑族的六戒神封吗?”

  喜公子端起茶杯,不疾不徐的说道。

  “嗯?什么意思?”

  姑苏还剑眼帘微垂,脸上露出一抹凝重。

  因为这一点也是他奇怪的地方。

  做为剑族三大锋芒之一,他虽没有先天剑胎,但也明白族内的特殊封印必须先天剑胎才能解封。

  而当今天下拥有先天剑胎并与袁无极有着深厚关系的只有剑咫尺。

  姑苏还剑仅仅想到了这一人,因为他的好友章仇无期早已死在系雪衣的剑下,至于剑宗,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因为剑宗太神秘了,而且早已消声觅迹数甲子,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剑宗出世,之前也未曾遇见,因此并不知道长锟出世的消息。

  “虽然吾并不介意做恶事,但却不喜欢替人背锅,解封鬼狱这一桩你所谓的罪过也落不到吾的头上。”

  喜公子缓缓站起,双手背后,淡漠说道。

  “有话就痛快说,婆婆妈妈像个娘们!”

  姑苏还剑直接说道,丝毫不在乎喜公子的感受。

  对于姑苏还剑的格与脾气,两人相处有一段时间,他自然清楚,因此也不以为然,“哈!这事要怪也是你们剑族的责任,解开阎罗鬼狱封印的正是当今剑宗,长锟!”

  长锟这个名字一出,姑苏还剑顿时瞳孔紧缩,剑族剑宗的名讳,做为剑族三大锋芒之一的他又怎会不清楚。

  更何况,同为剑族三大锋芒的不返便是剑宗的弟子。

  “这怎么可能?至从上古与阎罗鬼狱一战之后,剑宗便已消失了无尽岁月,他若回归我又岂会不知?”

  姑苏还剑一脸不信,同时双目紧紧盯着喜公子,似是想要看出什么。

  “吾从来不需要别人相信,你信不信也不重要,因为吾只是说一个事实。”

  “拿不出证据,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姑苏还剑冷哼一声,腰间梦回姑苏飞而出,萦绕周盘旋一周之后,落入姑苏还剑的手中。

  气氛一瞬变得紧张。

  这时,死寂女神忍不住冷笑,“喜公子,看来你正邪两边倒的算盘打错了。”

  “不用着急,我还用你准备在天下上榨取一些好处呢!”

  这时,一直观察着死寂女神的的系雪衣忽然开口,“鬼族?”

  “不错,鬼族公主死寂女神,不过现在是吾的藏品!”

  喜公子直接越过姑苏还剑与系雪衣两人,伸出手指挑起死寂女神的下巴,“当然,她曾经还有另一个名字,临川才女闻疏梅。”

  “什么?”

  今生记忆最深的人,也是他的义妹以及最的人,本该早已死去的人,如今她的名字再次出现,顿另系雪衣心神动摇。

  “孤月,是要吾来说还是你亲自告诉系雪衣呢?”

  喜公子凑近死寂女神的脸庞,一脸玩味的表。

  这种拆散他人的感觉,真的很有趣。

  系雪衣的双眼落在死寂女神的上,无论如何,眼前鬼气森然的女子与温柔贤淑的义妹完全无法重合。

  死寂女神转头甩开喜公子的手指,随即冷笑一声,事到如今,鬼狱已经解封,已经无需隐瞒什么了,“不错,闻疏梅确实是我的化,当初以这个化行事为的就是接近你,夺取你手中的万荒岩。”

  “那这么说来当初你的死也是自导自演了?”

  系雪衣退后一步,绪变得激动。

  要知道,当初他真的是对闻疏梅动了真,为此抛下了一笔秋掌门之位。

  没想到,他所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骗局。

  “南乡闻疏梅。”

  这时姑苏还剑也喃喃一声,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喜公子适时提醒,“章仇无期也曾倾慕与她,最后还发展出了一段狗血故事,使得堂堂八采儒鹤与瘦马关山为而战,最终落得一人惨死的下场。”

  说到这里,喜公子再次看向死寂女神,“你不准备说说当初你是怎么算计章仇无期,并在他的剑上抹上了赤鳞水吗?”

  “赤鳞水……”

  系雪衣与姑苏还剑同时后退一步,两人之前早已找过聂寒,因为章仇无期的佩剑满夜雪啸便是聂寒所锻。

  其材质名为百韧丝钢,此物遇强则纳,遇坚则摧,特是能折而不能断,唯一的缺点便是赤鳞水。

  它可以摧毁百韧丝钢的特,使其由内而外脆化如凡铁,这也是为何在与系雪衣一战中,折而不断的满夜雪啸会在与系雪衣一战中,剑折人亡。

  这一刻,两人终于明白了一切。

  姑苏还剑更是暴怒,他与章仇无期乃生死战友,为了此事,数甲子来他一直挑战系雪衣。

  “没想到是你这妖女在算计一切!鬼狱之人果然心机诡诈!”

  姑苏还剑怒气勃发,一旁喜公子却是拍了拍手,“错了,她是鬼女,不是妖女,当然,她现在是吾的珍贵藏品,可不容许你们损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