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中计【为Q阅‘孤魔影’万赏加更】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中计【为Q阅‘孤魔影’万赏加更】

  阎罗鬼狱出口。

  一道魁梧影持枪背对。

  就在魄接近一刻,霸气诗号也随之响起,“乱天地无道,君威临;坠黑白无间,奉行。叹人鬼无常,天逆命;掌月无极,帝皇令。”

  “帝龙胤!”

  魄止步,目中涌现一抹冷厉,这是他早已料定之事。

  “吾只出一招。”

  帝龙胤有帝龙胤的傲气,他不喜乘人之危。

  即便要与袁无极一战,也会对上全盛时期的袁无极,而不是现在的半死之人。

  但他也无法违背女帝的命令。

  所以,他只出一招。

  黑龙矛缓缓抬起,一道气机已经牢牢锁定魄。

  “一招恐怕不够,吾便是重伤之躯,也非尔等可以轻辱的!”

  魄冷哼一声,抹去嘴角渗出鲜血,一手提起风离剑。

  猩红的鲜血顺着剑流淌,使得魔剑更加邪异。

  一瞬间,紧张气氛爆燃。

  “天堂末路·鬼狱无道!”

  蓦然转,一张与君奉天一模一样的面孔透露出无与伦比的冰冷,随着手中黑龙矛刺出,空间登时崩碎,仿若天堂崩毁,鬼狱逆乱。

  只是一招,却已是震撼星宇,背后黑水更是激起滔天之浪。

  “一剑破万法!”

  面对杀招临,魄低喝一声,强提残存真元灌入手中魔剑之内,一剑横扫,似是天地唯一,破尽万法。

  铛!

  黑龙矛与风离剑锋芒向对,一声刺耳之声,响彻鬼狱。

  黑龙矛乃是狱龙皇之兽骨与兽爪所化,无坚不摧,堪为当世最顶级的神兵。

  更重要的是,黑龙矛宛若一体,不存其他物质,即便是风离剑的分离异能也无法将之分化。

  噗!

  早已重创的魄后退三步,再度喷血。

  踉跄体还是以剑拄地方才站稳。

  “你可以走了!”

  一招毕,帝龙胤一甩战袍,蓦然转,托着黑龙之矛远去。

  此时,魙天下与仙踪无名再度赶来。

  魙天下扫了一眼离开的帝龙胤,眉头微皱,不过此时不是问罪之时,她转头看向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圆公子,如此局面你还有何话说!”

  “咳咳……”

  魄低咳几声,抬起袖袍抹掉嘴角鲜血,缓缓直起腰看着两人邪笑一声,“怎么,女帝是想要我‘说’服你吗?”

  “袁无极,死到临头还敢污言秽语!”

  魙天下眉头一皱,这几的交流,让她听出了对方话中之意,手中纵天鬼脊一挥,一道罡气轰击在魄上。

  魄登时飞而出,跌落在地。

  沾满鲜血与泥沙的白袍以及散乱的白发,无一不表明魄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袁无极,这一掌为你送行!”

  仙踪无名的名剑已断,抬手一掌,同样惊天动地。

  “想杀我,还不够啊!”

  魄怒眼一张,再度咆哮一声,凝气为盾。

  但油尽灯枯的他又如何能够逆天改命,整个人已是轰然跌入黑水之中。

  “哼,想借吾之力逃出鬼狱?”

  仙踪无名目露冷嘲,似是早已看穿袁无极的目的。

  就在此时,一道剑气由外破入阎罗鬼狱。

  剑族当初设下的封印轰然破碎。

  “魔始、袁无极,这一剑是你们曾经要的,现在,吾还了!”

  长锟铻平静声音响起,出完一剑,已是转离开,“龙马千里雪花行,风月十步天剑鸣。秋霜切玉号长,不灭锟铻册宗名。”

  此时,叹希奇恰好赶到。

  错一刻,无声剑气蓦然斩向叹希奇脖颈。

  铛!

  好在叹希奇早有提高,剑感敏锐,神兵也比曾经的木剑强了太多,虽然剑锋迸出一个缺口,但至少未断,也未断了叹希奇的命。

  “他就是剑宗长锟铻?”

  “果然是剑道顶峰!”

  虽只是一道剑气,但已经让叹希奇明白对方的强大,自己远远不是对方的对手,但这并未消磨叹希奇的意志,反而让他奋进之心越发激烈。

  对于叹希奇,长锟铻没有下杀手。

  因为对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杀至毫无意义,当然,若是此刻叹希奇敢与他动手,那么……

  随着叹希奇赶到吞兽恶口,就见一道熟悉影突然产品呢黑水中抛而出。

  “袁无极!”

  看到那人,叹希奇脸色微变,刚要赶过去,一柄断剑蓦然投而出,直接刺入魄心口,随即仙踪无名从吞兽恶口步出,“仙非仙,剑非剑,不仰山高鱼龙名;魔非魔,道非道,无待生死齐物行。”

  甫踏入苦境,仙踪无名便展无双仙威,“今仙踪无名诛恶于此!”

  “袁无极,魂归吧!”

  仙踪无名出现在魄背后,蓦然拔出断剑,魄躯体轰然溃散,化作万象之气消融在天地之间。

  此时,姑苏还剑与系雪衣也感到吞兽恶口,惊见袁无极魂飞魄散一幕,目中顿时露出震惊,“这是……”

  “袁无极勾结鬼狱,要打开鬼狱封印,被我所阻!”

  仙踪无名嘴角恰逢其实流出一抹鲜红,同时一脸正气的说道。

  “那你又是何人?”

  系雪衣眼睛微眯,质问道。

  虽然说袁无极并非正道人士,但也同样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恶事,系雪衣自然不会听信一面之词。

  “仙者做事,自能确定一切,想要质问吾,儒门之中也只有皇儒无上才有这个资格。”

  仙踪无名傲气无比,搬出皇儒之名,确实让系雪衣心下一沉。

  毕竟敢说如此大话,必然是与皇儒尊驾同辈。

  而在魄躯体溃散之后,吞兽恶口附近的一个山洞之内,一具沉寂了许久的魁梧躯体手指忽然动了动。

  ……

  另一边,前往西煌佛界的路上。

  喜公子怒掌不留。

  一掌打飞玉钵,印在青随佛子心口。

  五雷化极手顿时将青随佛子一佛元、鬼元尽数消融,让其成为一个毫无武功的普通人。

  “啊!”

  紧接着,喜公子凝掌为拳,狠辣一击,震碎青随佛子躯,四肢、躯干四而出,鲜血然红了大地。

  盈耳乱雪似崩,怒涛没,伴随一道哀鸿,死无全尸,以血忏罪如来,以命陨酷证大道。

  鬼狱安插在佛域的间谍终死喜魄之手。

  死寂女神惊见血腥一幕,顿时瞳孔紧缩。

  就在此时,一道震撼佛音怒然传来,“持威怖畏法金刚。”

  法畏金刚闪出现在青随佛子躯干边,看着四肢分离,睁大眼睛、满脸不甘的青随佛子顿时怒火狂燃,“竟敢杀吾佛友,恶魔伏诛吧!”

  “金刚轮!”

  一出手,便是极招,背后八道时轮刹那而至。

  砰!

  喜公子举臂一挡,八道时轮飞而回,但法畏金刚已是扑而至,不给喜公子解释的机会。

  眼见为实。

  法畏金刚亲眼看到自己同修数甲子的佛友死在喜公子手中,因此出手不留。

  “圆公子,快走!”

  此时,死寂女神忽然开口,竟是一掌轰出,凝结一道冰墙,挡下法畏金刚,随即便抽而退。

  “鬼狱妖女休走!”

  死寂女神的出手,更是确定了一切,让喜公子无从辩驳。

  “好一个阎罗鬼狱,和本公子玩这招,就怕你们这是在引狼入室啊!”

  喜公子一瞬便明白这是一个局,而青随佛子便是此战的牺牲品,明白此点,喜公子不再恋战,强退法畏金刚,直接追向死寂女神逃离的方向。

  “喜公子?圆公子?”

  “不管你们是谁,吾都会让你为佛友偿罪!”

  看着消失的两人,法畏金刚怒声喝道,随即一脸悲戚的看向后青随佛子的残尸,颤声说道:“佛友,我带你会佛界!届时,我会亲自为你……”

  提示:浏览器搜索+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