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得知真相的魔始眼泪流下来

第五百八十七章 得知真相的魔始眼泪流下来

  云海仙门之内。

  如梦令回返。

  带来的消息却是另云徽子感到心惊。

  因为花宵朝雾与那少年第一次出现便是在地狱无常天百里之外。

  “难道她真的是祖奶奶?”

  “那她身边的少年又究竟是谁?”

  云徽子眼睛微眯,如果花宵朝雾真的是祖奶奶,那她身边那个少年很可能就是袁无极。

  因为地狱无常天之内玄脉宝鉴藏有‘诛神之雷’的秘密是由袁无极口中说出。

  当时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

  大师兄与二师兄一个被占据躯体,一个下落不明,那知道此事的也只剩下他与祖奶奶以及袁无极。

  而祖奶奶又前往地狱无常天……

  一连串事情联系起来,不难想象幕后算计这一切的人是谁。

  “而且他在消失之前,竟然将太微垣交给剑琅琊保管,难道是早已想到我会需要此剑?”

  “如果真是他,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是志在诛神之雷还是要算计前去取诛神之雷的人?”

  云徽子陷入沉思,一旁无限眼睛微眯,“看样子云徽子知道了些什么。”

  他不知道劫红颜前往地狱无常天的秘密,所以也不知道袁无极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因为劫红颜之事,所以他必须搞清楚那个少年的真正身份。

  察觉云徽子已经有了怀疑的目标,无限开始旁敲侧击,“云尊,看来你已经找到了线索,如果有需要,我会命幽界人马助你调查。”

  “嗯……”

  云徽子沉思片刻,忽然想到无限曾经与袁无极有过一段时间合作,或许他更加了解此人,不由问道:“无限,你对圆公子此人如何看待?”

  “圆公子?”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占据无限肉身的魔始分魂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微变,同时心中一紧,暗道:“难道云徽子怀疑花宵朝雾身边的那个少年是袁无极?”

  当局者迷。

  这样一想也不无可能。

  “不对,是很有可能。”

  此刻,魔始心下一沉,已经有了不妙的感觉。

  因为他可是知道袁无极这个人的作风。

  如果真是他,花宵朝雾恐怕早已……

  想到这里,他的双眼有些发红,流露出一抹嗜血之芒,不过他很快便惊觉地方不对,连忙收敛,但这股突然出现的戾气终究还是让云徽子有所察觉。

  “无限,你这是?”

  云徽子倒也没有太多联想,只是觉得无限或许与袁无极已经分道扬镳,甚至有了仇恨。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袁无极曾经对幽界所做之事,确实也有被恨的理由。

  听到云徽子发问,魔始哼了一身,冷声说道:“我与他早已恩情两清,从当初他对圣母做出那种事情后,我与他之间便只有仇恨。”

  说完,魔始又看向云徽子,“难道云尊你是在怀疑她身边那个少年便是同样受到还童返照影响的袁无极吗?”

  “这只是我个人猜测,一切还需查证。”

  云徽子微微摇头,自然不会就这样武断坐下决断。

  毕竟此事关联非小。

  虽然他心中已经觉得事实很可能如此。

  “云魁乃巧天工义母,而袁无极与巧天工为夫妻,他应不会伤害祖奶奶,更不会对祖奶奶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云徽子在心中自我安慰。

  一旁的魔始却没有云徽子这么乐观,敌人远比朋友更了解彼此,而那个人,同样是不受礼法束缚的人。

  他没有继续开口,一时沉默,但心中怒火攀升,“原来是你——袁无极!”

  “你竟敢如此侮辱我,那就休怪吾了……”

  无限目中邪芒闪烁,每次一想到劫红颜竟然会和自己今生最大仇人暧昧不清,甚至发生了那种事情,魔始心中便如遭万蚁噬心。

  如果不是有云徽子在场,此刻魔始早已爆发。

  但此刻却只能挤压在心底,让魔始痛苦难当。

  ……

  另一边。

  倚情天放下手中书札,目光开始闪烁起来。

  “玄尊竟然没有详细记载当年之事,看来这里并没有我要的,那时雨的母亲究竟会是谁呢?难道我要再去找袁无极吗?”

  倚情天眉头紧皱,他不想再和袁无极此人有太多交集,因为你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可如今时雨的灵魂还在袁无极手中的血镜之内,早一天救回时雨,便早一日斩除一切麻烦。”

  想到这里,倚情天心中终于决定下来。

  不久之后,倚情天便离开藏书阁。

  “你查到了你想要的资料了吗?”

  云徽子将纷乱心绪暂且压下,看向倚情天。

  倚情天性格淡漠,微微摇头,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忽然脚步一缓,撇过头看向云徽子,突然问道:“你可知袁无极的下落?”

  “你怎么会找此人?”

  云徽子眉头一挑,他们才刚谈完此人,没想到现在倚情天竟然也要找此人。

  “嗯?难道你也要找他?”

  倚情天一愣,随即直接问道。

  “确实需要找他验证一些事情,不过至从上次他离开幽界之后便不知下落。”

  “幽界吗?”

  倚情天呢喃一声,随后看向云徽子,“我明白了,待我办完此事,我会回报你这份恩情。”

  话甫落,一声嘹亮凤鸣响彻云空,随即火凤天降,倚情天一步踏出,人已出现在火凤背上,消失在远方。

  云徽子与无限看着倚情天消失的方向各有所思。

  “袁无极,你想要做什么,我偏偏让你失败,倚情天若是前往幽界,我会让人告知他一切,让你的算盘落空!”

  “同时一点一点分化你身边的势力,最终成为孤家寡人,吾会当着你的面,将你的女人一个个都带来,让你亲眼看着她们跪在吾面前受尽各种折磨!”

  ……

  另一边,朱雀衣第二次赶往精灵天下,来到中途。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伴随一阵阴森鬼风吹拂,在朱雀衣的面前已经多出一道身穿黑蓝长袍,手握骨扇的背影。

  “是你!”

  见到来人,朱雀衣脸上顿时流露出惊惧。

  “天缺地陷·鬼麒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