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八十四章 贵圈真乱

第五百八十四章 贵圈真乱

  “女帝,你依旧错了,袁某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什么!”

  欲魄竖起中指摇了摇。

  “早听闻圆公子公布能预示天下大势,更具有窥探未来之能,而这十二神惶中便有战星之名,怎么?难道也预示了我阎罗鬼狱的未来与朕的结局吗?”

  “若真是如此,那朕倒想要听听朕会死在何人手中,不会是圆公子你的手中吧?”

  魙天下胸有豪迈之气,高坐皇座,若有所指地说道。

  “有些事情,女帝知道了,那么未知的危险就更多了。”此刻,欲魄一脸神棍的姿态。

  毕竟当初两个身份胜天半子·执棋客与算尽苍生·观九州都是神棍,因此对于这个角色的扮演,袁无极最为得心应手。

  “危险?朕何惧之有!”

  魙天下嘴角微翘,露出不屑笑容,她从不信所谓天命,也不畏惧,只要实力足够,一切皆可打破。

  “女帝果然气魄十足,既如此,那吾便说上一说,至于女帝信不信,只能又女帝自己甄别。”

  欲魄眼睛微眯,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笑容,随后继续说道:“若无吾插手,女帝本该在魔始的算计中,死在人觉非常君与佛剑分说手中,当然,那是以前,现在就不一定了。”

  “魔始?佛剑分说?”

  魙天下喃喃一声,她自不会听信一人之言,尤其是未来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上,只是此话终究让她提起了一些兴趣。

  “不错,魔始便是九天魔尊,也便是仙踪无名。”

  “哈哈哈!这倒趣味了,你们一个说对方野心勃勃,觊觎苦境,会威胁朕的地位;一个说对方会在未来杀了朕,你说,朕该相信你们谁呢?”

  魙天下身子前倾,一双美目炯炯的盯着欲魄,质问道。

  “吾相信女帝谁都不会相信。”

  面对威压,欲魄处变不惊,微微一笑后平静回道。

  盯着欲魄片刻,魙天下才大笑一声,话题随之转移,“那你觉得仙踪与玄尊之间的仇恨又是真是假?”

  “还在试探,这个女人还真不好对付啊!”

  欲魄心念一转,心下感叹,表面上神情依旧,“魔始与玄尊确实有着杀身夺妻之仇,所以他要颠覆仙门之事并不假。”

  “夺妻?”

  魙天下口中咀嚼这两个字,显然,这有些出乎了魙天下的预料,甚至魙天下想到了自己,因为他与仙踪确实认识在前,后又嫁给了九天玄尊。

  但紧接着一想又不对,显然玄尊在娶他之前,便已经杀了仙踪,不然她在云海仙门那么久,不可能不察觉。

  如果让袁无极知道魙天下此刻心中的想法一定大乐,终究是女人,即便绝情绝性的女帝也不例外自恋。

  “不错。”

  “看来仙踪并没有把真正的实情告知女帝,既如此,只能由我来说,以免女帝被他诓骗了。”

  说完,欲魄又故作叹惋,“可惜了女帝对玄尊一片深情,对仙踪的信任,但一切都因为魔始的破坏而导致你们感情破裂,真是可惜可叹。”

  袁无极的说辞,让魙天下眉头紧皱,因为她做过什么自己最清楚,也正因此才会激怒玄尊,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玄尊出手竟会毫不留情。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魙天下眼睛微眯,做为九天玄尊之妻,两人朝夕相处,虽不能说彻底了解,但她也知道玄尊性情,即便恼她所为,但为了奉天也不该狠下辣手才对。

  这一刻,就连魙天下都有点想歪,觉得或许当年之事并不全是自己的原因,她静静看着袁无极,等待着答案。

  欲魄见确实勾起了魙天下的兴致,心中怪笑一声,女人嘛,有几个会认为是自己做错了的呢?无理取闹、总以为自己是对,别人是错,才是绝大多数女人的性格。

  随后,欲魄将早已编好的说辞娓娓道来。

  “当初九天玄尊虽毁了魔始躯体,但魔始早已对九天玄尊抱有警惕之心,甚至也在谋划刺杀九天玄尊,只不过没想到九天玄尊更决绝,比他快了一步。”

  “而在不久之后,鬼狱之事爆发,女帝‘下嫁’九天玄尊之后,但因为魔始之魂暗中作祟,并暗中透露出他与女帝早已认识,更有其他关系,因此玄尊对女帝日生嫌隙,直到女帝做出那件事后,九天玄尊一怒之下痛下辣手,杀了女帝。”

  “哦?照你说来,朕当年被九天玄尊所杀原因,其中还有仙踪作祟了?”

  魙天下眼睛微眯,心思翻转,在揣测此话真假。

  而欲魄所言,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虚虚实实,确实难以分辨。

  不过眼前之人除了不分尊卑之外,有时候说的话确实好听,尤其‘下嫁’这个词用的好。

  毕竟被迫嫁给九天玄尊,对魙天下来说可是耻辱,但下嫁就不同了。

  女人都是虚荣的,女帝做为阎罗鬼狱之主,更是如此。

  见魙天下还在考量,欲魄决定再下一剂猛药,“不错,所以在杀了女帝之后,九天玄尊从海外带回了另一个女人。”

  “嗯?”听到此话,魙天下双眼一瞬睁开,目中流露一抹怒意。

  这并非她对九天玄尊有多少感情,而是因为觉得受到了侮辱。

  毕竟,她也是九天玄尊明媒正娶的正妻,如今,九天玄尊竟在她死后,就带其他女人回来,这是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中,心中更是暗恨,“九天玄尊,你当真薄情寡义啊!”

  察觉到魙天下脸上微妙变化,欲魄嘴角微翘,继续说道:“而这个女人出生风之一族,本名花宵朝雾,也是曾经魔始结发之妻,而九天玄尊为了报复女帝与魔始,所以为失去记忆的花宵朝雾取名——劫红颜,这个劫便是女帝本名劫珠的劫。”

  听到这里,魙天下的拳头握的更紧了。

  欲魄话语不停,“两人虽为向外人透露关系,但后来九天玄尊更将劫红颜封为娲皇仙统之主,而在数年之后,劫红颜却在云海仙门诞下一子。

  不过因为九天玄尊因为与八岐邪神一战,同样受到了诅咒,污染了血脉,导致劫红颜之子生下后便是死胎,为此九天玄尊不顾自身安危,损耗跟进一步的希望逆转生死,救回了那个婴儿,但从此功体也不全,为之后陨落留下了隐患。

  而从此以后,劫红颜便久居娲皇云宫,就连女帝之子君奉天见了劫红颜也要恭敬称一声祖奶奶,我想女帝应该明白了这期间应该发生了什么吧?”

  欲魄说完,又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感慨,“对于此事,我只能说——贵圈真乱!”

  “胡言乱语,九天玄尊虽然薄情寡义、心狠手辣,但还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想要以此种顽劣谎言欺骗朕,你当朕是三岁孩童了吗?”

  不管真假,魙天下心中却是激起怒气,但她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人之言,因此直接冷声说道。

  “女帝英明,怎会是三岁孩童,如果是正常的九天玄尊自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但与八岐邪神一战之后,九天玄尊的意识已经受到邪力污染,行事也越来越极端。

  殉道之眼、鬼谛之能以及血闇之力我想女帝都不会陌生,而要完成这些要死多少人,女帝同样心知肚明,女帝觉得正常的九天玄尊会做出如此惨事吗?”

  此话一出,魙天下握着龙椅的手也不由紧了几分,虽然她口中说着九天玄尊薄情寡义,阴狠毒辣,但相处那么久,对于这个人还是有很多了解的。

  那是一个能为天下苍生奉献自己生命的人,而这样的人是她帝路的绊脚石,所以她当初才会想要除掉九天玄尊。

  因此,想到后来种种变故,魙天下确实起了疑惑,因为连这种极端之事都能做出,那么劫红颜之事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察觉魙天下意志确实动摇,欲魄心中满意,“不枉费我浪费这么多口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