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云徽子的怀疑

第五百六十五章 云徽子的怀疑

  “看来朕之前就应该与仙踪合作。”

  魙天下森然说道。

  还从未有人敢公然调戏自己。

  尤其这些年她执掌鬼狱,就从未有男人敢直视她,更何论调戏。

  “女帝与仙踪会不会合作不在于我说什么,而在于与谁合作能获得更多利益,不是吗?”

  说完欲魄便哈哈一笑,片刻之后,在魙天下的脸色越发阴沉地时候才道:“女帝,你该完成当初的诺言,带我去看看养魔池与再生池了。”

  “走吧!”

  魙天下一甩裙摆,冷冷说道。

  此刻欲魄并不在意魙天下的态度,因为他已经有了决定,那就是毁灭现有一切,重新塑造秩序。

  因为魙天下的野心与实力,远不是九婴可比。

  ……

  而离开触山冥宫的魔始众化之首仙踪无名也陷入沉思。

  “劫珠态度暧昧,果然是重利之辈,看来我与她之间的关系并不能让她站在我这一边,既然如此,那也只好以利而交了。”

  “她若想完成大计,必须要用到‘神农根’,看来只能以此物来直接交易了,不过以利交者,利尽则绝,我必须保持警惕。”

  仙踪心下暗忖,虽然说劫珠能变成今天的不入轮回·魙天下也有他当初种下野心种子的原因,但能够一路成长到今天这般地步,却是她一人努力而来,杀夫夺权,整合鬼狱,足以证明她的手腕。

  所以,仙踪也不会小瞧了魙天下。

  虽然说这个女人如今的偏执已经变得疯狂,但正因为如此,才更无法掌控。

  魙天下现在就是一个随时会爆的炸药桶。

  极端、残忍、变态。

  有时候连魔始都觉得这个女人比自己还变态。

  他最多把美丽的女人头颅割下做为藏品,然后还喜欢做点小实验,什么人、妖、鬼、魔的基因混合物,或者屠戮一州生灵用来孕养死旸之力。

  而这个女人则是想种下魔树,让整个世界成为鬼狱的一部分,神州大地成为荒漠,然后把男人变成驼夫生孩子。

  如果让袁无极知道此刻魔始的想法,一定会冷笑两声,云海仙门的第一代,就没好人,都有着一种乃至数种变态爱好。

  九天玄尊如此,魔始如此,九天玄尊的妻子阎魔鬼后也就是现如今的魙天下亦如此。

  ……

  另外一边。

  玉离经回返儒门不久,与袁无极一战的‘无限’也回返。

  此刻,云徽子即将恢复全部真元。

  思忖片刻后,无限突然眯了眯眼,开口说道:“云徽子,之前离开幽界我曾追踪一个人,路上好似听到了一些关于云海仙门的事情。”

  “嗯?何事?”

  云徽子眉头一挑,疑惑看向无限。

  无限早有腹稿,不紧不慢的说道:“路上我好似听闻了云海仙门,以及劫红颜的名字,只是不知这其中有何关联?”

  “云魁!”

  听到劫红颜的名字云徽子目露欣喜,转头看向无限,“此事确实攸关仙门,无限,你可详细一说?”

  “当然。”无限微微点头,平静说道:“我本就是因为关系到仙门才会与你提起,只是不知其中缘由才有些疑惑。”

  “唉!”听得此话,云徽子不禁一叹,“云魁乃我云海仙门娲皇仙统之主,之前前往地狱无常天去取玄尊遗留下的玄脉宝鉴,没想到一去不回,连人带物都消失不见,我本已派遣门下弟子出外找寻,但茫茫人海,却不知该从何处找起。”

  云徽子一脸沉重,仙门之中,他与劫红颜关系最好,因为在他在襁褓之中的时候他便是劫红颜带大,在他心中,劫红颜不止是长辈,更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母亲失踪,云徽子怎能不心焦,只是云魁、大师兄、二师兄他们都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为了弥平八岐邪祸,他此刻也只能强压心焦,先除祸患。

  如今突然听闻消息,自然紧张又期待。

  而听到云徽子如此说,无限心中一动,心下暗道:“看来地狱无常天内有他留下的底牌,我这位好兄长,即便是死了都不安生啊!”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无限表面上继续说道:“之前我路过一处战场,有人曾提及仙门以及劫红颜的名字,不过当时追踪一个人,并未停留,等我回去的时候,他人已不在。”

  “你是在哪里遇见的,周围还有什么人?”

  云徽子一脸欣喜问道。

  劫红颜失踪的时间已经够久了,他很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无限倒是有心直接点出劫红颜现在的身份,不过那个时候恐怕他自己的身份也有暴露的危险。

  想到这里,无限话音一转,“幽界往北百里之地,当时走得匆忙,并未注意,如果有需要,我会叮嘱幽界之人去留意。”

  “嗯……幽界?祖奶奶怎会出现在幽界附近,她又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失去联系?追杀他的又会是谁?”

  “之前面对八部众,看起来他们并不知道此事,而祖奶奶前往地狱无常天的事情除了我们知道外,只有当初提及‘玄脉宝鉴’秘密的圆公子。”

  “而在祖奶奶失踪后,圆公子同样失去了踪迹,难道……”

  突然,云徽子想到了一个可能,之前他其实也有所怀疑,但因为当时遭逢二师兄与占据大师兄的众天邪王一战失踪之事,事情太多还没有多想,如今云魁与圆公子同时销声匿迹,实在太巧合了,容不得云徽子不联想。

  “如果此事是真,那么当初圆公子透露玄脉宝鉴内藏有‘诛神之雷’的消息便极为可疑了。”

  一瞬间,云徽子联想到了很多。

  袁无极在他眼中,本就善恶难辨,但因为雨潇的缘故,以及当初确实帮助过大师兄、二师兄,因此云徽子第一时间并没有深入去想。

  但现在想来,恐怕早已在那个时候,甚至更往前,对方就在算计着一切。

  “事情始末,我一定会查出来的。”

  云徽子拳头蓦然紧握,不过此事内情并未与无限多说,虽然他与无限合作,也很相信无限,但这终究是仙门之事。

  一旁无限剑云徽子忽然沉默,并转移话题,心中不禁一沉,“看来云徽子果然知道些什么,看来我需要找机会给他再添一把火,但必须错开这个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