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五十七章 谈崩了

第五百五十七章 谈崩了

  “吾要与圆公子你做一场交易,想必圆公子你不会拒绝。”

  玉佛爷好整以暇的说道。

  “交易?”

  欲魄心中早有所料,不过还是故作好奇,“那本公子倒开始好奇玉佛爷究竟想交易什么了。”

  “我希望圆公子能为我解开当年与北冥风举一战所遗留下来的特殊伤气。”

  玉佛爷也不隐瞒,毕竟这本就是他的目的,隐瞒也毫无意义。

  “哈!伤气。”

  欲魄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样子,但口中却是说道:“你为何不去寻找乐寻远,以你的能力想来知道明气武典的特殊,解除你体内的特殊伤劲应该轻而易举才对。”

  “他确实是一个选择,但既然有圆公子这样的更强者,那吾为何要选择一个弱者合作呢?”

  玉佛爷微微一笑,平静话语之中,听不出丝毫吹捧,仿若在说一个事实。

  而听得此话的的欲魄忍不住哈哈大笑,“很好,玉佛爷果然慧眼如炬,不过……”

  笑声落下后,欲魄神情一肃,微微眯眼道:“既要治伤,又要合作,那你能拿出另我满意之物吗?”

  欲魄双眼紧紧盯着玉佛爷,他现在可不是当初刚穿越的时候,什么都需要,现在能入他眼的可是少之又少,而玉佛爷身上也仅有他能造成特殊效果的成名绝学,能入他眼。

  “既找上圆公子,吾自不会毫无准备,只要你吾合作,将来整个南域都将入公子掌握之中。”玉佛爷微微眯眼,脸上笑容不变。

  “哈哈哈……”

  欲魄忍不住大笑,脸上露出嘲弄之色,“玉佛爷,你倒打的一手好算盘,拿一个并未在你手中的东西用来与本公子做交易,你是将本公子当成了傻子吗?”

  说到后来,欲魄脸色一冷。

  对于袁无极的愤怒,玉佛爷轻笑一声,“圆公子此言差矣,吾岂会如此不智,想来公子也听说过南域至宝殛心能,只要你吾联手拿下南域,取得此宝也不过探囊取物。”

  “至宝?我看是至凶吧?”

  袁无极确实曾想过殛心能,虽然其危害很大,但确实拥有非常磅礴的能量,在袁无极看来,此物所蕴含的能量不见得比死旸、血闇之力等逊色。

  只不过如今八岐将现,袁无极也确实抽不出时间前往南域。

  毕竟那死亡海域之下,还有一个顶峰高手海宇之主,除此以外南域还有琴狐、占云巾等高手。

  而且袁无极也不知道此物该如何取用,此事一时半会根本解决不了,所以袁无极只能暂时放弃。

  毕竟以八岐邪神现在的状态,随时都可能出来。

  袁无极必须留在神州等待机会。

  因此,袁无极很怀疑玉佛爷的目的。

  “对别人来说是至凶,但对公子而言则是至宝。”

  玉佛爷继续说道。

  但早已下定决心的欲魄自然不可能会被玉佛爷说动,“玉佛爷,即便本公子答应你,但这也只是一场合作,想要本公子为你解除伤势,必须用另外的东西交换。”

  “看来圆公子是看中了什么,如此圆公子便请直言吧!”

  见袁无极不为所动之后,玉佛爷只能退而求次,先恢复功体再说。

  “早听闻玉佛爷成名绝式名动南境,无人可解,而本公子最喜欢收藏的便是这样的绝式,只是不知玉佛爷可愿拿出。”

  听得袁无极觊觎自己的成名绝招,玉佛爷顿时目露寒光,虽是知道此人贪得无厌,但如今亲自一会,却是要比传闻中更盛。

  看家绝学岂是轻易可以示人的。

  欲魄眯着眼看着玉佛爷,玉佛爷的情绪变化,欲魄都看在眼里,南域之事他现在没工夫掺和,因此想要做交易,玉佛爷只能拿出绝招。

  许久之后,玉佛爷阴声一笑,“原来圆公子看上了吾的成名之招,其实交易也无不可,但仅仅只是解除我之沉伤可不够。”

  “嗯……”欲魄稍一沉吟,随即抬起头说道:“本公子可在将来为你打破禁忌长城,让南域再无坚墙可守,罪人岛大军更可长驱直入,助你们达成目的。”

  这里欲魄用的是‘你们’,证明他知道玉佛爷背后另有势力。

  而听到这里,玉佛爷确实瞳孔微缩,不过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圆公子说笑了,未来之事自然要待未来再说。”

  “原来你知道啊?哪你之前所言是故意要诓骗本公子喽?”

  欲魄突然脸色一寒,目露杀机。

  气氛一瞬变得紧张。

  “攀玉鳞,你可知欺骗本公子的下场?”

  欲魄寒声问道,哪怕只是一魄,他现在的实力也不是有伤在身的玉佛爷可以匹敌的,甚至即便是全盛时期的玉佛爷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当然,他们这等高手若想要杀了对方也比较困难。

  前世剧中的玉佛爷,便是被风月主人算计,先被占云巾重创,逃出来后又受风月主人暗算,最终被迎面而来琴狐假扮的涤暇快剑所杀。

  玉佛爷有自信敢孤身来见他,必留有后手。

  不到万不得已,袁无极其实也不想杀人,毕竟杀了玉佛爷所收获的也不过是一次仙武抽取机会罢了。

  虽然可能会有提前改变剧情的加成,但一个只出场了十三集的反派,即便有加成也最多赠送点礼品罢了。

  所以相比杀玉佛爷的费力与收获不成正比,这也是为何他会容忍玉佛爷,而不是最开始就动手。

  但没有好处,不代表他可以一直容忍,有时候展现强势手腕,效果会更好。

  所以柔和的手段过去了,接下来,便是铁血的手段。

  玉佛爷也明显感受到了圆公子的变化。

  “还真是喜怒无常啊!”

  玉佛爷心中默默想道,但是他又岂会轻易服软,“圆公子既想要吾独门绝学,不如先领教一番如何?”

  “哈!早已期待!”

  袁无极袖袍一扬,无上威势逼压而来,死寂的黑水之湖顿时受到双方其实冲击,激起浪花朵朵。

  阎罗鬼狱大门之外,双强气势攀升。

  周遭草木一瞬摧折。

  虽然玉佛爷身有沉伤,但短暂的爆发还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他既然敢战,自有底牌。

  一时间,两人目中都涌现出旺盛战意。

  “终究还是要动手啊!”

  欲魄心下感叹,但也毫无所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