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头顶大草原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头顶大草原

  种种一切落入无限眼中,无不在刺激识海内的魔始分魂。

  这一刻,魔始心中杀意前所未有的强烈。

  或许仅逊于当初北海灵州死旸计划被破坏的那一次。

  魔始并未认出袁无极,因为他没有见过袁无极过去的样貌,而且袁无极不同劫红颜,他已经有意改变了自己的气息。

  因此即便是袁无极的儿子或者芙蓉铸客、红尘雪她们在,单凭相貌与气息也无法认出。

  其实说起来,雨潇、袁筝都与现在化作少年的袁无极有几分相似,但天下有几分相似的人太多了,尤其袁无极还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发色,弄了一头披肩的黑发,更显狂野,与以往的贵公子模样截然不同。

  加上谁都不会想到,袁无极这一次的出现不再是换一张面孔换一个身份,而是换了一段岁月。

  “真的是她吗?”

  魔始心中暗道,目光不时瞥向花宵朝雾,那略显稚嫩的脸庞逐渐与未来成熟后的样子相融合。

  姑获羽裔的特有气息,无不表面着,那少女很大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妻子。

  “只是为何她会变成这幅模样,难道……”

  魔始心中闪过了某个念头。

  云海仙门是自己的兄长九天玄尊所创,但其实他也出了很大的力,只不过后来两人反目,关于他的一切,都被九天玄尊而抹掉。

  因此,对于仙门的一些绝学、秘术,魔始同样大多了解。

  “还童返照!”

  魔始心中低语,看劫红颜现在的状态,也唯有仙门这道禁招可以做到这一切。

  他不知道劫红颜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但……

  魔始的目光落在半身依偎在劫红颜身上的少年身上,以及那落在劫红颜腰间的手上。

  眼前这幅画面,让魔始感到极为刺眼,一种嫉妒、愤怒以及难言的憋屈在心底滋生,灼烧着他的理智。

  但,想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魔始强忍着沸腾的杀意闭住双眼,一方被人看出自己状态的不对。

  但脑海中花宵朝雾与人暧昧的一幕却是挥之不去。

  “他究竟是谁?”

  魔始思绪翻涌,虽然已经竭力去压制心中杀意,但不时瞥向花宵朝雾身边的少年时都忍不住流露杀意,尤其落在花宵朝雾腰间的手不时还动一动,另魔始发狂,心中更是开始疯狂咆哮。

  魔始即便再冷酷无情,但看到别人当着自己的面与他的妻子暧昧,出于男人的角度,都无法笑看一切。

  他是变态,喜欢收藏美女的头骨当酒杯装饰;他是变态,可以将自己的女儿灵魂囚禁在一具男人的身体里;他是变态,做出了各种惨绝人寰的试验。

  但他还没变态到可以笑看自己的妻子在他的面前和别的男人……

  现在,他却为了能继续培养正道的好感度,好在将来夺取血闇之力,魔始不得不苦苦压制。

  目光却总会忍不住看向那个方向,然后再度被越来越亲密的场景狠狠刺激一下心灵。

  “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掀开的你头盖骨当夜壶!”魔始心中疯狂咆哮。

  就连幽界深处暗藏的六魂魔关都发生震荡。

  距离如此之近,魔脑自然也感应到了一切。

  但袁无极好似毫无所惧,一点一点试探着花宵朝雾的容忍底线,手一点一点下移,从腰间到臀。

  不过,就在袁无极准备跟进一步的时候,花宵朝雾已经一把抓住袁无极不规矩的手,并且低下头狠狠瞪了一眼看似一脸无辜的袁无极。

  红润的脸颊配合挑起的秀眉,生起气来也是那么可爱。

  “劫红颜!”

  魔始心中怒吼,虽然知道这是因为‘还童返照’的因素,但是如此撒娇模样,这无疑又给魔始心上狠狠刺了一刀。

  愤怒的男人是不会去追究原因的,只知道一切都发生了。

  虽然说,如果为了完成目的需要牺牲劫红颜,他也会毫不犹豫,但他不允许自己的女人竟然与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奸、夫、***!”

  这一刻,魔始对劫红颜也起了杀心。

  魔始尽量的在掩饰自己的情绪,但暗中一直在关注着的袁无极却是将他的变化看的一清二楚,甚至之前那番亲密也都是他故意展现给魔始看的。

  “这样都能忍下来,魔始,你的忍耐力果然要比我‘强’啊!袁某必须说一句‘甘拜下风’。”

  袁无极心中赞叹,嘴角不由翘起,但手中动作可没有丝毫停止的样子,既然不能向下,袁无极的手又开始一点一点向上挪动。

  此时,正邪双方力量持平,鸑变迦罗不甘的瞪了一眼袁无极所化的少年,只能宣布撤离。

  因为随着正道来援,显然今天攻打幽界的计划不得终止,即便加上乐寻远与纵横子等人,但有玉离经与无限在,他们的实力已经不足以灭亡幽界。

  更何况,儒门的奸诈鸑变迦罗已经领教了好几次,每一次都让他们损兵折将,他怀疑暗中还有儒门高手,若是如此,今天危险的反而是他们,说不定还要陨落几人才能脱困。

  所以,鸑变迦罗才会下令撤退下的毫不迟疑。

  而鬼麒主离开前则对着玉离经冷冷说道,“吾儿,你的身上终究流着我的血,你不会脱出我的控制,至于你母亲的仇,你可要好好掂量!要记得,当初你的母亲为了你是付出了何等代价才让你安全,想想仇人就在眼前,你该如何才能回报!”

  “不劳费心!”

  玉离经咬牙说道,随着他的顽强抵抗,体内暴虐的气息逐渐平息,理智一点一点恢复。

  既然战事已平,纵横子也心下微松,深深望了一眼雨潇后准备离开,但恰好,雨潇的目光也投射而来。

  随即雨潇突然上前一步,一脸冷色的质问道:“你是不是认识我娘?”

  “呃?”

  纵横子一愣,没想到雨潇会突然开口,这时,鸑变迦罗等人的目光也落在了纵横子的身上,乐寻远的脸上更是充满玩味。

  而另一边,袁无极的神情也微微一愣,搞不懂雨潇想要做什么。

  面对这种情况,纵横子知道无法避免,微微点头道:“不错!”

  “哼!果然是你这个坏人,我一定要将你抓到娘亲面前赎罪!”

  雨潇脸上流露出一抹复杂,毕竟,这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父亲,但想到娘亲以前对他的痛恨,雨潇觉得自己有责任为娘亲解忧,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越发冰冷。

  总很自没注意到这一点,目光有些恍惚,喃喃道:“她终究还是无法原谅我吗?”

  虽然后来曾与袁无极一起去营救小妹,但终究小妹也从未说过原谅他,这让纵横子心中一直有些忐忑。

  毕竟,当初自己竟然与夸幻之父赌棋,一时贪婪竟将小妹输给了夸幻之父,实在伤小妹伤的太深,即便用其一生也难以弥补这道坎。

  “原谅?”

  雨潇目露愤怒,冷声喝道:“想要原谅,就随我去娘亲那里吧!”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纵横子先是一愣,随即又摇了摇头。

  “那我只好将你亲手抓到娘亲面前了!”

  雨潇目光一冷,一脸坚决。

  一旁的禁城遗玉张口欲言,她觉得雨潇可能误会了什么,但是如果说出来,岂不暴露了义父,既然义父没有相认自有其用意,她也不好开口,这让禁城遗玉心中充满焦灼。

  而另外一边的袁无极同样眉头不住的跳动,已经明白了雨潇的用意,嘴角抽动了几下,心下不禁冷哼一声,“臭小子,看来还是欠揍,连爹都能认错……”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