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九婴的末日【求全订求月票】

第五百四十八章 九婴的末日【求全订求月票】

  而恰好赶到的神晖主也听闻了此事。

  心下顿时一动,“幽界与袁无极关系紧密,发生这种事情,或许可以找到袁无极的踪迹。”

  “而且此事鬼麒主或许也会参与,上一次我为了打探算计我以及精灵天下的幕后元凶,答应为他将九婴带出,现在一探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或能真正确定主谋。”

  有了决定,神晖主直接转道。

  ……

  幽界之外。

  气氛紧逼,就在此时。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伴随一股邪风,鬼麒主摇着森罗白骨扇从鸑变伽罗身后走出。

  “婴妹,寰灵的仇,鬼者来讨了。”

  鬼麒主一开口,便是最无情的话语。

  九婴知道当初只是已经无法隐瞒,因此也不会再浪费时间,直接哼了一身,讥嘲道:“鬼麒主,寰灵终究是魔君的妃子,本尊杀她,自会有魔君来惩罚,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一个第三者来插手。”

  “第三者!”

  鬼麒主脸上笑容凝固,终于恢复冰冷,不再装模作样,“九婴,你的嘴一如往昔锋利,看来袁无极也没能让你软化啊!”

  “鬼麒主,废话休说,想要为寰灵报仇,就直接来吧,就让我看看时隔数甲子,你比当初究竟有多少长进!”

  九婴深吸一口气,雄厚魔元爆发,整片大地宛若烈焰灼烧,汹汹火劲向着八方蔓延。

  她知道,若是继续交流,指不定鬼麒主口中会说出什么污言秽语。

  在这方面,袁无极、鬼麒主这两人的本事九婴都是见识体验过的,所以不想废话,不然最后只是自取其辱。

  “狂魔炼狱·罪罚之章!”

  九婴起手便是魔君三绝,一掌之威,震撼尘寰。

  但这一次,鬼麒主为报私仇,鸑变迦罗为暗谛之死讨命,两人竟是一起出招。

  察觉不妙,九婴无法分心调动魔熇,只能沉喝一声,强运至极绝学,“焚星·罚月·斩日·吞天·四禁合一!”

  只是初一交手,九婴便从两人身上感受到了强大压力,直接动用九大限魔功。

  随着九婴双臂摊开,磅礴魔元汇流周身,形成四颗巨大魔球。

  “杀!”

  伴随冷厉杀声,九婴周身四颗魔球蓦然汇流,凝为至极一掌。

  这一刻的九婴,意志坚定,竟是要以一己之力强悍双王之威。

  “狂妄!”

  鸑变迦罗不屑一哼,为尽快绝杀,同样倾出邪元,“操邪曜·聚鬼芒·末法毁天荒!”

  磅礴邪力凝聚在邪刃之上,一刀之下洪荒尽没。

  “婴妹,没想到不见的这些年,你比当初更果决了几分。”

  鬼麒主冰冷话语之中看似赞叹,却紧接着却是露出一抹讥嘲,“但也更加不智。”

  “凭你一人就想抵抗我与鸑变迦罗,你以为自己是当初的魔君吗?”

  鬼麒主脚踏玄步,手中森罗白骨扇极速旋转,天地之间道道阴森鬼气凝为股股气流,被森罗白骨所吞噬。

  “八玄舞·狱魔炼!”

  此时,随着功力压到极致,九婴时隔数月再度爆发魔威,但在此刻,九婴突然闷哼一声,腹内一切好似被绞在一起,强烈痛感袭身,九婴顿时功降三成。

  “怎会如此?”九婴心下一急,目露惊怒,但此刻,她已变招不及,只能闷哼一声,强压痛感全力运功。

  轰!

  三强汇流。

  伴随一道惊天轰鸣方原数里轰然崩裂,乱石粉碎。

  “啊!噗……”

  紧接着,一道惨嚎传来,九婴蓦然喷出一口鲜血,狠狠摔落在地。

  “我的肚子!”

  九婴踉跄爬起,只感腹内绞痛无比,脸色一瞬煞白,额头更是冒出冷汗,华贵衣裙在此刻也不满灰土,高贵之人一瞬跌落尘埃。

  “嗯?”

  鬼麒主轻咦一声,不知道九婴发生了何事,但苦肉计对他没用,而且他对九婴也没有感情,曾经的一切,不过是两人相互利用罢了,他所爱的仅有寰灵一人,因此冷笑说道:“九婴啊九婴,想不到数甲子未见,你竟学会了用苦肉计,可惜,你当初做的太绝了。”

  “男人果真都是无情之人!”九婴一手紧握,一手按着腹部。

  “圣母,没想到幽界最终竟会毁与我们之手。”

  这时,纵横子也突然出现。

  幽界先后两任军师当面,却不再是为幽界效劳,而是为灭亡幽界而来,这时何其讽刺。

  “该死,袁无极和无限怎么还不回来,难道我要死在这里?”

  九婴此刻面无血色,也顾不得再争论,受鬼麒主与鸑变迦罗一击,体内脏腑破裂,身受重创,又恰好遇到腹内变故,一时竟是功力难聚,连魔熇都无法调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鬼麒主逐步靠近。

  “九婴,你放心,我会将你的人头带到寰灵的坟前。”

  森然之语,冰冷无情。

  但九婴不甘就这样陨落,她还有大志未曾实现,想到这里,九婴顾不得隐藏,准备搬出袁无极,“鬼麒主,若非我有孕在身,动了胎气,即便此招会重创,但也不至于毫无反手之力。”

  “有孕?”

  “谁的孩子?”

  鬼麒主脚步一顿,目露惊愕,疑问也脱口而出,显然他想不到,九婴竟然会怀孕。

  要知道,当初就连他都未能得逞。

  虽然他并不喜欢九婴,但听到这个消息,总感觉心里有点不爽,头上也绿油油的。

  “呵……”九婴冷笑一声,故作傲然说道:“你觉得呢?”

  现在,袁无极的名字就是她的保命符,哪怕鬼麒主他们最终决定依旧要杀她,但只要能多拖延一段时间,便多一分生机。

  因为她相信,袁无极即便另有重要之事,但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绝不会放弃她。

  “袁无极?”

  虽是疑问,但鬼麒主却也肯定,因为据他所知,当初便是袁无极假扮他与九婴联手谋害了原始魔君,之后九婴与袁无极的关系不浅,无不表明两者之间的关系,只是鬼麒主没想到,九婴竟然会因此怀孕。

  一旁的纵横子听到此话同样眼睛一眯,目露寒光,望向九婴的目光中,已是比之前更多了几分杀意。

  因为,自己的亲妹妹就是被袁无极占有,更有了孩子,虽然说后来雨霖铃与袁无极化解了矛盾,但袁无极的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九婴这样的狠毒女人,这无疑会对雨霖铃造成威胁。

  也会对雨潇的地位造成冲击。

  做为兄长,纵横子自然不希望有人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妹妹。

  按照纵横子的本意,最好袁无极身边只有雨霖铃一个妻子和雨潇一个儿子最好。

  沉默片刻,鬼麒主突然大笑两声,“九婴,你还真是堕落了,竟然沦落到依靠男人保命,你以为搬出袁无极,就能救会你一命吗?”

  “袁无极曾杀过暗谛一次,之前我们虽有交易,但这桩仇不代表会消失。”

  一旁鸑变迦罗补充道。

  并没有因为九婴提起袁无极而忌惮。

  因为袁无极虽没有正式表明立场站到正道一方,但同样也没有站在邪神一方,既不表套,那迟早便是敌人。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