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三十六章 鬼麒主会神晖主

第五百三十六章 鬼麒主会神晖主

  三界塔内,夜叉枭王已经离开。

  没有人知道他这一次会不会出手。

  不过暗谛与鸑变迦罗看起来倒是信心十足。

  或许他并非对自己或夜叉枭王有信心,而是对御天者的命令有信心。

  “纵横子,你可有其他意见?”

  暗谛回身看向纵横子,他没有直接质问西煌佛界一战中纵横子的阴奉阳违,不知心中打着什么主意。

  面对询问,纵横子早有腹稿,上前一步,道:“棋邪以为曲山如此大的目标,儒门不会留下如此大的破绽,更不会没有丝毫防备。”

  “儒门在那里有人看护,这是必然。”暗谛淡淡说道。

  “御邪王,我的意思是曲山龙首究竟是否还在原地还是两可。”纵横子微微一笑,说出重点。

  此话一出,也确实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嗯?”暗谛眉头一挑,目露疑惑,“你可有证据?”

  “这不可能,寻远一直派人盯着曲山,并未发现有什么变化。”

  一旁乐寻远也微微讶异,瞥了一眼神情平静的纵横子后,不知打着什么主意,插口说道。

  暗谛与鸑变迦罗没有说话,他们也有人盯着曲山龙首的动静,也确实没有人回禀过有问题的说法。

  两人看向纵横子,等待他的说法。

  面对众人逼视目光,纵横子仿若没有感到丝毫压力,嘴角挂着一抹笑容,“这只是棋邪的个人推测,虽无证据,但棋邪可以肯定,曲山龙首早已不在。”

  “哼!”

  鸑变迦罗忍不住冷哼一声,质问道:“没有证据,那就一切都是猜测,纵横子,你之前在西煌佛界一战中并未动用全力,如今在战前有突然说出此话,究竟有何居心?”

  面对鸑变迦罗的冷声质问,纵横子神情不变,只是面向众人,“棋邪只所以不在西煌佛界动用全力,只是因为末邪王等人的实力足以解封,而我也需提防未知的对手,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我所料,一切顺利。”

  “如今只所以说这些,也是为了确保能够解封龙首,而非另有私心。”

  “没有私心?我看未必吧?”

  鸑变迦罗嗤笑一声,他对纵横子并无多少好感,因为纵横子与袁无极的关系,在场也没有人真正信任过。

  “末邪王,如果纵横子真有二心,御天者乃至邪神自会察觉,而且即便纵横子真有其他想法,御邪王与末邪王你们都在,我又能翻起什么浪花,请相信纵横子还没有那般不智。”

  “哼,谅你也不敢在我等面前玩弄小心思。”

  沉吟片刻,鸑变迦罗哼了一声,他只是不信任纵横子,但也不觉得纵横子敢在这么多人中做什么不利八部众之事。

  智者独善其身,自会保护好自己。

  “走吧,不管儒门有没有准备,今日过后,再无曲山。”

  暗谛衣袍一甩,嘶哑的声音响起,虽然他功体未复,但也可形成战力,这就是八部众的优势,可借助邪神之力快速恢复,乃至重生。

  当然也会因此受到挟制,除非恢复本我,也象征着失去了重生的能力。

  见暗谛等人已经有了决定,纵横子自也不再多说,该说的他已经说过,即便这次失利也怪不到他的头上,甚至会因此得到更多信重。

  “只是御天者最近消失,是又在背后筹谋什么还是不在神州呢?”

  纵横子心下生疑,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

  德风古道之外。

  高峰之上,寒风冷肃。

  鬼麒主站在崖边,眺望远方巍峨连绵的儒堂,目光不时闪烁,不知心中作何打算。

  许久之后,鬼麒主脸上浮现一抹高深莫测莫的笑容,同时摇动手中森罗白骨扇,自言自语道:“竟只是出动了部分人马,侠儒等人也并未出现,看来曲山龙首未必还在啊!”

  “不过,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呵呵……”

  说着,鬼麒主轻笑出声,能看到其他人吃瘪,他也很乐意,反正按照儒门出动的力量,也不会给其他人带来什么危险,最多让八部众扑个空、受点伤罢了。

  如果不让他们吃点苦头,又如何能够凸显出他这位智者的重要性。

  如何能够让他有机会更多的接触儿子呢!

  就在此时,一道神光蓦然投射而下,随即,再闻清冷诗声传来,“皓羽染明月,七夕灵动。神光护云晖,天下归尘。”

  一头蓝发,身穿白蓝长袍的神晖主从天而降,落在鬼麒主身后数丈之外。

  “嗯?没想到你竟能追至此处?”

  鬼麒主头也不回的说道,看似讶异,但双眼却一片平静,没有丝毫波动,就好似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鬼麒主,说出你为何算计精灵?”

  神晖主声音清冷,淡漠中蕴藏着杀意。

  要知道,她的名节差点因此而毁。

  她势必找到幕后元凶,讨回公道。

  “算计敌人还需要理由吗?”

  鬼麒主轻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

  “嗯?”

  神晖主目光一冷,“替别人保守秘密,可不是邪魔的美德。”

  “哦?”鬼麒主缓缓转过身,脸上露出一抹好奇,“神晖主又是如何知道不是鬼者算计你呢?”

  “你与我无冤无仇,更无利益关系,我想不到你有什么理由需要如此耗时耗力来算计对你并无任何好处的事。”

  神晖主做为精灵天下之主无数年,头脑自然不简单。

  当初只所以会表现的急躁冒进,也是因为被愤怒冲昏了理智,尤其幕后元凶竟然还利用她对姐夫的思念与感情来算计自己。

  这让神晖主极为痛恨。

  但在这段日子的追寻下,她早已冷静下来。

  姐夫的仇和算计自己的人她都要报。

  但不会盲目,一定要找到真正的元凶。

  她不知道背后还有谁,但鬼麒主一定知道很多秘密。

  因此,她带着碧雪妍离开尸猢山之后,将碧雪妍安顿好,便一直在追踪鬼麒主的下落。

  今天,终于找到了。

  “原来如此,看来神晖主比鬼者想象之中还要聪明,这么快就查到了端倪。”

  鬼麒主轻轻摇动森罗白骨扇,上下打量了一番神晖主,古怪问道:“但鬼者要说的是,鬼者为何要告诉你这些呢?要知道,鬼者出生幽界,与精灵可是死敌啊!”

  “幽界权柄早已被禁城遗玉掌控,而你却从未回返幽界,足以证明你与幽界的关系早已破裂。”

  说完,神晖主又道:“你我还是不要彼此试探,直接说出你的要求吧,不然,我只好逼你开口!”

  话至最后,神晖主言语之间已带锋芒。

  “嗯……”沉吟良久之后,鬼麒主突然笑了一声,微微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