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袁筝的末路

第五百二十五章 袁筝的末路

  黑色的蝶影,以刀为翼,以血成舞。

  双刀相交刹那,蝴蝶刀已经刺入邪狱明王体内。

  轰!

  邪狱明王强行运劲,逼退冷杀的黑蝶,但鲜血已经顺着伤口喷出。

  “必须,必须杀了他,否则难保他不会破坏仪式!”

  即便到了如此地步,邪狱明王心中感受到了死亡临身,但他依旧不退半步,顽强的挡在祭坛之前。

  做为八岐邪神麾下最忠心的人,从东瀛百妖卷一个寂寂无名的末尾小妖而被提拔到八部众的地位,凭借的不是实力,而是他对八岐邪神,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狱婪的忠心。

  所以,哪怕下一刻身亡,他也不会退后半步。

  “要死,本座也要拉你下地狱!”

  邪狱明王猛然怒喝一声,邪狱明王解放全身邪力。

  手中血红摩诃般若高举,一瞬间,磅礴暗血邪力自体内逸散而出,“死吧——蝴蝶君!”

  毫无保留的两口刀,最极端的一战,双方已抛却生死,至死方休。

  “解放邪力,走到这一步就注定有死无生,邪狱明王,你对邪神的忠诚确实令人动容。”

  高峰上,御天者冷眼看着战局发展。

  对于邪狱明王的拼死,不由赞赏。

  伤势不停互换,渐入死亡界限,但蝶影狂舞毫不停歇,明王邪力却将近消亡。

  “时间所剩不多了,将一切结束吧!”

  这一刻,邪力至极升华,邪狱明王体内邪气毫无保留倾泻而出,磅礴血气压缩,在周身凝聚出密集的血色电流,最终尽化最后一击,“明王灭狱·万灵无生!”

  面对最极端的杀招,却见蝴蝶君身形一静,一刀背后,一刀侧扬,伴随眼皮垂下,周身十三黑蝶狂舞,是无边无际的死亡之刀。

  “杀!”

  冷漠‘杀’字一出,蝴蝶君翩然一跃,再闻铿然一声,邪狱明王——死!

  但,邪狱明王的死,只是开始。

  就在蝴蝶君一刀劈向血柱之际,忽然,一道磅礴掌劲袭来,登时刀气崩碎,血祭依旧。

  此时,袁筝终于赶到。

  或者说,酆都邪少。

  不知何时,他的双眼随着靠近神社而被邪气笼罩,面对蝴蝶君、公孙月以及小月姐姐,仿若从不认识。

  他的状况与化身黑蝶的蝴蝶君很像,只不过,蝴蝶君动用的是自己体内的禁忌之力,而袁筝,则是体内邪染之源反噬为主。

  这是八岐邪神专门对袁筝布下的手脚。

  “本来想着看你们父子相残之局,如今只好借蝴蝶君之手完成,他将为吾赢取最关键的血祭时间,若是死在蝴蝶君之手,对吾而言,同样一举两得。”

  八岐邪神淡漠的声音响起,赢得了御天者的恭敬拜服,“邪神果然算无遗策。”

  邪源反噬,旦夕便让袁筝成为傀儡,雄浑掌劲不顾己危,疯狂进攻。

  但对面的黑蝶没有狂暴,只有沉默冷杀,招招致命。

  神智中最后的清明以及意志,唯有救下自己的挚爱与至亲。

  而挡在这条路前面的,不管是谁,都是敌人,或死人!

  蝴蝶斩、蝴蝶刀,长短双刀并行。

  遭受邪化的袁筝一身武学竟是变得更加诡异难缠。

  就在此时,昏迷中的蝶小月幽幽转醒了几分,模模糊糊的看到两道人影正在奋力拼杀。

  “爹!”

  “筝儿……”

  轻柔的呼唤,微弱的声音,却让陷入狂杀之境的两人同时身形一滞。

  此时,袁筝眼中邪气出现剧烈抖动。

  一道被压制的意识再次苏醒。

  “小月,我不能就此沉沦……我要救小月,而非害她……”

  咆哮在心神之间回荡,但邪源早已与躯体相融,一朝爆发,不比命夫子的程度弱。

  这一刻,袁筝的意识就好似网中之虫,虽竭力挣扎,让巨网摇动,但却无法撼动裹在身上越来越紧的网。

  而一张狰狞大口也越来越近,直到吞下,便是永世沉沦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一刻,袁筝忽然想到了在离开精灵天下时,父亲所赠之物,以及那段满含深意之语,“筝儿,当你自觉无力改变,便换一个方向与角度,死亡未必是结束,也有可能是重生,而它,便是可以让你摆脱一切桎梏之物。”

  “替命木偶。”

  袁筝喃喃一声,想到了此物的神奇作用。

  在我死后,它可以将我所有的伤势以及体内一切的隐患,包括邪气、诅咒都转移到木偶之上,让我如同新生,不再受任何人的掌控。

  “原来父亲早已察觉我体内的隐患,因此离开前才会与我说这些,并给了我这张底牌。”

  袁筝喃喃一声,双拳蓦然紧握,峥然说道:“父亲,筝儿绝不会让你失望。”

  哗!

  袁筝再次睁眼,邪色依旧,但在蝴蝶君快刀再次斩下之时,身体旋动中,却是踏错一步,仿若故意送命一般,脖颈迎上了刀锋。

  “不!”

  虚弱的蝶小月惊愕看到眼前此景,随即悲吼一声。

  可惜,随着血液的流逝,她的声音已经是微不可闻。

  残酷一幕上演在眼前,冲击着蝶小月的心灵,也终于让本就疲惫的蝶小月昏死过去。

  “小月。”

  蝶小月的异状公孙月也看到了,此刻却只有满目的怜爱,恨不得将自己的女儿紧紧抱在怀中。

  而击杀袁筝之后,蝴蝶君的刀微微一顿,随后一刀斩碎血柱,血祭随之停止。

  而身化黑蝶的蝴蝶君,在最后的执念完成,已是化作一道黑影蹿入密林消失不见。

  不久之后,剑随风、秋山笑英等人终于杀穿阻碍赶到神社,救下了虚弱的公孙月与昏迷的蝶小月。

  另一边,地层之下蓦然传来一道愤怒的吼声。

  但紧接着便化为大笑。

  “龙首即将全部回归,而封印也破,即便没能完成血祭,但吾的回归不过是早几日或者晚几日而已。”

  “如今,酆都邪少死在蝴蝶君的手中,吾很想知道那个另吾感兴趣的人究竟会如何做。”

  八岐邪神大声说道,话语找充满玩味与好奇,却是不知此刻又究竟是哪一魂为主导者。

  八颗巨大龙首在地层摆动,宛若群魔乱舞,邪异恐怖。

  而在其中一颗龙首之内,两道交锋的意识逐渐平息。

  “没想到,影响吾之判断的竟会是你。”

  八岐邪魂之一的天回宗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开口。

  即便魂体八分,非是真正的厄祸神魂,但终究也是近神之魂,在之前袁无极受仙门禁招昏迷之际,戾气突然出现,也终于让天回宗摆脱了沉眠。

  虽然只是刚刚复苏,但天回宗竟是没有生气,更没有将此事声张,反而充满好奇与期待。

  “八岐邪神不愧为神,竟是在吾初露破绽便找到了弱点,果然非凡!”

  一颗绿色光球内传出袁无极的声音。

  正是潜藏在八岐邪神体内的——惧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