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一十八章【为Q阅‘云朵’加1/2】

第五百一十八章【为Q阅‘云朵’加1/2】

  “住手吧!”

  就在这时,席断虹展开双臂,挡在了剑咫尺的身前,同时仰头望着欲魄,咬牙说道:“我来此只是想询问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如今事情既然到了如此地步,我便不再询问,我会带着获儿离开,从此以后,恩断义绝,也希望你不要再出现打扰我们。”

  “哼!”

  欲魄目光一闪,按照以往,他绝技不会放过两人,不过现在他状态不对,压着怒气,冷哼一声,“很好,那就离开吧,下次再敢对吾拔剑,休怪本公子不讲情面。”

  说完,欲魄又看向落雨痕,“本公子行事公正,血镜吾留下了,至于你的要求,一个月内,吾自会让你如愿,你也离开吧!”

  此时,他急需搞清楚自己的隐患,因此没心思逗弄她们,因此也懒得再囚禁。

  随后,欲魄又对倚情天说道:“君时雨之魂,吾已收入血镜,你若能找到魔始取得他的精血,以及蕴含生命之能的宝物,吾会为她重塑躯体。”

  最后,欲魄扫了一遍余下之人,“尔等是选择找吾报仇还是离开,自行决定吧。”

  这一刻,欲魄急于闭关,挥袖之后,已是一脸难看的消失在地海孤堡之中。

  这番变故让众人喜怒参半。

  “他竟然会如此直接放我们离开?”燕飞虹话音中带着一抹不可思议,以她观其以前做为,可不是这等容易说话之人。

  尤其她们今日之举,无疑扫了对方颜面,放在以往,绝对没有这么容易脱身。

  “看来他身上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或者另有急事,方才会放我们离开。”

  风月璘咬牙说道,她忘不了自己那一晚所受到的屈辱,只是,想到莫容失踪,却不得不暂压恨意。

  风月璘看的出,其他人自然也看的出。

  倚情天听到君时雨还有复生之望,死寂的双眼再度燃起希望的火花,随着之前对方离开前解去禁锢,倚情天的修为也逐渐重复。

  欲魄此刻无暇理会私情,直接进入秘地闭关,稳定心神,找寻戾气诞生的源头。

  ……

  而在西煌佛界。

  鸑变迦罗等人已经开始进攻,目标直指锦卧佛山。

  西煌佛界出动四禅天之三以及六神子四人。

  面对群魔,四大佛者同运浩瀚佛元,一时方圆百里梵音阵阵。

  “今日,龙首邪源必将解封,尔等秃驴,受死吧!”

  御天者、暗谛不在,一切以鸑变迦罗为首。

  而曾经的鸑变迦罗,便是死在尊佛传人之手,而尊佛,便是西煌佛的缔造者。

  这份仇怨可不轻呢。

  因此,鸑变迦罗此次行动杀意盈天。

  在他的身边,纵横子、乐寻远、黑夜鸣杀以及从暗谛身边赶来的鸑流三宗皆在。

  暗谛则因为之前遭遇剑上缺,两人一战之后,暗谛重伤,已经回到隐秘之地疗伤,不过却派出了鸑流三宗辅助。

  至于袁筝,则因为他事被御天者调回示流岛。

  除此以外,暗杀稷玄谷未成的蚩罗也到了。

  只不过蚩罗不喜与人合作,因此依旧在暗中等待出手的良机,他先后解封幽界与精灵天下的龙首,可谓经验丰富。

  这一次,八部众可谓是出动了神州所有能动用的力量,势在必得之意尽显无疑。

  而在吞兽恶口,青随佛子与圣衡者释至伽蓝牵扯鬼狱的力量。

  就在此时,一刻暗绿光球划破云空,蓦然没人吞兽恶口之内。

  这不止让释至伽蓝等人讶异,即便是死寂女神以及鬼狱新派遣而出的战将都赶到惊讶与疑惑,显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因为,鬼狱之人都在此,此时没有鬼狱之人身亡,鬼魄自然也不可能回归。

  不过,此时并非探究之时,众人严阵以待。

  佛门圣衡者亲出,好在暗中还有喜公子坐镇,虽然死寂女神不喜欢这个人,但对方实力强劲,因此让死寂女神有信心牵扯佛门的力量。

  ……

  就在慕灵风为稷玄谷疗伤之际。

  远方,一道阴冷眸子暗藏在后。

  但在此时。

  一阵轻音忽起。

  “离一己之知,经万众之义。辩古今之思,志圣贤之期。”

  德风古道主事千载明道玉离经现,一阻暗藏之人。

  而暗藏之人,正是——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鬼麒主从黑暗中走出,面对玉离经,鬼麒主微微一笑,“吾儿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主动来看吾,真是让为父对他们升起一种嫉妒之心啊!”

  “有我在,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到圣儒尊驾他们!”

  玉离经对于鬼麒主的话没有半点波动,声音清冷而而威严。

  “哦?那你不管君奉天了吗?”

  鬼麒主轻摇森罗白骨扇,嘴角微翘,带着一抹信心十足的笑容。

  “嗯?”

  玉离经脸色一沉,之前因为有人奇袭曲山盲道林,儒门分兵镇守,加之鬼麒主在外暗窥以及圣儒与凤儒前往相助亚父,所以玉离经没有前来。

  但如今……

  “看来你真不知道,那为父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可恶的君奉天终于死了,死在众天邪王之手,尸骨无存!哈哈哈……”

  说着,鬼麒主忍不住大笑起来,格外的痛快。

  君奉天当年不止杀了自己,如今连自己的儿子都抢走了,对鬼麒主来说,死的太是时候了。

  如此,就没人能够和他争夺儿子。

  “什么?”

  惊闻此语,玉离经身形一晃,随即又猛然摇头,一脸不信,“不可能,亚父的实力绝不会死。”

  虽然玉离经心中不愿相信,但终究心绪出现波动,只见鬼麒主目中闪过一抹邪芒,手下暗自运术,无形之力开始影响玉离经。

  虽然说经过君奉天神皇之气灌体,洗涤血脉,但只是消除了血脉中蕴藏的戾气,在鬼麒主以血脉之力施加术法,依旧难以防范。

  “你休想再影响我!”

  察觉不对一刻,玉离经体内浩气鼓荡,压制体内异变,同时一脸坚决喝道:“我绝不会再让亚父蒙羞!”

  “又是君奉天!”

  鬼麒主目露怒意,“他已经死了,你认清现实吧!”

  “我相信亚父会平安,鬼麒主,我在一日,定会戳破你的阴谋。”

  玉离经手中名锋现出,浩气、剑气冲霄,彻底将莫名躁动压制,同时锋芒直指鬼麒主。

  “嗯?你难道还想弑父不成?”

  面对玉离经剑锋,鬼麒主脸色阴沉,随即又怒笑一声,“这样也好,你终究是吾儿,身负幽魔与鬼族血脉,本就该如此无情。”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在儒门悔过!”

  玉离经深吸一口气,两者之间气氛越发紧张。

  ……

  各方战事将起,儒门也分出力量时刻盯着曲山。

  因为之前便有人偷袭曲山,这让儒门不敢大意。

  防守永远都是处于被动。

  但如今,却不得不为。

  而从精灵天下返回的凄城却是并未回返儒门,而是站在高峰上,冷看下方一人。

  那个人是狼夜刑刀步军殇。

  也是凄城的杀父仇人。

  步军殇的寻仇之旅却又遭逢了同样寻仇而来的凄城,又将演义出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