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遗憾落幕【求月票了!】

第五百一十四章 遗憾落幕【求月票了!】

  袁无极手中握着玄脉宝鉴,其实就是一柄薄薄书籍,但纸质特殊,更古怪的是,根本收不到空间之中,只能揣在身上。

  这或许是因为里面还留于九天玄尊的一道意识与力量,所以导致这种结果。

  而这也是袁无极被劫红颜劫住的原因,册子上带着特有气息,即便以他的速度一时也无法摆脱追踪。

  劫红颜终究是一方仙统之主,手段不知凡几,前世剧中所表现出来的只是部分,毕竟,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剧中又如何能够完全展现出来。

  下一刻,劫红颜再度攻上,双掌连环,雄浑掌劲让人不敢轻忽。

  “你这个疯女人。”

  袁无极显然没有想到,一贯以秘密牵引人心的他竟然在劫红颜身上失手,不得不做出应对。

  其实这并非劫红颜不好奇,如果换个时间袁无极这番话必然能打动劫红颜。

  但此时她急需诛神之招救君奉天,却是不敢耽搁。

  毕竟,君奉天是义兄唯一的子嗣。

  两人交错之间,随着劫红颜凝掌为爪,在袁无极胸前一撕,袁无极衣袍顿时被撕裂,怀中玄脉宝鉴也随之掉下。

  此时,袁无极探手一取,将玄脉宝鉴抓住,而劫红颜的反应同样迅捷,两人双掌相对,而在两人掌心之间,则是玄脉宝鉴。

  喝!

  袁无极被劫红颜逼的火大,我就想观摩一番何必死缠不放?

  随着两人浩元一运,玄脉宝鉴竟在两人掌中轰然爆碎。

  惊愕之间,却见两人掌心爆发出璀璨光芒,一瞬将两人笼罩。

  ……

  而在另一边。

  欲魄背着君奉天来到一处僻静之地。

  随着袁无极输入元功,君奉天方缓缓睁开双眼。

  “君奉天,你怎会单独挑上众天邪王,其他人呢?”

  欲魄疑惑问道。

  此刻君奉天的状态,也察觉不出袁无极的不同,因此道谢一声后道:“此事我不愿牵累他人,而且天迹之事,也该由我来解决。”

  “唉,天迹终究是没有逃过这一劫。”

  欲魄叹息一声,故作惋惜,随即又落在君奉天的身上,更显黯然,“君奉天,极破真元反噬,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了。”

  “我知道,噗……”

  刚一开口,君奉天再度喷出一口鲜血,众天邪王一招也不是那么好接的,体内极破真元的反噬以及众天邪王的邪力,让君奉天性命垂危。

  “这一次,我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只是可惜没有带走众天邪王!”

  君奉天口中不住溢出鲜血,气息也越来越微弱。

  欲魄沉默片刻,突然目光一动,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可助你在重生。”

  “嗯?”

  君奉天疑惑抬头,却见袁无极已是出现在背后,一掌按在背心,“君奉天,今天我再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回到鬼狱见到你的母亲,满足你幼时愿望。”

  还不等君奉天答话,袁无极掌心劲力一吐,“逆乱阴阳!”

  漂浮手极致之变,也是袁无极很少动用的杀招。

  刹那,君奉天功体失衡,阴阳颠倒,最后的生机也随之消逝。

  一代英雄,就此陨落。

  而在君奉天身亡一刻,一颗光球化出,向西而去,洞破虚空,直接没入吞兽恶口。

  此刻,在袁无极的脑海中,系统的提升声也再度响起。

  看着君奉天的尸体,欲魄目中流露一抹冷意,“君奉天,你该感谢我,让你有机会母子团圆,至于这具躯体。”

  欲魄掌心多出一团火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就是不知道烧成灰,你是否还能归来。”

  就在欲魄烈掌一挥刹那,陡然,欲魄突感识海一痛。

  而这一刻,正是袁无极本尊与劫红颜被爆碎的玄脉宝鉴中突然出现的光芒笼罩之时。

  随着这一刺痛,欲魄目中邪意消失,恢复清明。

  “嗯?我怎会突然有此想法?”

  欲魄喃喃一声,“我与君奉天无仇无怨,毁他躯体对我而言并无多少好处,刚刚竟戾气凭生,古怪!”

  欲魄目光闪烁一阵后,随即定下心神,收起君奉天尸体,转瞬消失。

  ……

  而在另一边,稷玄谷终于赶到。

  隔空一剑,扫除邪氛。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儒圣、无垢,圣儒、无双。”

  盎然诗号传来一刻,一道圣气冲霄的身影从天而降,伴随而来的是当头一剑,“妖魔,休得放肆。”

  一剑力劈,万光齐现,周遭只剩下众天邪王。

  “又来一个找死之人!”

  众天邪王冷哼一声,抬手一掌轰碎剑气,就在众天邪王决议再用杀招之际,忽然口头一甜,一股热血喷出。

  显然,稷玄谷这一剑再度引动了众天邪王的伤势。

  但,众天邪王却是半步不退。

  只见其身形后仰,双臂微展,仿若怀抱日月,随之,一股磅礴之力纳入体内,神威再现。

  “痴愚,以为曌受伤就是你可以匹敌的吗?”

  众天邪王目露冷然,翻掌再运毁灭之招,“祸星之行天地皆破!”

  纵是受到重创,但众天邪王依旧不会认输,出手便是毁天灭地之招,一招之威,天地动荡,万物崩毁。

  面对众天邪王杀招,稷玄谷紧握天晶子剑,功体与天晶剑仿若合一,再现神威,“五色遗招·黄道破晓!”

  刹那,一束金芒刺破黑暗宇宙,降临神州大地,宛若天剑再次向着众天邪王刺下。

  轰隆!

  强招碰撞,登时巨大云爆呈现而出。

  方圆百里再受洗礼,片石不存,只余沙土。

  噗!

  噗!

  两人先后吐血,众天邪王与君奉天一战,受天剑禁招而重创。

  但稷玄谷早就重创,只是为了诛杀邪祸,强势压下体内伤势而来。

  如今,强招碰撞,两人伤势也再度爆发,结果可想而知。

  “原来你有伤在身。”众天邪王怒哼一声,觉得对方小瞧了自己,让他感觉受到了侮辱,哪怕他同样受伤,但依旧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是神非人。

  就在此时,一道绚烂刀光划过,狠狠斩向稷玄谷。

  铛!

  同一时间,一柄长剑出现在稷玄谷背后,挡下邪刀。

  “只会偷袭的妖魔,休想伤害玄谷。”慕灵风一剑横扫,随着剑气喷吐,逼退来人,而来人也现出真容,正是夜叉枭王蚩罗。

  在此期间,稷玄谷纹风不动,依旧紧盯众天邪王,显然,将自己的后背完全交给了慕灵风护持。

  充分展现出了对妻子的信任。

  “众天邪王。”

  蚩罗退后数步,看向对面的众天邪王,目中流露出一抹惊讶,方察觉到众天邪王的状态,显然他也是刚到。

  “众天,法儒呢?”

  稷玄谷不理会背后杀手,天晶斜指众天邪王,冷肃逼问。

  “尸骨无存!”

  众天邪王冷哼一声,直接说道。

  “不可能!”稷玄谷深知君奉天能为,一脸不信。

  众天邪王眼睛微眯,心下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冲入天穹上的天堂之门,只留一道余音回荡,“七日之后,曌会亲往儒门一行,想知道答案,就在那天用你的命来讨吧。”

  显然,众天邪王体内伤势不轻,但也不在别人面前露出虚弱,留下了恢复时间,不再多留。

  “呵……”蚩罗也嘿笑一声,冷冷扫了一眼稷玄谷与慕灵风,似在斟酌两方实力,片刻之后,蚩罗也随之隐入黑暗,“圣儒无双,这次算你好运。”

  显然,蚩罗还在忌惮稷玄谷,哪怕重伤,这个人也未必没有底牌,因此,蚩罗不愿冒险。

  而且,杀稷玄谷,自有众天邪王来办,他还另有任务。

  而随着蚩罗离开,慕灵风急忙转身运转真元,为稷玄谷疗复伤体。

  “玄谷,你怎么样?”

  片刻之后,随着整齐升腾,慕灵风连忙开口问道。

  “放心,灵风,你先去四处找寻法儒,我还没到那般虚弱地步。”

  稷玄谷轻轻捏了捏慕灵风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眼神。

  “好!”

  慕灵风也不是优柔寡断之辈,知道稷玄谷既然这样说,自有把握,随即闪身消失,想要找寻君奉天的行踪。

  与君奉天同僚数甲子,他也明白,君奉天不是那般命软之人。

  只不过,慕灵风注定徒劳。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