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一十章 预告

第五百一十章 预告

  德风古道内。

  侠儒无踪已经回返。

  玉离经等人有意的避开了侠儒无踪的痛处,询问事情的经过。

  很快便锁定在了鬼麒主的身上,这却让玉离经感觉复杂。

  “鬼麒主之事,我会亲自负责。”

  玉离经沉声说道,神情肃然。

  “主事……”云忘归有些担忧。

  玉离经也知道众人在担忧什么,他微微摇头,“大家放心,我不会给他影响我的机会。”

  “除了鬼麒主,他的背后还有另一个人在算计,只是吾现在还不明白他只是针对吾还是精灵天下,亦或儒门。”

  侠儒无踪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至于和神晖主的误会则略过,众人也相信侠儒品行,因此没有在此事之上多问。

  “里面又有圆公子的身影,圆公子此人还真是哪里都少不了他啊!”

  听到侠儒无踪回返的时候遇到了袁无极,玉离经等人感慨道。

  虽然如此,但众人也不会打消对袁无极的提防,在猜测,袁无极在这其中有扮演着什么角色。

  将自身遭遇告知玉离经等人之后,侠儒无踪回到了昊正五道,见到了守护稷玄谷的凤儒映霜清。

  “凤妹子,什么时候能让我们昊正五道添个小家伙啊?”

  侠儒无踪的嘴同样的不饶人,这番直率话语,却是让素来同样直率的慕灵风一阵脸红,好在此刻她化身凤儒,有红纱遮挡,让人看不出她的姣美羞态。

  随后两人谈论了一阵,侠儒无踪便赶去深处见皇儒无上。

  而在侠儒无踪离开后,想到侠儒所说之话,凤儒无情不觉摸了摸小腹,脸上流露出一抹幸福,但紧接着,神情便再度化为忧色。

  因为,稷玄谷正在全力压制伤势,恢复战力,这代表着,新一轮的大战即将开启。

  ……

  天宙之间内,显化鸿蒙星河,神力在其中汹涌,洗涤天迹之躯,让众天邪王彻底掌控这具躯体。

  而在此时,一道威严之声传入天宙之间,“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

  正气凛然之声,直接穿透天堂之门,传入众天邪王耳内。

  有那么一瞬间,巨大光球闪烁了几下,随即光球稳定下来,其内传出一声冷哼,“九天玄尊,当初你所对吾做的一切,如今就由你的后人门徒来承担吧!”

  这段时间的恢复,让他彻底掌控了仙躯。

  虽失去了自己的近神之躯,力量已被削弱一半,但祸星命格,却让他拥有了全盛时期的大半实力,足以睥睨天下。

  若是再得到终极冥帝……

  不过此事不急。

  众天邪王眼神一闪,化出一道流光冲出了天宙之间。

  此刻,在仙脚之下,君奉天背负正法,威严而降。

  浩光闪耀,正气冲击八方。

  就在君奉天严阵以待中,突然黑云洞破,一束白光罩下,随即,一道身影在白光中缓缓降下。

  “三界光明,尽吾赐生,一念黑暗,举世沉沦。”

  天迹面容随着落下已经发生剧变,一身黑袍也化为白色,这代表着,众天邪王已经彻底掌控天迹之躯。

  白色长发在垂在腰间,双眼上下有着银色纹路,眉心也化为银色竖纹,肩头有银色披肩与立领,在其手上,轻提着咒神天秤,姿态高傲,冰冷无情,相比之前邪色更浓,力量更强。

  “嗯?”众天邪王高悬半空,冷眼扫视下方的君奉天,淡漠开口,“骄阳、死亡与曌,人,皆不配直视。”

  高高在上的话语甫落,一道无形气劲扩散,登时大地翻覆,强大气势似要压迫君奉天低头。

  但,

  “君奉天绝不向邪恶低头。”

  君奉天沉声一喝,背后正法飞射而出,凌空旋动之间,剑气纵横,破碎苍茫。

  “那就让曌看看你继承了九天玄尊几分能为吧!”

  众天对奉天。

  这是逆天者与奉天者最至极的冲突。

  也是神与人的正式对垒。

  还未出手,强者之间的交锋已在无形中碰撞,从无形到映射现实,方圆百里同感震撼,天宇好似都被撕裂。

  银月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血色。

  象征着今日之战,注定难解。

  奉天逍遥。

  曾经最亲密的战友与兄弟,如今,却不得不做出抉择。

  “天迹不会愿意看到自己成为罪恶的帮凶。”

  君奉天喃喃一声后,眼中,只余坚定。

  而在同一时刻。

  云海仙门之内,云徽子双拳紧握,一脸紧张的盯着仙脚方向,“二师兄,你一定能救回大师兄的。”

  云徽子低声自语,但言语中,已经少了几分稳重,多了几分浮躁。

  不过,很快他便想到了什么,神情微定,“我已传讯儒门,相信他们也定会出手,只要坚持片刻,一切都可挽回。”

  而在昊正五道之内,稷玄谷从入定中缓缓睁开双眼,仰头看向数千里之外的变化。

  “法儒有难,苍生有难,稷玄谷义不容辞。”

  稷玄谷缓缓站起,圣洁衣袍在风中抖动,整个人好似都化作了一束光,灿耀人世。

  看着消失的稷玄谷,化身凤儒的慕灵风也紧跟而上。

  只留侠儒、皇儒坐镇昊正五道。

  另一边,劫红颜踏入地狱无常天,经历冰火双魔考验,即将面临最终心魔。

  此时,袁无极也悄悄离开幽界,向着地狱无常天而去;同时,一道光球划破长空飞往天山。

  同时,剑宗也前往天山,既除那个人留下的后患,也为斩崖而来。

  而远在地海孤堡的欲魄也离开孤堡,往仙脚而去。

  地海孤堡之内,众人依旧被关押,倚情天被剧毒腐蚀,功元难聚,但在孤堡之外,却迎来一道悲凉剑者的身影。

  在其身后,则是燕飞虹与渺若凡,当初席断虹能够寻到欲魄也是因为燕飞虹的指点,随着地海孤堡陷入平静,倚情天等人毫无消息,因此两人明白他们定是失陷于此。

  燕飞虹本已退隐江湖,但倚情天是她们母子的恩人,至于渺若凡更不用说,因此两人决定探查地海孤堡,也恰好遇到了剑咫尺。

  三人联袂而行,空虚的地海孤堡真能挡下单锋罪者吗?

  双天之战,暗有阴谋者窥伺,稷玄谷又真能及时赶到改变战局吗?

  九天圣境中玄脉宝鉴究竟花落谁手?谁又能习得诛神之招?

  剑宗对剑胎,他真能如愿收回自己的剑胎吗?

  玄牝化元神,这一趟时空之旅,他又将对过去产生何等影响?未来又会因此而改变吗?

  西煌佛界,气氛紧张,八部众、鬼狱两大祸乱之源联手,龙首又真能解封吗?

  而石莲之内,魔、鬼、佛究竟谁胜谁负?谁才是血闇之主?

  德风古道,玉离经能否改变鬼麒主,查获幕后真凶?

  云海仙门之内,云徽子紧张仙脚局势,却不知,仙门之内,暗流汹涌,御天者这一局,又将会给仙门带来何等打击?

  而在神州千里之外的示流岛,邪狱明王终出,双月遭逢血祭,蝴蝶暴走,此刻,袁筝却被调回示流岛,邪神是否暗藏阴谋,他的目标会是袁无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