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女儿?【求订求保底月票】

第四百九十九章 女儿?【求订求保底月票】

  “我说过,会给你三天的时间去完成此事,现在还有一天。”

  喜公子退回石桌前坐下,轻轻抿了一口酒水,笑着道:“公主,我期望下一次你会带来好消息。”

  “哼!”死寂女神只是了冷哼一声,转过身提起竹笼,就在此时,喜公子玩味的声音再度传来,“孤月公主,你的眼睛很漂亮。”

  死寂女神脚步顿了一下,她虽心思深沉,善于心计,但她本就出生高贵,更与有着八采儒鹤美名的系雪衣相交,接触之人要么对她尊敬,要么举止有礼。

  何曾遇到喜公子这等直接,乃至放浪形骸之人。

  压下心中升起的一丝羞怒,带着竹笼内的鬼笑红衣直接消失,连同周遭的白色灰烬也随之一起消散。

  感受到死寂女神的气急败坏,喜公子感到格外的愉悦。

  不过,他之前所说也确实是真。

  死寂女神的眼睛不似正常眼睛,带着碧色,看起来极为诡异,另人升起恐惧,但对袁无极而言,却是很有特色。

  不得不说,鬼狱这对,都有一种让人征服的**。

  ……

  另一边。

  袁无极正在前往尸猢山的途中,却是遇到一个意外之人。

  “是你!”

  看到袁无极,朱雀衣忍不住后退一步,一脸警惕。

  “朱雀衣?”

  袁无极也有些意外,不过看其方向心中了然,“你这是要找遗玉吗?不过无限竟能放心让你孤身出来,倒是让人意外。”

  随着袁无极靠近,朱雀衣却是步步后退,好像眼前之人是一头吃人的恶兽,脸上警惕不减反增,“我去哪里用不着你管,无限就在后面,不久便到。”

  “哦?无限也在吗?那太好了,吾正好找他有事。”

  袁无极自然知道朱雀衣撒谎,他却是故作不知,一脸欣喜的道。

  “你!”

  朱雀衣眉头紧皱,感到一阵棘手,心中苦思脱身办法。

  “好了。”许久之后,袁无极微微摇头,“无限身在何处,吾比你更清楚。你既知晓我与九婴之事,又为何如此怕我,算起来,吾也算你半个父亲,岂会伤害你。”

  “你住口!”

  朱雀衣目中充满愤怒,显然被袁无极的厚颜无耻刺激到了痛处。

  “你身为九婴的女儿,而以吾与九婴的关系,便算是吾的女儿。”

  对于朱雀衣的愤怒,袁无极不以为然,闪身出现在朱雀衣的面前,一手搭在朱雀衣的肩头,竟是让朱雀衣无法动作,脸上更是露出一抹诡异笑容,“当然,你若是不承认的话……”

  “你想做什么?”

  朱雀衣感受大身体不受控制,声调都变了。

  再任性,终究也只是一个女孩子。

  “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袁无极起了玩笑心思,手指轻轻滑过朱雀衣的脸颊,“其实你不承认此事更好啊!”

  “我告诉你,你最好放了我,不然圣母和无限都不会放过你的!”

  朱雀衣紧闭着眼,大声威胁道,不过底气却显得不是那么充足。

  因为圣母已非她所认识的圣母,而无限也曾是她的靠山,但现在,无限好像也斗不过对方。

  “所以你知道该称呼我为什么了吧?”

  感受到耳边传来的呼吸,朱雀衣心里防线终于奔溃,她是真害怕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带着哭腔喊道:“我认了我认了,你快放开我!”

  “哦?你认什么了?”袁无极抱着双臂,看着闭着双眼一脸恐惧的朱雀衣,笑着问道。

  这个时候,朱雀衣心中将袁无极从头到尾狠狠骂了一遍,同时也怪自己没事跑出来干嘛,遇到了这个恶魔,听到拿到另人痛恨的声音,朱雀衣心下一狠,从牙缝中狠狠蹦出两字,“父亲。”

  “说什么?吾可是没听见?”

  两字说出口,朱雀衣也抛去了心理负担,睁开眼,冲着袁无极大声吼道:“父亲!”

  “哈哈哈!很好。”

  袁无极大笑一声,伸手揉了揉朱雀衣的头发,“这样不就对了吗?”

  “江湖这么凶险,吾怎么可能放任乖女儿你孤身闯荡,先随为父走一趟吧!”

  看着一脸任命的朱雀衣,袁无极轻笑一声,也不管朱雀衣心里如何咒骂自己,直接带着她向尸猢山的方向而去。

  ……

  尸猢山。

  时隔数日,断天途再次来到,欲一雪前耻。

  还未临近,花香弥漫,荒芜大地之上,升起多多艳丽的彼岸之花。

  一股迷人的香味腐蚀全身,让人昏昏欲睡,一觉不醒。

  不过,这对早有抵抗力的断天途毫无影响,体内麒麟魔血将花毒直接焚烧殆尽。

  随着彼岸花将整个山谷笼罩,一个身穿黑红相间和服、腰跨双刀、眼眶有红影的女子从峡谷深处款款走出。

  “百代妖华葬天罡,飞光流霞余战殇,夜不泣血,唯花神伤。”

  娇媚的声音传出,白川凌花出现在断天途的背后,背身说道:“断小弟,满怀信心而来,看来你已经见到了那个人。”

  断天途也不回身,直接说道:“白姐姐放心,你的邀约我已告知师尊,不久之后,师尊会来,不过……”

  “不过?”百川凌花转过身,看着断天途的背影,眉头不由微皱。

  断天途顿了一下,缓缓转过身,面对白川凌花,眼中浮现一抹战意,“但在此之前,我会击败夜叉枭王。”

  “哦?这般有信心,看来你这次的提升不小呐。”白川凌花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异色,依旧平静,因为她对蚩罗同样有着绝对的信心。

  “若无提升,我也不会来挑战。”断天途昂着头道,随后又看向白川凌花,笑着道:“不过看在白姐姐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他!”

  “杀他?”

  白川凌花郊区一颤,巧笑嫣然,“那看来还要姐姐谢谢你喽!”

  此时,尸猢山内,一道冷肃气息宛若奔腾大河席卷而来。

  “伏尸百万踏烽火,血埋枯骨傍山河。刀戟沉沙,唯问蚩罗。”

  森然诗号响起,蚩罗穿着战袍,踏步走出尸猢山,而在他的手中,还牵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是一脸虚弱的碧雪妍。

  “雪妍!”

  看到碧雪妍的状况,断天途目中流露出一抹急切与心疼,随即目光变得坚定,“雪妍,你放心,我会救你回来,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你总算还记得我,我还以为你比这个狐狸精勾引走了。”

  碧雪妍虽然虚弱,还是狠狠瞪了一眼断天途以及他背后的白川凌花,嘴上依旧的不饶人。

  “小妹妹,看来这些日子的苦头你还没吃够啊!”

  “别以为你的小男人来了就能救走你!”百川凌花却是冷哼一声,想到了前几日被当做馒头咬的耻辱,脸色很是难看。

  此时,断天途的目光已经落在了蚩罗的身上。

  现在,可不是儿女私情的时候。

  一阴冷、一炽热。

  两股力量再次交锋,无形气势将这片天地一分为二。

  空间变幻,两人已是出现在寒夜杀境之中。

  并世双峰插云而立,蚩罗、断天途各立峰顶,气势不知不觉在攀升。

  象征着,冷夜叉、火麒麟的再次对决,也是最终一战。

  另一边,带着朱雀衣赶往尸猢山的袁无极,却遇意外之人挡关。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