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四百七十章 连番杀局

四百七十章 连番杀局

  而在袁筝离开西煌佛界线后,却是受到御天者的临时调令。

  “精灵天下!”

  袁筝目光一闪,脸上露出莫名笑意,“竟是此地,也好,听父亲说,遗玉就在精灵天下,上次匆匆照面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分离,这次也该好好叙叙旧了,也让我看看,谁敢欺负本少爷的妹妹!”

  ……

  “棋子已经就位。”

  “鬼麒主必然还留有其他后手,那么同样察觉针对自己乃至儒门的侠儒无踪,会没有后手吗?”

  袁无极心中默默想道。

  但很快他便撇了撇嘴,“侠儒无踪,就看你的底牌够不够分量,又是否真能助你脱出算计吧!”

  此时,袁无极已经离开七色灵泉。

  七色灵泉的生命灵气经过袁无极的浸泡已经降低了一半。

  而袁无极体内的生命之元也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两三成。

  不过这已经足够,即便再待在七色灵泉也无法继续吸收,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七色灵泉的生命灵力收缩,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而通过吸收七色灵泉内的生命灵力,袁无极的气息也与精灵相近,或者说,只要袁无极愿意,可以让自己的气息乃至生命本质与精灵一模一样。

  不愧是孕育精灵的灵泉,确实拥有着神异的能力。

  随着袁无极感到凤凰台的时候,一道明黄身影窜上袁无极的手臂,喷吐的蛇信似是邀功。

  袁无极眼中神光一闪,已是看清楚白雾中的状况。

  在高高的神座之上,神晖主已经支撑着手臂,顶着太阳穴熟睡。

  浅蓝色的亮丽发丝随着夜风飘动,那白皙的面孔上,唇角微微翘起,似是梦到了什么甜蜜的事情。

  “做的不错!”

  袁无极满意点头,腾蛇可让人入梦乃至控制人的梦境。

  做为上古六神兽之一,它的战力或许并不是很强,但在自己的领域中,即便是顶峰高手一着不慎也会着道,更何况是心有破绽的神晖主。

  圣宇辰的死亡给予神晖主的打击之大,并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

  虽然因为精灵天下种种事情,神晖主不得不强压下心中痛苦,恢复从容镇定,但心中的那道伤疤,岂会轻易复原。

  无数年的彼此守望,致死都没有说出去的那句话,积压在心底,已是成了魔障。

  或许精灵天下恢复往昔和平,再给神晖主无数时间或能将这道伤疤掩盖。

  但可惜,没人会给她时间。

  甚至还被有心人所利用。

  这道伤疤是神晖主心灵破绽,也给了腾蛇施展梦术的绝佳通道。

  “姐夫!”

  神晖主一脸惊喜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圣宇辰,在腾蛇的影响下,很多不合理都被神晖主所遗忘。

  或者说,她本就希望圣宇辰活着,不相信他的死。

  “琉璃。”

  梦境中的圣宇辰伸出手慢慢碰触到神晖主的脸颊。

  如此亲密的举动,在以前、在现实中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姐妹两人同时爱上一个人,就注定有一人要承受黯然。

  就如同爱上恨吾峰的荆楚祎与荆楚笙。

  但在生死之别后。

  碧琉璃好似想通了什么,不想再顾及世人的目光,紧紧将眼前之人抱住,好似生怕松开,眼前之人就会消失。

  同一时刻,在禁城之外。

  洛平秋再难撑持,终于倒地昏睡。

  侠儒无踪顿时严阵以待。

  下一刻,八旗武神凭空凝现,八面令旗围绕,邪气弥漫。

  “今天吾就彻底破除你与平秋的连接,揭开你着幕后黑手的真面目。”

  侠儒无踪纵是一手有旧伤无法运功,但哪怕手中只有一柄剑,依旧强悍。

  转瞬便臻激烈。

  也在数番试探中,侠儒无踪也似找到了两者联系的端倪。

  “是要将两边线端同时切断吗?”

  侠儒无踪眼睛微眯,心下自语,“可惜我手腕之伤让我无法动用双剑,如今或许只能以此招一试了。”

  下定决心一刻,侠儒无踪奇招顿现。

  “气剑双行!”

  侠儒无踪手握侠道,在其身后,竟是凝气为剑,气剑、侠道刹那分化,欲要一斩两端接口。

  但,幕后之人又岂会任他施为。

  就在双剑脱手刹那,黑暗树林中,早已蓄势待发的一刀划破黑暗,蓦然闪现。

  “不对!”

  危机一刻,侠儒无踪眼神一凛,并指回点。

  但东瀛忍者觑准时机的杀招岂会轻易可破,侠儒无踪的指端、手腕登时喷血,一股邪气也顺着伤口渗入体内。

  “嗯?八岐邪力!果然与八部众有关。”

  侠儒无踪明悟这一局必是八部众所设,顿时凝神以待。

  而经过偷袭,侠儒无踪也无法分心,此时,背后八旗武神再度杀来。

  面对八旗武神与黑夜鸣杀的联手,侠儒无踪既要顾忌重创八旗武神使得共命的洛平秋受伤,又要估计黑夜鸣杀的偷袭,纵是他实力强绝,也处处受制。

  随着缠战继续,忽然黑夜鸣杀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下一刻竟是出现在洛平秋的身前,一刀斩下。

  显然是明白侠儒无踪的弱点。

  侠儒无踪同样明白对方的心思,但为了洛平秋,他别无选择。

  无踪!无踪!

  从称号是已经明确无误的指出侠儒无踪的强处,他的轻功,他的速度冠绝儒门乃至天下。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绝尘之速刹那挡在黑夜鸣杀与昏睡中的洛平秋之间,侠剑、邪刀砰然撞击,发出一阵脆鸣。

  强大的力量一瞬逼退黑夜鸣杀,但在同一时间,意外一掌蓦然轰击在侠儒无踪的后心。

  噗……

  仰天一口朱红随之喷出。

  侠儒无踪回头一看,脸色愈发难看,“没想到竟还能操控平秋。”

  此时,洛平秋双眼紧闭,但周身邪气涌动,宛若傀儡一般杀向侠儒无踪。

  三方夹击,侠儒无踪受制不能用强,身受重创,顿显死关。

  而随着时间持续,侠儒无踪猛然感受到体内邪气涌动,竟是影响他的意识与功体。

  “邪染……”

  当初剑儒命夫子身受邪染之事,他自是清楚,甚至也为其压制过,因此对于这股力量很熟悉。

  但没想到,这种诡异力量如今竟是出现在他的体内。

  “不妙,这场杀局处处死招,还真是够看重我,但如今还未逼出真正的幕后主使,就此罢手吾可不甘心。”

  侠儒无踪目光闪烁几番,再度变得坚定。

  随即就见其猛然沉喝一声,浩气强运,将体内邪氛压制。

  当初命夫子可以做到压制许久,侠儒无踪自然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