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云魁·劫红颜

第四百五十三章 云魁·劫红颜

  砰!

  就在系雪衣之手刚刚碰触到万魗荒岩,突然一股反震之力传出,随即背后一掌蓦然落在后心。

  毫无防备的一击,顿令系雪衣伤上加伤。

  一口逆血再次喷出。

  “学弟?你……”

  系雪衣惊疑回头,却见眼前之人早已不复先前儒雅,脸上竟是罕见的露出一抹狞笑,“笔鹤学长,意外吗?”

  “为什么?”系雪衣满心不解,目中充满疑惑与痛惜。

  显然,再次被背叛的感觉,并不会削减痛苦。

  “抱歉了,这个问题请学长下地狱问吧!”

  左丘默翻掌将万魗荒岩收起,随即一掌轰向系雪衣胸口,“穿膛玉碎!”

  系雪衣虽身受重创,但依旧不屈,抬掌一对。

  伴随一声轰鸣,系雪衣再无法受力,身体随之被击落山崖。

  “嗯?”

  左丘默走到崖边,迟疑一瞬,随后冷哼一声,“没想到还能挡下一掌,不过滚落悬崖,你也没几分活命之机,现在最重要的是带回万魗荒岩,解封鬼狱。”

  左丘默是一笔春秋执辅,却也是鬼族卧底,与妹妹嫏嬛都受鬼族恩情。

  当年鬼狱封印之后,遗留在外的力量一直着手解封,其中万魗荒岩为鬼族至宝更是重中之重,后来得知此物落在系雪衣手中,鬼族公主死寂女神化身临川才女闻疏梅故意接近系雪衣,并认系雪衣为义兄,甚至俘获其心。

  后在算计之下,系雪衣与剑族三大锋芒之一的章仇无期展开一场交锋,因为一些意外原因,只能诈死脱身,并未夺得万魗荒岩。

  时隔许久,系雪衣再现,显然鬼族再度开始宠宠欲动。

  “看来人觉帮了我大忙,没有他,我绝不可能这么容易得到万魗荒岩,多谢了!”

  取得至宝,左丘默脸上笑意难掩,“笔鹤学长,很感谢你对我的付出,可惜命运如此。”

  冲着悬崖遗憾摇头,左丘默随后飞速离开。

  来到中途,忽闻前方天穹上一只纸鸢翱翔,同时一道诗声随之传来,“无边怒海沉元殇,荒门孤裔轩眉扬。披戎衣、平争名,再舞盛世鱼龙。”

  ……

  云海之上有一秘境,名为娲皇云宫,是当初九天玄尊钦点三大仙统之一。

  娲皇仙统之主乃九天玄尊义妹兼弟妹云魁·劫红颜,此时正与义女芙蓉铸客·巧天工交流,却忽感云海仙门所在被魔气掩盖,脸色顿时一变。

  “仙门生变!云徽子究竟在做什么?”

  劫红颜蓦然起身,神情凝重。

  一旁巧天工闻言同样大惊,“那潇儿他们岂不有危险?”

  “走!”

  劫红颜微微眯眼,随即朱唇轻启动,下一刻带着巧天工便消失在云宫之内。

  此时,云海仙门也陷入了最危险的境地。

  暗谛纵横无匹,曾经仙境沦为废墟。

  伴随猖狂大笑,仙府不存,魔头猖獗。

  无数楼宇灰飞烟灭。

  就在暗谛强行推动云鲸向着德风古道而去之际,突然,一阵轻音传出。

  “痴情错,凋朱颜,流金岁月。”

  这一刻,日月、风雷齐动,承托来人的不凡。

  “繁华梦,泣红尘,千年一夜。”

  伴随最后冷然四字,随即就见一位白衣白发,金纱点缀,娇媚中带着清纯的女子拨开云海,手中铁链牵着人首蛇身的护法晨暮双娲而降。

  “何方妖魔敢入侵云海仙门?”

  劫红颜冷喝一声,一束神光已是当头劈下。

  “这股气息是?”

  暗谛脸色微动,抬手击溃攻势,目光落在劫红颜的脸上,脸上涌现一抹疑惑。

  “嗯?这种气息……”劫红颜同样神情一动,随即目中露出愤怒之色,“八岐邪力!”

  劫红颜本名花宵朝雾,出自风之一族·姑获羽裔,所以又名羽衣狐,说起来与鸑变迦罗以及大漠苍鹰都属于风之一族。

  只不过鸑变迦罗属于风之一族四裔之一的古鸗风裔,而大漠苍鹰则出自风之一族·驭风鹰裔。

  而风之一族则都曾是居于神州海外奇地长生树的太古先知有“九识翼天”之称的峨兹部属。

  花宵朝雾当初因女儿之死怨恨魔始,魔始为了自己的计划本欲痛下杀手,不料察觉花宵朝雾竟又有了身孕,因此将之记忆封印,后来失去记忆的花宵朝雾回到了长生树。

  不久之后,长生树被八歧邪神和党羽攻击,占领了花宵朝雾的家园并要其臣服,花宵朝雾不从反抗,无奈不是对手,被镇压在八龙邪峰之下。

  后来,示流岛之战,九天玄尊打败了八歧邪神后,在回程的航行途中,发现了被镇压在峰下昏迷不醒的花宵朝雾。

  当然,其实是九天玄尊故意前往此地去救人,只不过他知道对方失去记忆,因此才说是意外发现。

  花宵朝雾醒来后穷追不舍强认九天玄尊为义兄,九天玄尊虽未同意,但却也无法使得对方改口,只能默认。

  因遭受重创,花宵朝雾对很多事都记忆薄弱,只记得灭族仇恨与九天玄尊对其恩重如山,因此再次感受到今生最大仇人的厄祸之气,顿时愤怒无比。

  时隔无数岁月,花宵朝雾容颜早已有了巨大变化,只是流露出的气息让暗谛隐隐感受到熟悉。

  因为当初便是他率领人马进攻长生树,只不过功体未全的他被击败,后来得末邪王之助方成功,并把邪神的种子播入花宵朝雾的体内,也造成了劫红颜后来诞下的孩子一体双魂。

  仇人相见,分为眼红。

  劫红颜雍容气度一瞬消失,随即猛然跃起,一掌逼杀而来。

  暗谛此时也顾不得深想,对方既是云海仙门之人,那便是敌人。

  双掌一对,云开雾散。

  激烈交锋在云海之上掀起。

  而芙蓉铸客则在废墟中寻找自己的孩子雨潇,因为雨潇之事云徽子等人也一直没顾上告知,此时芙蓉铸客并不知道雨潇早已跑出去。

  云海之战时,地冥也来到了三界塔,但此地早已空无一人。

  因为暗谛与鸑变迦罗都来进攻仙门,其他人也都随往观战。

  “你们跑不了的!”

  地冥愤怒一掌,高入云空的巨塔崩塌,随即地冥动用秘法,继续追踪八部众下落,后面的君奉天也一直追赶。

  云徽子同样得知仙门遭难,不过此事他正在抵抗血闇之气的爆发,只能以仙门秘法通知天迹。

  “仙门遭难?”

  得到讯息,天迹神情一愕,随即强行稳定心神,对着袁无极说道:“圆公子,看来要劳烦你了。”

  “此事袁某义不容辞!”

  袁无极并不拒绝,不论如何,自己的儿子也是仙门之人,自己的女人也与云海仙门关联颇深,既是娘家,他破坏得,但外人嘛……

  一瞬间,袁无极已经推着天迹的轮椅消失在五色漩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