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云海之危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云海之危

  而在同一时间,人觉副体越骄子在天地碁以左丘默为饵约见系雪衣。

  云海仙门此刻唯有护法双圣,陷入前所未有的空虚。

  却也迎来了暗中窥伺已久的大敌——八部众。

  天外之境、云上神阙,云气渺渺。

  没有云徽子在,澡雪、秋水两人无所事事。

  “澡雪,你说雨潇跑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秋水口中叼着一根草,靠在石头上说道。

  这种姿态是他从雨潇身上学来的,有雨潇在,仙门可热闹了,在雨潇跑出去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但是,没有雨潇,真的很不适应,甚至会感到无聊、孤独。

  “唉!”

  澡雪也叹息一声,“也不知道雨潇在外面都玩了些什么,他回来会给我们带什么礼物?”

  “我看他在外面玩的的乐不思蜀,早把我们忘了。”

  说完,秋水突然坐起,“也不知道上次那个叔叔将我的信交给娘了没有,他说会照看我娘,也不知道娘现在过的怎么样……”

  就在此时。

  云鲸突然一震,随即天王罚罪阵蓦然被破。

  一时苍穹仿若被撕裂。

  仙境如沦魔地,被黑暗笼罩。

  “这是怎么一回事?”

  澡雪和秋水慌忙起身,此时却闻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澡雪、秋水你们勿要外出。”

  “是麟凤姐姐……”

  此时,在云海仙门之外,鸑变迦罗再次来袭。

  “末法时代,邪翼掠世地狱海。天地悲哀,战火燎原魔龙灾。”

  “云海仙门,覆灭吧!”

  鸑变迦罗神情冷漠,双掌一凝,末日风暴席卷而来。

  “狼烟燎原,以柔指解纷,戈倒兵销。”

  “风波肆险,以虚牝震撼,浪静海停。”

  龙凤呈祥,随即化作两道身影落下。

  “麟凤璇玑在,不容妖魔侵犯!”

  麟凤璇玑外表看似纤细,却是外柔内刚,不容妖魔侵犯仙门圣地。

  “仙门护法?哼!”鸑变迦罗冷哼一声,“下去陪玄尊老儿吧!”

  话甫落,鸑变迦罗双掌凝爪,暗黑与艳绿两股邪元相映成辉,宛若开启地狱之门,一时阵阵骇然之声传出,“神魔同坠·地狱变相!”

  一掌重击,仿若神魔陨落,狂霸无匹。

  面对鸑变迦罗来犯,麟凤璇玑、应龙无忌挺身挡关,“蓬莱三日月!”

  “瀛海一线天!”

  两人心知对手能为,出手便是极招。

  轰!

  一声轰鸣,虚空爆裂。

  就在鸑变迦罗颤抖仙门护法双圣之际,从西煌佛界回返的暗谛再现,竟是直接冲入仙门之内。

  “九天玄尊这老匹夫留下的传承,该灭了!”

  暗谛低沉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数次劳烦邪神出手,这次吾便覆灭云海仙门,让邪神见证吾的能力!”

  “御武之邪·上天下地·暗黑吾界!”

  暗谛再开暗黑吾界,转瞬清圣仙境陷入黑暗,无数邪气蹿升。

  “有坏人打入仙门了,澡雪,快躲起来。”

  秋水心知两人出去只会成为拖累,两人顿时小心翼翼藏起,不敢露头。

  这一次,暗谛抱着毁灭仙门之心而来,因此直接便出强势,一瞬间,成片仙阁毁灭,巨大的云鲸更是承受磅礴力量,直接下坠。

  “仙门、儒门吾要一起灭,就让这神兽毁掉儒门吧!”

  暗谛目中邪色一闪,引动磅礴邪气,竟是迫使云鲸转向,向着云海仙门而去。

  外界的护法双圣自然也察觉了仙门状况,但鸑变迦罗却是让两人无法分心。

  ……

  同一时间。

  天地碁上,人觉副体越骄子傲立石碑之巅。

  随着一声鹤唳,一道身影落下。

  “梦扬州,谢饮清流,烟霞不系舟。人间和羡蓬莱游?奔逸笔,放沧洲,尽得风流。”

  “左丘师弟呢?”

  系雪衣抬起头,看向石碑顶峰的身影,直接问道。

  “晴峰笔鹤!”

  越骄子袖袍一扬,身后的空间显化,现出被囚禁的左丘默。

  “左丘师弟!”

  看到左丘默,系雪衣忍不住喊道。

  却见石碑之上的越骄子缓缓落下,“不用喊了,他听不见的。”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系雪衣压下心中怒意,冷冷盯着越骄子问道。

  “笔鹤何须动怒,吾只是想与你做一场交易罢了。”

  越骄子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轻松。

  “哼,你真是妄负玄黄三乘人觉之名,竟如此卑劣!”

  “人觉?”越骄子眼神一冷,这两个字本该是荣耀,但当他知道还有一个人之最后,便是耻辱,因此越骄子的声音也越发冷漠,“系雪衣,你还是考虑好你准备如何救左丘默吧!”

  “你既早有目的,便直说吧!”

  系雪衣眼睛微眯,压下心中怒意,方才说道。

  “哈!那接下来就要看左丘默对你而言究竟有多重要了!”

  说着,越骄子手中多出一只令钥,“这是开启左丘默囚笼的钥匙,一炷香内,囚笼若是无法开启,便将毁灭,其中的人同样也毫无生机,而我则要你手中的万魗荒岩来换,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万魗荒岩?”

  系雪衣一愣,没想到对方所求竟是此物,他本以为会是一笔春秋重宝‘泣麟藏颖’或者要对付儒门另有目的。

  “万魗荒岩乃鬼狱至宝,你要此物,究竟与鬼狱有何关联?”

  系雪衣眼睛微眯,目露审视。

  “哈哈哈!”越骄子忽然大笑一声,随即冷声说道:“系雪衣,你的问题太多了。”

  话甫落,越骄子手中令钥一抛,蓦然插入背后的石碑之上,“吾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在一炷香内夺得令钥,你依旧有机会去救你的学弟。”

  系雪衣眼帘微垂,下一刻,刹那攻向越骄子。

  “你果然选择了这一条,但你太自信了!”越骄子脸上露出一抹嘲弄,“你可知自信过头便是自负!责任也要自负!”

  “是自信还是自负,战过一场才能论定!”

  系雪衣目光坚定,万魗荒岩事关重大,他绝不可能轻易让出,若是实在无法,他或许会选择换回左丘默,但在换回之后,这一战也无法避免。

  因为他定要夺回,如今既有第二个选择,系雪衣自然不会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