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四十章 曲山之战

第四百四十章 曲山之战

  “上一次未了之战,今日便一起了结。”

  话甫落,就见天迹大喝一声,“看我神雕逍遥第四剑——击光翻浪任翱行!”

  一剑出,璀璨剑光翻涌,随即化作一只展翅苍鹰,拍涛裂海而至。

  “奉陪到底。”

  面对杀招,鸑变迦罗冷哼一声,同运极招,“乱魔·伐天章。”

  神剑、邪刀,剑气、刀罡宛若两道洪流轰然碰撞。

  伴随一声惊爆,瞬间天地失色,星月摇动。

  “好机会!”

  天穹之上的云徽子眼睛一亮,终于找到机会,首度运转斩魔录心法,“斩魔录心法第一章·启彻明晖!”

  云徽子纳无匹之力,在周身汇聚四道光球,随着手中拂尘猛然甩下,四大光球合一,化作一道笔直光柱刺下。

  就在此时。

  “仙门三尊,你们若是折损在此,仙门也便覆灭了吧!”

  一道冷漠声音传来同时,暗紫邪刃从黑暗之中激射而出,一刀袭向空中云徽子,让云徽子招式不由一偏。

  轰隆!

  几声惊爆之后,天地为之一清。

  在鸑变迦罗背后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道黑衣蒙面之人,同时冷漠的声音从面罩下传出,“你们既然知道吾真正的目标是曲山龙首,竟还有恃无恐,看来信心很足啊!”

  “曲山之事我相信儒门会为你们好好上一课,而我们今日的目标便是你们。”

  天迹手中神谕一偏,指向黑衣杀手,“从没见过你,你又是谁?”

  “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

  黑衣杀手冷笑一声,刀锋斜指,迷蒙的邪气凝聚在刀身之上,另人不寒而栗。

  “御天者?”

  天迹顿时眼睛微眯,脸上露出一抹兴奋,“总算把你逼出来了,正好最近垃圾分类,将你彻底安排好!”

  而另一边地冥所化的冥想者却是目光微闪,嘴角微翘,似是不屑。

  显然并不相信眼前之人就是八部众背后的御天者。

  能远隔千里在神州排布下如此多计,岂会如此轻易现身。

  不过,他不急,他还有底牌在,等待着真正的御天者出现。

  ……

  同一时间,曲山盲道林气氛凝重。

  九绝盲剑凝神静待。

  蜿蜒石道,雾气逐渐弥漫,将整个曲山笼罩。

  伴随一声宛若野兽一般的嘶吼,一道邪意盎然的剑气跨过蜿蜒石道,直接刺向封印中心。

  “何人放肆。”

  嘶哑喝声响起,九绝盲剑同时抬头,九人眼虽盲,但剑感敏锐,心有灵犀,同时出招。

  “挡我者死!”

  剑颠狂啸一声,周身邪气狂涨,竖掌力劈,“百川剑浪!”

  轰隆!

  伴随一道轰鸣,磅礴剑气宛若川浪来袭,将救人彻底笼罩。

  “好恐怖的剑气!”

  九绝盲绝神情凝重,随即九人联招,一阻剑颠脚步。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就在此时,诡异邪声再传,随即鬼气森然中,鬼麒主轻摇白骨森罗扇出现在蜿蜒石道之中。

  而在他的面前,则是玉离经、敬天怀、邃无端、莫凭箫四人。

  “吾儿,没想到这么快我们便又见面了。”

  鬼麒主一脸微笑的看着玉离经,父子再次相见,邪异声音却另玉离经感到心绪一时狂乱,失了冷静。

  “不对,你对我做了什么?”

  玉离经感到一阵头痛欲裂,脸色不由大变,“当初亚父也在场,你觉没有机会做手脚,怎会如此?”

  “吾儿真是天真可爱,你是吾之血脉,永远无法改变,你既非要站在儒门一方,这一次,我便让你再无在儒门的立足之地。”

  鬼麒主轻漫一笑,无形术法在逐渐影响玉离经的意识。

  “休想操控主事!”

  云忘归冷哼一声,背后天随剑瞬间出鞘,弥天剑雨急攻鬼麒主。

  “鬼者与吾儿的家事,何时轮到尔等插手。”

  鬼麒主冷哼一声,手中白骨扇猛然一按,虚空仿若塌陷。

  “明宇圣击!”

  同一时间,敬天怀眉头一挑,浩剑斩下,欲要断绝鬼麒主对付玉离经的诡异术法。

  “呵呵呵……”

  就在儒门众人围攻鬼麒主之际,忽然一阵低沉冷笑传来,随即烽火再至,“伏尸百万踏烽火,血埋枯骨傍山河。刀戟沉沙,唯问蚩罗。”

  诗甫落,一道磅礴刀罡迎面而来,敬天怀顿时神情一肃,再凝无上剑势,“天寄·万锋一道。”

  轰!

  轰鸣之后,双方各退三步,敬天怀同时冷声吩咐,“邃无端、莫副掌,你们先前往支援九绝盲剑。”

  邃无端早已察觉剑儒气息,听到之后,两人身形极展,越过蚩罗。

  “圣元归心·御意天护!”

  就在此时,一声轻斥传来,慕灵风再现凤儒能为,玄术运使,竟是直接将玉离经笼罩。

  圣术加身,玉离经识海翻涌之力顿时被平息,意识一瞬清醒,“多谢凤儒尊驾。”

  玉离经感谢一声,却是一脸凝重的看着鬼麒主,“虽然不知道你究竟以何种手段影响我,但我绝不会再给你机会——憾宇儒风!”

  儒剑一出,剑指苍穹,气贯周身,阻绝无形影响。

  “父子之战,外人就不要插手了吧?”

  慕灵风的面前妖花飘零,花香弥漫之中,白川凌花腰跨双刀,踩着木屐,脸上挂着玩味笑容走来。

  “百代妖华葬天罡,飞光流霞余战殇,夜不泣血,唯花神伤。”

  邪异的声音充满诱惑,白川凌花狭长的双眼静静看着慕灵风,“新婚不久便出来打打杀杀,若是漂亮的脸蛋出现损伤,就不怕圣儒嫌弃吗?”

  “妖女,废话休说,想要解封龙首就进展能为吧。”

  慕灵风冷哼一声,随即刀剑相交。

  另一边,稷玄谷面前也多出两道身影。

  一者倒提狰狞魔刀,目中凶气肆意,正是袁无极恶魄所化的斩天骄。

  一者手握邪剑,面容更是熟悉。

  因为此人两次死于他的剑下,正是人觉副体——人殊·越骄子。

  “非常君,你竟也加入邪神阵营,看来你是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稷玄谷冰冷双目落在越骄子的身上。

  三度面对稷玄谷,越骄子目中同样蕴藏着浓郁的杀意,因为自己这具副体先后两次死于眼前之人手中。

  现在这具副体还是与八部众交换一些宝物方才能如此快凝聚而出。

  至于他的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