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迹之秘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迹之秘

  破碎的山海奇城。

  袁无极盘膝而坐,等待着最终的会面。

  也许,这将是最后的和平会面。

  下一次,将是生死。

  随着时辰将近,天曦之光乍临,一道久违的雄武身影踏着坚定步伐而来。

  “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

  铿锵的话语响彻山海,天音回荡,震撼八荒。

  袁无极缓缓起身,脸上曾经流露的种种情绪皆以消失,这一刻,好似回到了曾经。

  曾经算无遗策的算尽苍生。

  曾经剑气冲霄的胜天半子。

  自信而强大。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依依漫寂寥。”

  低沉诗声在这一刻似是充满感怀。

  “君奉天,看起来,我们见面的次数依旧很频繁啊!”

  再次相对。

  君奉天心情同样复杂。

  不过还不等君奉天开口,袁无极便再度说道:“能让君奉天你压下愤怒来找我,是为了天迹之事吧。”

  “看来你已算准我会来。”君奉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但袁无极却是微微摇头,“最熟悉你的人未必是你的朋友,更有可能是敌人,所以我知道地冥一定会有动作,他不敢来见我,而同样担忧天迹的你,自然成为了最佳人选。”

  君奉天眼睛顿时微眯,随即沉默半晌,才道:“君奉天不喜欢欠别人,说出这一次需要付出什么吧!”

  “够直接。”袁无极赞叹一声,随即话音一转,“可惜仙门有何珍藏我一清二楚,你恐怕拿不出我所需之物;而地冥显然知晓我欲要何物,所以煽动你来此。

  想来他观我近来与儒门接触频繁,必是觉得儒门有我所求之物,所以你来询问,我会碍于最终目的,交好儒门或正道,不得不告知于你吧?”

  君奉天没有回话,因为或许地冥便是如此想法。

  但他不得不来。

  “君奉天,虽然你对我颇有误解,但你的为人我很钦佩,也愿意有你这样的朋友,如今虽是阴差阳错,让你我背道而驰,但你既能放下面子前来询问,此事核心告诉你也无妨。

  更何况,即便我告诉你,你们也无力改变结局。”

  袁无极缓缓背过身,看着下方云海漫卷漫舒。

  “当年鬼麒主策动血河战役,为的是协助当初示流岛战死的四邪王重生归来,而在最终一战中,仙门生变,玉逍遥不得不回返仙门,而你则带着神谕、正法两大神剑独自前往玄黄岛一诛魔祸之源鬼麒主。”

  听着袁无极娓娓道来,君奉天没有说话,因为这些都是曾经所发生的一切。

  “仙门之乱是因东瀛百妖卷之内的五大巨妖之一的冥霾邪滍,传说冥霾邪滍,平时无形无体,以雾气移形,吞食人妖魔无数,乃东瀛百妖卷之内名列第三之位的妖皇。”

  “九天玄尊旧伤未愈,而天迹回归后,也无神器之助无法击杀妖魔,最终九天玄尊临时传招仙门三大禁招之一的天剑唯一,最终玉逍遥身化天剑,一剑贯穿妖心诛杀邪魔。”

  说道这里,袁无极话音一顿,君奉天也凝神以待,因为他明白,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接下来或许就是影响天迹的最终秘密。

  “殊不知,冥霾邪滍不过是表象,而其真正的核心则是一个复仇者。”

  “复仇者?”君奉天眉头一皱,目露惑然。

  “你应该已经了解过九天玄尊的生平,冥帝的传说你可曾听说过?”袁无极问道。

  君奉天想了想,微微点头,“好似看到过一些记载。”

  “当初东皇玄州守护之灵光明神祌天爻帝遭遇叛神一族算计,为护东皇玄州百姓,祌天爻帝吸纳至毒,从而堕落为魔,化为冥帝。

  也因此受到六天诸神制裁,但纵是遭遇重创,依旧祸乱东皇玄州两百余日,当时年轻的九天玄尊孤身前来消弭魔祸,对上了冥帝。”

  “经过一场激烈大战,九天玄尊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施展天之禁招最终杀招——向天借剑击败冥帝。”

  “你说的复仇者就是冥帝?”

  “不错。”袁无极微微点头,“当初冥帝被九天玄尊击败,昏迷中在大海中漂流,最终为八岐邪神所救,他拔出了天罚之剑,因为肉身损坏,因此他以邪气赐其新**化为众天邪王。”

  “众天邪王也是八部众之首,是八岐邪神之下最强存在,因为,他拥有近神之力,人间无敌。”

  袁无极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你当知道,八部众拥有邪魂策王重生之能,而当初在冥霾邪滍之内,藏有众天邪王邪魂,在玉逍遥化身天剑一剑贯体时,众天邪王也顺势侵入玉逍遥体内。”

  “而后来影响玉逍遥入邪的便是众天邪王,虽然九天玄尊拼死封印,但随着八岐邪神的回归,众天邪王也将再度归来,那个时候,天迹必死,届时也是人间沦亡之日。”

  “众天邪王!”

  君奉天喃喃一声,这一次袁无极没有撒谎,君奉天也觉得此事不假,“难道就没有阻止的办法吗?”

  袁无极摇了摇头,“天迹多活一日,或可让众天邪王晚归来一日,但一切终究无法阻止。”

  “所以之前不告诉你们,只是因为即便你们知道也无法改变,我若有办法,自然会告诉你们,毕竟,我也不喜欢苦境多出一个能压我一头的高手。”

  许久过后,君奉天将一切信息理清,望着袁无极的目中再度流露出一抹复杂,沉默半晌,才从口中吐出两字,“多谢。”

  “恩是恩,怨是怨,恩要还,怨也要还,希望真如你所说,自证清白,也希望你接近儒门并无其他目的,不然君奉天不会坐视。”

  看着君奉天远去,袁无极嘴角露出一抹嘲弄。

  “君奉天,有些事情知道不如不知道,明白一切无二无法改变岂不是更痛苦?而且我的目标……”

  说着,袁无极目中露出一抹幽光,“众天邪王要出,地冥的究竟末劫要出,如此地冥才会真正入魔,庞大怨气爆发方能让他永世不得超生,让他再无转生归来之机。”

  对于地冥,袁无极极为忌惮。

  非常君虽然同样擅长阴谋诡计,但终究是有所求,有所求便有弱点。

  但地冥不同。

  他所在乎的不多,而且智计惊人,连近神的魔始都被他玩弄鼓掌之中,最终万般算计落空。

  袁无极凭借熟知剧情还可与地冥较量,若是剧情改变,一切不同,隐于暗中的地冥更加恐怖,他也无从防范。

  在苦境,力量很重要,但智慧更重要。

  而地冥做为继素还真【零零看书00kxs】消失后最顶尖的智者,可想袁无极对其忌惮之心。

  袁无极自问自己不是多么聪明的人,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自己的计划不出现破绽,这样的威胁还是抹掉为好。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