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道武王谷外的战斗

第三百八十四章 道武王谷外的战斗

  此时,场内气氛紧逼。

  曾经并肩对敌,如今一朝反目,成为今生不死不休的仇人。

  肃杀的气氛越演越烈。

  两人没有言语,唯有死寂一般的沉默。

  刀冷寒。

  剑炽热。

  沉寂一刻,却在刹那爆发出最激烈璀璨的花火。

  “杀!”

  冰冷的杀字,象征着最激烈的交锋已经开始。

  错身而过的一刻,双方衣袍割裂,渗出鲜红的血液。

  冰冷无情的双目,代表着刀者的凌厉。

  兴奋疯狂的双瞳,代表着剑者的狂暴。

  再转身,刀剑相击,大地崩裂,山石粉碎。

  荒芜的兽脉族地,变得更加狼藉。

  “这里是兽脉族地,今日便在此杀你,为死在你手的兽脉之人血恨!”步军殇手握神刀,心性再次受到神刀内的嗜血狼魂影响,目中血光炽盛。

  断天途却是嗤笑一声,“哈,我看来这里却是一片好的葬地,让你葬在故土,也算我的心意!”

  说着,断天途眉心烈眼颤动,流转的火光越来越盛,剑身之上,麒麟魔火与烈眼之火相互融合,对精灵的克制展露无疑。

  “狼嚎一步天下!”

  步军殇双瞳异变,一刀横扫。

  面对强招,断天途同运蚀日剑法,“日丽中天!”

  一剑斩下,宛若正午烈日,让人难以招架。

  随着鏖战继续,步军殇强招叠出,许久之后,终臻极端。

  “不妙,这一战恐怖不是胜负,而是生死之战!”

  御少流神情凝重,同时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身边的雨潇和禁城遗玉。

  雨潇倒是不掩饰心中所思,但禁城遗玉却是神情不变,让人难以揣度,展现出了超凡的心境修为。

  “真是恐怖的女娃儿!”

  御少流心中越发凝重,对禁城遗玉的警惕之心更是再度上升,“希望神晖主能够尽快摆脱沉郁,不然精灵天下局势难料啊!”

  怪不得御少流忧心忡忡。

  现在的精灵天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虚弱。

  逆神旸、寒武纪、战神猊等强者尽数战死,圣脉之主也在这一次开启中战死,老牌强者只剩下神晖主以及还未回归的天织主。

  而整个精灵七脉,也只余神、圣、御三脉完整,狩宇天脉只有残存的普通族人,兽脉仅有步军殇一人,玄脉后人同样不知所踪,即便找到,也不过寥寥几人,至于禁城血脉……

  御少流目露复杂,现在的禁城遗玉便是以禁城公主,玄脉传人的身份自居,并在禁城故地重建禁城,召回不少血脉后人。

  加上之前驱逐了屠杀精灵的狂魔,让其在精灵天下的声望仅在神晖主与圣宇辰之下。

  但现在,圣宇辰身亡,而神晖主也沉浸悲伤难以恢复。

  可以说,现在的精灵天下,几乎便是以禁城遗玉为首。

  御少流虽性情温和,不喜争权夺利,但为了精灵延续,此刻的他也不得不多方考虑。

  而在此时,步军殇与断天途之战,也达到了最极端的一刻。

  ……

  另一边,日不落殿堂之内,六面悬镜中的五道身影逐渐消失。

  无人榜也将探听而来的消息回禀。

  随着无人榜退下,不久之后,邪风忽至。

  “末法时代,邪翼掠世地狱海。天地悲哀,战火燎原魔龙灾。”

  冷傲诗号响起,随即一道背负骨翼的邪人从天而降,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峰峦中描绘艳丽色彩的阴阳泷夜姬。

  “你就是瑟斯二世?”

  鸑变迦罗看着地冥所化的瑟斯二世问道。

  “不错,正是冥想者。”

  瑟斯手托翠绿晶石,目光落在阴阳泷夜姬的身上,随后转移到鸑变迦罗的身上,“看来阁下就是代王当初所言的双王之一了。”

  “末邪王·鸑变迦罗!”鸑变迦罗直接道。

  随后,双方进行一番友好长谈,以地冥的忽悠手段,一个鸑变迦罗自然是手到擒来。

  同样,他也答应了帮助其破除道武王谷之阵。

  随着鸑变迦罗与阴阳泷夜姬离开,地冥冷笑一声,“八部众终究还是难逃我的掌握,不过……”

  地冥想到阴阳泷夜姬,心下暗自沉思,“袁无极既然好色,也许这不失为一个切入办法,不过,观其作为,每一个女人都有来历,或高高在上,或实力不俗,或为人妇,普通女子恐怕难以引起他的兴趣,如果是仙门之人,不知这个身份能否引起他的兴趣?”

  想着,地冥又摇了摇头,“仙门也没几人,而且身份地位也不够,除非是云魁……”

  地冥猛然收敛心神,不禁暗嘲,“我在瞎想什么,此人只能慢慢对付,不能操之过急。”

  ……

  而离开日不落殿堂的鸑变迦罗与阴阳泷夜姬,再度汇合天狗飞影与虚耗童子一起前往道武王谷,准备协助竞邪王破开古剑尊始的禁制,释放龙首。

  道武王谷界天塔之外,先天混元无极阵、玄剑镇天岳两大封印持续流转之际,忽闻邪者霸辞震动天地。

  “末法时代,邪翼掠世地狱海。天地悲哀,战火燎原魔龙灾。”

  邪风至,魔龙至。

  鸑变迦罗带着鸑流三宗亲至道武王谷。

  “好一座阵外有阵,设阵之人能为非凡,可惜,八部众之前,终归毁灭!”

  一刀力劈,凝聚磅礴邪威,撼动大阵。

  就在此时,天外一剑忽至,强挡邪刀。

  随即,再闻熟悉诗号。

  “夙风寒,明月勾,豪杰照古城;天有行,地无迹,千秋怎堪一剑扫,神毓逍遥。”

  仙影忽现,正是来道武王谷查探龙首状况的天迹·神毓逍遥。

  “又是你,暗谛之仇便先拿你的命来当做利息吧!”

  天迹探手一招,背后剑袋一动,神谕天降。

  “你们去破阵,天迹由我来对付。”

  鸑变迦罗对身后鸑流三宗冷然说道,望向天迹的双目杀意沸腾,同时心中低语,“杀了你,大漠苍鹰的元神也将被我彻底炼化。”

  而身后的阴阳泷夜姬等人也直接退后,冲向道武王谷双阵。

  “看来暗谛的死,让你们的人手不足了,不过凭他们三人,改变不了什么。”

  神谕剑气喷吐,天迹剑锋斜指,冷声道:“鹰兄,我来救你了!”

  话甫落,仙元对邪元,神剑对魔刃。

  双强一会,雄元浩荡。

  转瞬之间,便是数十招的交锋,各为所求,两人之间杀意沸腾,刀狂剑乱。

  为救回大漠苍鹰,天迹念起熟悉诗号,剑式同时一变,“看我神雕逍遥剑第一式——太行千仞插云立!”

  一剑疾出,穿云破日。

  鸑变迦罗冷哼一声,翻手破招。

  紧接着是第二式——黄河万里从天倾。

  剑出浩荡,宛若奔腾大河从天而来,携带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

  “还是废招!”

  鸑变迦罗一道怒斩,剑流轰然溃散。

  紧随而至的却是天迹第三招——冲霄岂为层嶂碍。

  冲天剑气破碎苍茫,鸑变迦罗连退三步,脑海不由记忆翻涌,回想起曾经的一幕幕画面。

  “该死!”

  鸑变迦罗知道这是识海中大漠苍鹰的记忆作祟,不禁怒喝一声,强压杂念,运出极招,“邪刀葬神荒!”

  暗红邪元自鸑变迦罗体内磅礴涌出,刹那风云色变,道武王谷之外尽入血色世界,邪氛笼盖四野。

  “那就来最后一招——击光翻浪任翱行!”

  面对极招,天迹不敢大意,仙元狂涌,万剑归一。

  而在另一边,地冥所化的瑟斯二世出现,随着鸑流三宗出手试探大阵,他也在研究阵法的破绽。

  “阵外有阵,更以万剑之威配合道谷先天之气,衍合六十四卦象,让此阵有如镇天之岳,做为第一次出场,要让八部众见识到我的实力,我该如何华丽开阵呢?”

  他虽说的凝重,但微翘的嘴角,显然并没有将此阵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