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人格分裂【中元节求票票!】

第三百八十一章 人格分裂【中元节求票票!】

  “据信中言,鸑流所培养的三宗代表前来。”

  鸑变迦罗轰然落在淮巍之岸,放眼望去,只见海面远方忽闻兽鸣破空,随着灭兽破空,兽身之上赫见三道神秘异邦身影。

  “通阴阳、识五行,占穷精微,四神相应。”

  “赤衣孤履行,独步杀三生,地狱人间,一生悬命。”

  灭兽落下,为首一人身穿红色花纹和服,双峰裸露,描画出艳丽色彩图案的女子欠身一礼,“阴阳宗,阴阳泷夜姬参见邪王。”

  “悬命宗,虚耗童子见过邪王。”

  一个头发倒竖,鼻子奇长,宛若小丑的怪人挥了挥手中蕉叶扇,怪笑一声,道。

  就在两人话音落下,天际再闻异响,黑色天狗诡异飘降,艳绿光芒如流星划过,“未见飞影不知快,天地有尽,一剑无声。”

  轰!

  伴随大地一震,一个脖带白骨珠,上脸遮红色面甲,红色鼻子如同香肠一眼的怪人冷然现身,“鄙人剑宗天狗飞影,此次我等三人来此,特来辅助八王行动。”

  “很好!”

  末邪王看着三人满意点头,现在,他们正是欠缺人手的时候,“当初吾与御邪王被可恶的尊佛传人与荒漠孤鹰所杀,鸑流众人后来如何?”

  “当初双王被杀,鸑流与谛流留在北邪屿秘密修炼,后来岛上兴起可怕的疫病,导致鸑流与谛流自相残杀,死伤惨重,最后是恩公瑟斯二世救了众人。”

  对面的阴阳泷夜姬将双王死后之事一一道来。

  “哦?”鸑变迦罗沉疑一声,随即又道:“瑟斯二世?有何来历?”

  “他自称来自一统西方大陆的神圣天尊帝国,正巧游历至附近海域,救了出外救援的负伤同志,并救治了众人。”

  阴阳泷夜姬将过往之事娓娓道来,“当初代王也遭疫病感染,曾被他数次救治才摆脱重病,代王为感其恩,也命我等奉其为恩公,之后冥想者便留在苦境,他曾留有一张地图,说若有需求帮忙,可到日不落殿堂寻他。”

  “原来如此,此事过一阵再说吧,先说说关于酆都·邪少你们又知道多少?”

  虽然知道酆都邪少是自己人,但终究没有打过交道,只有彼此了解才能互相信任,从而合作无间,因此,鸑变迦罗直接问道。

  “王,酆都邪少是邪神亲自挑选之人,我等也只知其来自神州某位强者之后,回到神州另有任务,但若需要,关键时候他会出手帮忙。”

  阴阳泷夜姬微微欠身,描绘着神秘图案的双峰微微一颤,产生一波涟漪。

  “嗯,那就先随我会三界塔等待暗谛归来吧!”

  鸑变迦罗微微点头,随即四人化光消失。

  许久之后,无人榜现出身形,“回禀冥冥之神!”

  ……

  日不落殿堂,奇异的冥思之地。

  六面神镜悬空而立。

  冥想者瑟斯二世站在对面,此时,其中五面镜子中各浮现出一道身影。

  正是:血闇源头、永夜剧作家、鬼谛、命运规划主以及冥冥之神。

  他们分别代表了贪婪、嫉妒、傲慢、操纵、杀戮,以及瑟斯二世的欺骗。

  这是一场大型的人格分裂大戏,每一个人都是地冥,却又不全是。

  “玉逍遥的存在已经不重要,你应该警惕袁无极!”代表着贪婪的血暗源头冷漠说道,其他四种人格也难得同心。

  永夜剧作家的手指划过唇角,幽幽道:“此人不除,计划便有巨大漏洞,随时会被破坏乃至一败涂地。”

  “不属于命运之中的人,就不该存活在这世间。”命运规划主手捧命运规划书,平淡道。

  “你们都失败了。”

  这时,瑟斯二师突然道。

  镜子内的几人也随之沉默,显然,这事戳到了他们的痛点。

  许久之后,永夜剧作家懒洋洋的道:“好吧,杀人是最下乘的办法,当先还是要弄清楚他的目的为何。”

  “这恐怕很难,他既知道各种隐秘,行事又诡谲多变,无法揣度,若想从他口中听到实话,还不如杀了更直接简单。”

  血闇源头摇了摇头,显然对于袁无极的存在也感到头疼。

  从当初第一次合作开始,本以为已经知晓他的目标,但事实上,都不过是故布疑阵,甚至,当初的胜天半子连他都瞒过,着实难缠。

  “难道就没有能治他的办法了吗?”

  鬼谛冷哼一声,怒然道。

  日不落殿堂一时陷入沉寂。

  许久之后,命运规划主突然翻动手中命运规划书,“此人也并非全无弱点,他多情,也必然重情!”

  “嗯?”

  其他几人目光同时落在命运规划主的身上,就听命运规划主继续说道:“当初入山海奇城访问之际,城内有一孩童,当是其子。”

  “可是如今山海奇城已毁,又该如何寻找。”

  “别忘了,当初攻破山海奇城时传来的那两道啼哭以及异象。”命运规划主没有理会他们的疑惑,继续道:“山海奇城是毁,但万象天宫还在,只要找到万象天宫,必能掌控袁无极的致命破绽,除此以外,找到天织主,他的肚内或许也有意外之喜啊。”

  “如此一来,我们可是将对方彻底推离我方阵营了!”血暗源头咂巴了一下嘴,晃着头道。

  “本来就是敌人,何必怕得罪!”鬼谛昂着头,傲然说道。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对方或许只是好色而非多情呢?这样的话,他又是否真的重情?”

  下方的瑟斯二世突然摇头说道。

  “你害怕了吗?”

  数番泼冷水,象征杀戮的冥冥之神突然开口。

  “我只是不想再去做无意义的事。”瑟斯二世摇了摇头。

  “那就同时行动吧,或许去一趟幽界寻九婴一问,会知道更多关于他的秘密,而在下一次八部众的行动中,或也能看清楚他的态度。”

  争辩许久,始终无法定下确切结论,只能继续观察。

  不过,九婴?

  以其好色之性,与九婴的关系恐怕绝不仅仅是紧密啊!

  瑟斯二世摇了摇头,“但九婴可不是甘愿依附男人的人,其野心之大,袁无极,你真能如意掌控吗……”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