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风波平【六月800月票加,完】

第三百六十五章 风波平【六月800月票加,完】

  “好琴!好曲!”

  一旁的楚天行也鼓掌欢呼,豪迈苍凉的琴曲似让人身处夕阳下的大漠之中,黄沙漫天,充满凄凉意境。

  “也好,这曲子正好为你们自己送葬!”

  暗谛双掌翻覆,再纳暗黑魔气,一掌出,狂暴毁灭的风暴席卷而来。

  “来的好!沙鸣黑暴十二时!”

  甘无恨腰间鸣沙刀出,暗黑刀风同样席卷而出。

  轰!

  第一招,不分上下。

  就在甘无恨的刀劲将要被暗黑吾界吞噬之时,无形琴音弦动,化为道道剑气,竟是轰然化解刀劲,让暗黑无界无法吞噬刀劲从而反哺暗谛,增幅其能。

  “嗯?”

  暗谛目光一冷,显然也察觉了对方的目的,“原来你们是在打这个主意,但是,你们太小看吾了!”

  话甫落,暗谛功体十成,盲剑林内所封的邪神龙首似是感受到外界邪力,同时共鸣,一股股邪气流蹿,汇聚出庞大妖气助长暗谛功力。

  “六道禁绝第一式·邪葬日月!”

  暗谛双目喷吐黑芒,双掌推动之间,日月沉沦。

  狂暴无匹的力量,在场四人同时肃然。

  “石头,小心!”楚天行脸色一变,功元暗聚,已是蓄势待发,准备好了随时救援。

  “放心,既然是石头,就没那么容易碎!”

  甘无恨朗笑一声,虽是神情凝重,却不减豪迈风采,手中长短鸣沙同时出鞘,功提极限,“看来要出绝招了!”

  “绝壁鸣沙十万里!”

  双刀交错,刹那之间,十字刀罡卷起万丈尘涛,交错而至。

  姑苏还剑手中黄沙十二骨急促拉动琴弦,豪迈琴声爆发,似是加持一般,一时气势无双。

  同一时间,盲剑林内九大盲剑客同时发招,强势加持封印,隔绝龙首邪气。

  而引路人与楚天行也回力为一,同时出招。

  轰!

  伴随惊天一爆,没有了邪气加持的暗黑吾界难挡四人联手,轰然破碎。

  暗谛也受到强大冲击,倒退一步,口角溢出鲜红,“很好!”

  暗谛一扬袖袍,冷笑一声,“你们有幸破了暗黑吾界第一重,算是证明了你们的实力,下一次,你们不会再有这样的运气!”

  黑雾遮蔽,暗谛身形瞬间消失。

  片刻之后,姑苏还剑突然松了一口气,扶着腰站起身,“这家伙真是麻烦,再不走我的弦都要拉断了。”

  “耍剑的,琴弹的不错啊!”

  甘无恨手中长短鸣沙也插回腰间刀鞘,大笑说道。

  “多谢几位相助!”

  引路人也收剑如鞘,对着楚天行几人感谢道。

  很快几人便从听见人口中了解情况。

  “这八头虫还真是麻烦,竟然引动整个武林大乱。”甘无恨摇了摇头,无奈说道。

  “错,是整个神州乃至苦境的灾祸之源!”引路人摇头否定,神情凝重。

  ……

  而在风之谷内,末日风暴席卷,一页书、天迹双强联手,强抵暴风,接近风源。

  “风暴源头就在此地,只要毁掉风口,就能平息此灾!”

  天迹看着风暴源头,眼前顿时一亮。

  而恢复的一页书也远比寄昙说强太多,点头之后,便直接催动极招。

  “一气动山河!”一页书轻喝一声,一拳捣下,破碎苍茫。

  “天圣罡风!”天迹同现仙门绝学,拂尘一甩,浩荡罡风逆风而上。

  两股强大的力量突破风源,轰然轰击在风源之口。

  世间万物,唯有绝对的力量可以突破一切限制,现在的天迹与一页书便是如此,一人抵挡风流,一人破碎风口断绝其后续狂风。

  “毘昙证法大乘藏!”

  同一时间,一页书再催佛元,浩瀚佛光洗涤深藏的风兽怨气,化解狂暴之力。

  伴随璀璨佛光遍洒大地,潺潺佛音横扫八方,许久之后,狂暴之风终于逐渐平息。

  但仅仅数日时间,却已让苦境再受重创。

  大地之下,血力再聚,随着血胎爆破,一道神秘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不知去向。

  ……

  德风古道之内,邃无端、剑咫尺急着回去见母亲。

  一旁袁无极忽然开口,“欲魄的手段我亦了然,不如就让我也去一探,或许能找到病因,而且……”

  说到这里,袁无极微微摇头,没有再说。

  邃无端与剑咫尺没有说话,却是一旁稷玄谷微微眯眼,直接道:“一起吧,或许映师妹已经找到原因。”

  “是!”

  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着席断虹的隐居之地而去。

  刚刚接近,便见映霜清从屋子里走出。

  一抬头,便看到稷玄谷带着众人回归,映霜清目中闪过一抹喜色,同时开口,“恭喜稷师兄凯旋而归。”

  说完,又有些担心的道:“你,你们没有受伤吧?”

  映霜清话语一顿,她的目光又扫过邃无端与剑咫尺,问道。

  “我们无妨!”稷玄谷平静道。

  邃无端一脸希翼的看着映霜清,“尊驾,不知我母亲她?”

  “这……”映霜清有些犹豫,随后微微摇头,“她已经休息,不过可以确定她的识海之中确实有异,但我无法强行助她恢复,若是失败,后果会更加严重。”

  映霜清说完瞥了一眼稷玄谷,似乎略有隐瞒。

  “多谢尊驾。”邃无端神情一暗,随即感谢一声,与剑咫尺一起进入房间。

  “这是?”

  随着邃无端与剑咫尺离开,映霜清的目光落在袁无极的身上,有些疑惑。

  随后,稷玄谷将缘由说了一遍。

  映霜清深深看了一眼袁无极后,没有多说,与稷玄谷一起离开。

  “看来凤儒尊驾好似对我有意见啊!”袁无极轻笑一声,突然说道。

  一旁的墨倾池不苟言笑,平静道:“尊驾只是不习惯与外人深交。”

  “看来今天是不能探望故人,那我们就离开吧。”与墨倾池的交情已经不浅,袁无极直接说道,一如当初在山海奇城一般,丝毫不见外。

  墨倾池目光微动,没有多言。

  他是恩怨分明之人,既受对方恩惠,自会报答,当然,前提是对方不会危及儒门。

  其实从心里,墨倾池也不希望袁无极彻底堕入黑暗,当初他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不希望袁无极与自己走过一样的路。

  而在另一边,映霜清面对稷玄谷,却是神情露出一抹隐忧。

  “慕师妹,可是有什么收获?”

  稷玄谷一眼便看出了慕灵风的隐瞒,一如既往的直接。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